离开总后,李毅又去了军组织部,他要让组织部尽快调派一些能干事的人,高级领导层李毅决定不了,但机关人员和中低层干部他还是能挑选一些。

只要有了人,等总后把司令部布置好后,就能够立刻挂牌开张。

这样一来,不等司令部搭建完成,他也能尽快投入到工作当中,选拔兵员,搭建基层架构等等。

最后,李毅还去了调查部,他想找李部长秘密派遣一些情报人员加入司令部。

战略部队不比其他部队,这里的保密工作,以及防间谍工作必须做好,司令部以及各下级部队,必须有秘密战线的同志。

这些人的身份和信息他也不能了解。

只是到了调查部李毅才知道,李部长又病倒了。

他也只能和主持工作的同志商量这事。

李毅不知道,他这一举动,又让时后得知的上位高看几分。

在他看来,李毅这样做不光是重视保密工作这么简单,还体现了一个干部的坦荡胸怀,这样的人必定能全心全意的为工作着想。

因此,他对李毅的工作更加放心,心里的信赖又高了不少。

等李毅跑完几个关键的部门后,又找到聂主任办公室。

一番见礼之后,李毅当即询问道:“首长,西北那边的基地还要多久完工,咱们的准备工作做了多少了?”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基地大概六月份完工,设备估计要六月末才能安装完毕,因为你的提议,咱们在那里要同时展开多个项目,所以必须得有完善的供电系统,因此咱们建了一座大型火电站,正式投入工作估计得等七月中旬。”

李毅点点头,这些他了解,即便是手搓原子弹,那也少不了电力,何况他想搞的不只是一个项目,远程运载火箭项目要同时上马,所以他很早就提议先完善基地,免得到时候什么都用手搓。

因为几年前与北方的交换,国家整体的工业实力起码提升了一个档次,因为工业实力和技术储备的完善,一些精密设备,国内也能仿制出来。

而且,因为那次在核能技术上的交流,北方在核能方面对我们的门槛放宽了,一些不能生产的设备也能购买了。

所以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利用工业设备缩短时间,这才是正确选择。

李毅想来想去:“既然那边还不能投入工作,我倒是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你说说看。”聂主任端着茶问道。

“我想在战略部队旗下成立一个火箭研究所,最好和东风研究所合并,让他们先对火箭炮进行升级,开发能运用到火箭炮上的远程火箭,我觉得现在的火箭炮射程有点低,得多开发几款射程百公里以上的火箭炮才行。”

“噗....”

聂主任一口茶当场喷在了李毅脸上:“你说多少公里?”

李毅无语的抹了把脸,耐心的解释道:“您没听错,就是百公里以上或者几百公里,这些都是可以实现的,这玩意对现在的我们来说,是消耗不起,但技术必须要有,部队做相关的训练。”

“您想想要是在突然爆发的冲突当中,敌有这种超远距离炮火压制,咱们得多吃亏?咱们部队以前因为火力吃的亏可不少,比如北方那场战争,敌人那不间断的炮火,我现在想想都心有余悸。”

“所以,咱们的军队以后什么亏都能吃,唯独不能在火力上吃亏,这种能实现超远程火力覆盖的武器,咱们必须得搞出来。”

“以后一旦战争爆发,直接拉出上百门在一两百公里外,一波齐射上千枚重型火箭弹,您想想那场景,多少敌人不能报销?”

聂主任闻言下意识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当初打鬼子的时候,咱们被敌人火力压的抬不起头,到了解放白军的火力比鬼子还凶猛,北方那场更不用说,咱们在这上面吃的亏已经够了,以后决不能再吃。”

说着,聂主任对李毅问道:“你有什么思路没有。”

他显然是联想到了在早期的战争中,因为敌人的火力压制,那种又心急又无奈的场景,心里也有点那啥恐惧症。

李毅见这么简单就说通了聂主任,高兴的点点头:“有。”

接着就与聂主任聊起了火箭炮方面的想法,以及燃料空气炸弹等东西。

李毅虽然没接触过卫士系列远程火箭炮,但是,有哪个军校学生不是个军事迷呢!一些国内现役武器的信息,他可比那些普通的军迷了解得更清楚。

虽然记忆久远,但是深挖一下还是能挖出来不少,其他方面让科学家填补就行了,这玩意比导弹简单多了,最难的就是推进剂和火箭发动机两样。

虽然李毅懂得不多,但是从现在开始慢慢攻关,不用五十年,肯定能搞出卫士2来,射程四百公里不是梦。

与聂主任一聊就聊到了下班的点,李毅终于取得了他的同意,把东风研究所有关火箭的项目单独划出来,成立新的东风火箭研究所,接受科工委和战略炮兵司令部双重领导。

同时聂主任对李毅所说的燃料空气弹,亚核弹也非常感兴趣,他让李毅尽快把概念和思路写出来,然后交给专门的武器研发所去攻关。

两人统一意见后,一起走出了办公室,边走边聊,一直到军部门口才分开。

忙碌一天,李毅也想早点回家休息一下,今天安排了很多事,脑子里有点糊,他得写个备忘录出来,做好时间规划,免得把要办的事情忘记了。

没想才推门进屋就听见李云龙在跟人通电话。

“给你打了一天的电话,部队部队找不见,家里家里没人接,你上哪去了?”

“我说李云龙你管得也太宽了吧!我还不能出去打个猎什么的?说吧!找我什么事。”

李云龙轻哼一声,没在纠缠这事,开门见山道:“你这两天请个假,来四九城一趟,我给你介绍个对象。”

“不是,李云龙你是不是闲的,你管天管地还管我吃屎放屁啊!我娶不娶媳妇要你操什么心?我就喜欢单身,没娶媳妇的想法。”

“丁伟。”李云龙一声大喝,不满的吼道:“我告诉你,为了这事我李云龙把脸皮都不要了,你不来也得来。”

“你看看我们这些老战友,谁像你一样这么大岁数了还不成个家?现在看着潇洒,将来老了怎么办?只有无尽的孤独,要媳妇媳妇没有,要孩子孩子没有,下去了你好意思见祖宗?”

说到这,李云龙顿时感到心忧,苦口婆心道:“这么大岁数了,也潇洒了这么几年,也该考虑一下人生大事了,二愣子都在三年前结婚了,咱们铁三角只有你还单着,你说我和孔捷心里能过意得去?”

“总之你必须来一趟,就当给我个面子和人家女同志见一面,聊聊天,就当交个朋友。我跟你说,那女同志可是很优秀,人家还不一定看得上你这么大年纪的。”

“看不上我?”电话那头不乐意道:“李云龙你这么说我可就不服了。”

sdldwx/xs/19521974/19191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