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秘书长手里拿的是一份任命书,在原来职位不变的情况下,上级又给了他一个新职位,以及一个新任务。

战略炮兵部队司令,上级让他负责组建战略炮兵部队,并协助战略武器的开发任务。

虽然又是一个全新的部门,部队的名字估计也是才定下,连他都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李毅却知道,这是哪一支部队。

只是要把打造国之神剑的重担放在他身上啊!

面对这么多上级领导的信任,李毅只感觉自己肩上的责任之重,同时也充满了期待和豪情。

他一直都有为国铸剑的想法,只是以前国家的工业基础不够,他的职位也管不到。

现在有了这个职位,他脑中的想法可以一步一步拿出来。

东风41B,东风51B或许太遥远,但东风早期系列,完全可以让他提前出现啊!

李毅在旗帜下庄严的宣誓就职,并豪情万丈的许下自己的诺言,随后坚定向在场的人敬了个礼。

上位笑着摆摆手,“你找位置坐下说话,我有些交代跟你讲讲。”

李毅却没有坐下,而是立正站在原地,笑着道:“我还是站在您身边听着吧!”

李毅有自知之明,现场在座的都是军部领导,简章上都不是星星,连秘书长都站着,他一个刚上正兵团的人哪好意思去左啊!

该有的尊敬,还是要保持住。

上位笑骂道:“你这同志啊!就是脾气犟。”

摇摇头,却没有再强求。

“既然你不愿意坐,那我就长话短说。”

“国家把战略部队的组建工作交给你,这不仅仅是对你的信任,也不仅仅是对你能力的认可,更是把国家的战略安全放到了你滴手上,所以你身上背负的不只是我们的期望,也是人民的期望,希望你时刻谨记,不能忘记自己的责任。”

“是.....”

李毅刚要作保证,上位却挥手将它打断:“听我说完,你不用跟我们保证什么,你对人民的忠诚我们完全相信,之所以说这些,是你在工作的时候多考虑群众的不容易。

说是战略部队,但部队该有的武器,现目前全都没有,你现在主要的工作就是协助云真同志把需要的武器研发出来,我们对这些不懂,不能给你提点,只能根据你们报上来的需求给与支持。当然,对你们的支持,国家是不遗余力滴。”

李毅明白话里的意思,沉默而又坚定的点点头。

李毅虽然没做什么保证,但上位却知道他听进去了,于是笑着道:“你也要记住,节约不浪费不等于节省,该需要的东西方向大胆打报告,能满足的我们一一满足,不能满足的我们想办法满足。”

“是。”李毅敬礼沉声道:“绝不让您和各位领导失望,也不会让老百姓等太久,三年内,我保证拿出成绩。”

“不要给自己压力。”上位摆摆手道:“尽力而为就好,另外,新部队的书记和政委一职,我准备让云真同志兼任,毕竟你的年龄.....”

上位看了李毅一眼,继续道:“希望你们能携手同力,把我们国家的神剑铸好。”

“我明白,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配合聂主任。”

李毅明白这是上位担心他压不住场,所以让聂主任为他坐阵,不过这样也好,反正他在科工委也是聂主任的副手,都是在他领导下工作,以后交流起来也方便。

要是其他一位老同志来当政委,李毅估计最少得三星,那样他无论是级别,资历还是其他什么都不如人家,一旦有了分歧,他还真不好办。

如果这位还什么都不懂,又非要什么都插手,那李毅就更不好办了。

不像聂主任,不光地位高,还是个懂行的人,关键人家主要工作不在部队的组建上,不会把精力放在部队上,绝对是李毅现目前最好的政委人选。

接着,李毅又向上位与其他领导大致讲了讲自己心中的计划,在军部要了一块临时办公区域作为司|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令部,及相关人员和配置,就离开了军部。

离开后,李毅拿着上位签名的清单,找到了后勤部,想洪部长派人整理出临时司令部的房子。

到了总后见到消瘦不少,脸上也起了不少皱纹的洪部长,李毅连忙笑着敬礼道:“老首长我来看你了。”

洪部长看到李毅,立刻大笑着站了起来,朝他走了过去。

“我一点都不欢迎你小子来看我,每次过来除了打秋风还是打秋风,这回你别想从我这里要走一根针。”

洪部长虽然一副守财奴的口气,但脸上的笑容却一点未减,他走到李毅跟前,一拳砸在了李毅肩头。

“你小子行啊!短短几年,都和我平起平坐了。”

“怎么会?”李毅看着他的肩章,挑了挑眼,开着玩笑道:“怎么会,还差一颗呢!”

洪部长看着他的眼神,哪还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啊!故意装出一副被惊到的夸张表情。

“哟,你小子心不小啊!要是这也让你追平了,那我这以前的老领导还有什么面子?”

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说了句“不跟你开玩笑了”,接着就将李毅按到了会客的椅子上坐下,自己坐到了另一边。

向秘书吩咐了一声“泡茶”,随后对李毅问道:“说吧,这次来找我干什么?”

李毅笑着道:“刚刚您不是说了吗?我来除了打秋风还能干啥?这回当然也不能例外啊!”

“你小子。”洪部长肉疼的抽了抽嘴角:“我说今天怎么眼皮子一直跳呢!原来是要舍财啊!”

虽然都是公家的东西,但国家现在不富裕,物资有限供应的地方又多,身为管理者他必须精打细算的地方太多了。

李毅以前管理的第一军,那就是个耗资大户,来一次他就得大出血一次,然后就只能从其它地方抠抠补补,渐渐的就养成了守财奴性格,往外拿一分钱,他心里都得躺几滴血。

李毅看到他肉疼的模样有些想笑,又忍不住佩服,军队这几年能快速发展,还能保持充足的供应,离不开这位的精打细算和调度有方。

这种守财奴的表现,何尝不是对国家的负责呢!

“舍财那是肯定的,您这回还必须得舍。”

“看来你这回是有备而来啊!”洪部长笑着指了指李毅。

李毅笑而不语,拿出上位签字的文件递了过去:“看看这是什么?”

洪部长拿过来一看,入眼就是“为配合战略炮兵司令部组建......”几个开头的字样,看到这几个字他心里就明白了什么,也不再往下看,点头自言自语了一句:“这件事情重要。”

抬头看向李毅道:“我马上安排人帮你调动物资。”

看着他的动作,李毅不由一愣,忍不住问道:“你不往下看看?万一这清单没人签字,是我自作主张怎么办?”

洪部长一惊,脱口问道:“你小子不会真拿假文件来骗我吧!”

说完,急急忙忙就要仔细看一遍文件,正要低头,他忽然停下了动作,撇撇嘴道:“差点被你吓住了,你小敢干出这样的事,我就敢拨物资。”

“文件我会核对,先说说还有什么事吧!”

李毅无语,连忙将让后勤部清理房子的事说了一遍,接着又跟他商量了一下,新部队司令部建设的事情,这些都属于总后营房部负责,所以李毅一并给他说了。

sdldwx/xs/19521974/19191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