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气就用你的本事把她拿下,不然你就是个银枪蜡头,到时候看我怎么在老战友,老领导面前给你宣传。”

“就这么说定了。”

李云龙冷哼一声,不给丁伟反驳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丁伟抱着已经挂断的电话,“喂喂喂”的喊了半天,没有得到回应,他心里气得不行。

把话筒拿到眼前,盯着它一边晃动一边嘀咕道:“行啊李云龙,居然给我用起了激将法,不过老子还就吃你这套。”

狠狠的将话筒往座机上一挂,大喊道:“警卫员。”

“到。”

“让黄参谋给我写一份请假报告。”

“是。”

警卫员离开后,|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丁伟重新拿起话筒快速拨打起来。

李家客厅内。

李毅听到这里心中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笑呵呵的坐在沙发上朝李云龙问道:“二叔,你这是要给老丁说媒?女方是谁啊!”

李云龙没有离开电话旁,脸上挂着奸计得逞的笑容,看着电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就是小龙的班主任吴老师,我看她人不错,就想着给丁伟撮合一下。”

“吴老师?”

李毅闻言一愣,他要是没想错,李云龙应该是今天去给李健办入学才认识吴老师,第一次见面怎么会生出给丁伟做媒的想法?

带着好奇,李毅正的询问原因。

就在这时,电话再次响起。

李云龙连忙竖起手指一吹“嘘”,接着就挂起奸笑嘀咕道:“嘿嘿,跟我斗,你丁伟什么脾性早就被我李云龙拿捏死了。”

乐呵呵的一把抓起话筒,正要调侃几句。

谁知丁伟根本没给他开口的机会,只听见电话里传来一句“你给我等着”,然后就是“哐当”一声,电话里出现了盲音。

“嘿,这老丁他脾气见长啊!”

李云龙嘀咕一句,索然无味的将电话挂断,坐回沙发上跟李毅讲起了他为什么会有这想法,又分析了丁伟的性格和现在的行事作风。

话里话外没少透露出担心。

李云龙活了几十年,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点,经过今天与吴语的接触,发现吴语不光温柔明事理,还非常富有责任心,同时呢,又不像田雨那么矫情。

俗话说柔能克刚,丁伟这种倔脾气,就适合找这种温柔如水的女人来,将他的倔脾气化成绕指柔。

除了是真看中吴语之外,李云龙也担心丁伟再这么下去,以后落不了好,想找个人让他牵挂,然他升起呵护和保护的欲望,往后的行事能收敛点,别什么事都头铁的往上冲。

“毕竟是几十年的好兄弟啊!他自己心里没数,我们不能看着他越陷越深。”

说到最后,李云龙忍不住叹了口气。

李毅这才明白李云龙的用心,他以前也有劝丁伟找一个的想法,只是这几年工作太忙,就把这事给忘了,没想到现在又被李云龙抛了出来。

不过这件事李云龙来做确实比他来做合适,铁三角几十年的关系,性格上都是知根知底,李云龙来办这事更容易找对方法。

吴语他虽然只接触过一次,了解不多,但凭她能为了阻止学生斗殴追到校门口,就说明她人还不错。

跟李云龙聊了几句,李毅就回到书房写起了对自己的时间和项目的规划,哪些事情要先做,哪些事情可以放缓一点,他都做了仔细的安排。

做完规划,李毅又写起了温压弹和云爆弹的爆炸理念,以及一些基础的设计步骤,直到秦淮茹上来叫他吃饭,李毅才停了下来。

深夜。

一番温存之后,李毅脑子里一片空灵,思路也清晰了很多,于是他点燃一根烟靠在了床头上,仔细回忆着白天想不起来的事。

秦淮茹哈着气,妩媚风情的脸蛋上,呈现出一缕缕红晕。

她半眯着眼睛蜷缩在李毅怀中,拉着李毅空闲的手放在自己腰间摩挲着,脸上透着幸福享受的表情。

“大虎,你现在每次都被我镇压,是不是不行了啊!何叔最近学了几道宫廷药膳,要不我让他给你做几道补补。”

秦淮茹嘴角勾着微笑,将玉脸贴在李毅胸口轻轻蹭着他的肌肤,无论是她的举动,还是语言,都充满了挑衅的意思。

李毅夹着烟的手忍不住一抖,嘴角的肌肉也狠狠抽动了几下,心里颇为不服,脸上的表情却不为所动。

低头瞥了秦淮茹一眼,不言也不语,心如止水般平静。

他心中暗自冷笑:“呵,女人啊!这么拙劣的手段也想让我上当?想多了吧你!要不是这几年工作忙,你只有哭着求饶的份。”

当然,李毅也只敢在心里嘴硬,要是说出来,那又是一场大战即将发生。

生了三个孩子的秦淮如到底有多能,也只有他能体会,不到三十的年龄居然有如狼似虎的战斗力。

李毅很怀疑,这娘们是不是故意这样,目的就是要将他耗干,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他也没和其他女同志有过绯闻啊!

想不明白,李毅淡定的说道:“现在工作这么重,哪有精力想这种事,你爱嚣张就嚣张吧!早晚有让你认错的时候。”

“切,你现在除了嘴硬,也没别的了。”

秦淮茹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李毅不配合她也不多纠缠,其实这样刚刚好,多了她也遭不住,每次挑衅她也是在咬牙强撑,事后身子就跟散了架一样疲惫。

可是,既然在事业上压不住丈夫,总得在某些地方压他一头吧!

秦淮茹打消了想法,将李毅的手臂挪到枕头上,将头枕在他的臂弯上闭上了眼睛,准备休息。

忽然,她又睁开了眼睛,推了推李毅道:“对了,雪茹的肚子估计等不到过年就要生了,你是不是让部队给柱子放个假让他回来几天。”

“又要生了啊!”李毅点了点头道:“那我打电话给石光荣交代一声。”

何雨柱部队的驻地虽然不远,但军队毕竟有军队的纪律,不是想回来就能回来,请假必不可少。

陈雪茹在五六年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因为部队正在处于整编集训阶段,何雨柱任务忙没能赶回去,所以这回无论是人情还是什么,都得让他及时回去才行。

李毅现在虽然不管第一军的事了,但请石光荣根据何雨柱的情况,给他批个假,装甲兵那边也不会指责他手伸得太长。

sdldwx/xs/19521974/19191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