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价她肯定拿不出那么多钱,只得先放弃。

等拍卖会结束她准备试着去商量一下,能否将无忧花卖给她。

三锤定音,无忧花被霍域给拍到了。

又过了几个拍品,总算是到了最后的拍品。

被司仪小姐推上来的是一个长方形不大不小的箱子,放到展台上,箱子打开,大概有五六瓶白色的瓶子在箱子。

主持人拿着话筒,声音传遍了整个会场,“这是我们冥阁一年前就跟国际医学组织那边订好的内部药,主要是治疗心梗的,当然也能抑制心梗的潜在病患,还有一些药是强身健体的。”

听到主持人提起国际医学组织,满场哗然。

在整个医学界,国际医学组织几个字,就是权威。

而且国际医学组织研究出来的药,千金难求。

不少人都只是冲着冥阁的名头来的,所以并不清楚冥阁究竟有哪些拍卖品,能拍卖到自己满意的东西,当然高兴。

在场的人哪个不是非富即贵,腰缠万贯的,但能到他们这个位置,年纪自然也不小。

大大小小的病痛也都来了。

国际医学组织的内部药确实是一大诱惑。

段临风已经从闻渊那里得到消息,专门就等着这最后的拍品。

见不少人一听到‘国际医学组织’几个字,眼睛就亮了起来,瞬间了然,今天不出点血,这药他们绝对拿不下。

段临风都已经掏出手机把页面切到了备注母上大人的号码页面。

他忍不住往旁边看了一眼。

闻渊已经合上了手中的原文书,矜贵清绝的眉眼半敛在阴影里毫无情绪波动,如玉的指尖捏着手机把玩着。

台上主持人介绍了之后,他幽幽的一扫全场,“两千万,现在起拍。”

“三千万。”主持人话刚落,瞬间就有人加了一千万。

“四千万。”

“四千五百万。”

“五千万!”

这里的人,喊再高的价,冥阁也不觉得有多离谱,他们只负责拍卖,价高者得。

“六千万。”

“七千万。”

经过一轮一轮的喊,拍卖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一亿。”一道温润的男音直接喊价。

现场骤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循声看去,想看看是谁这么有钱直接加了三千万。

只可惜那人戴着面具,只看得见他穿着一席深灰色西装,坐姿得体。

或许别人不认识,但熟悉的人,未必不认识。

段临风记得他的声音,蹙着眉开口,“那不是闻俞吗?”

说完又小心翼翼的打量闻渊的脸色。

闻俞这个闻家捡回来的孩子,风头可比闻渊这个闻家正统的血脉还要大。

闻渊神色淡漠,那眸底却敛了几分寒凉的涟漪,疏冷的嗓音没什么情绪,“举牌。”

段临风连忙举牌,喊,“一亿一千万。”

闻俞双手环胸,慵懒的靠着椅背,不紧不慢的开口,“一亿两千万。”

段临风咬牙加,“一亿三千万。”

在场的人,超过一亿的拍品就有点负荷不了了,渐渐的就只剩下一两个声音还在喊。

“一亿五千万。”闻俞没什么波澜的喊。

这药,他势在必得。

他想要在闻家完全站得住脚跟,就必须要能放得出血。

闻城铭也患上了心梗的病,这药若是给了闻城铭,他的位置必能再上一层楼。

段临风已经完全撑不住了,他的小金库顶天也就五千万,就算是找他妈也估计就只能要到五千万。

“走吧。”

闻渊放下交叠的双腿,一半的侧脸淹没在阴影里,睫毛敛下看不清情绪。

段临风懵了,“啊?走?我们不拍了?”

闻渊已经站起身,没看他,直接朝后面走。

段临风知道他的意思,也没说什么,只是有些不甘心的看了眼闻俞。

直到走到后排,闻渊的脚步猛然顿下,微微偏眸,和那双潋滟的眸子对上。

尽管戴着面具,那双漂亮的眼睛让他周身的冷气都卸下不少。

迈开长腿走过去,最后一排没什么人,闻渊走到她身边的一个空位坐下,嘴角噙着笑意问,“你怎么来了,今晚没课?”

穆离一只手支着脑袋,看了他和后面跟上来的段临风一眼。

情绪不高,|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语气很好,“来买点东西。”

他问,“买到了?”

穆离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

--

作者有话说:

作者:闻小三爷得较弱装得可不是一般的得心应手。

sdldwx/xs/97030067/18521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