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渊和段临风刚走进大门,两道人影也出现在了门外。

顶上是两个烫金的大字,‘冥阁’。

霍域在个穆离科普冥阁的规矩,“离爷,你没在京城很多事你都不知道,冥阁一年只开设一次拍卖,里面各种各样的稀奇玩意都有,价格也贵得吓人,所以来冥阁的大多都非富即贵。”

穆离沉默着没开口,霍域也不嫌尴尬,该提醒的反正他提醒了。

“不过,离爷,你想买什么随便买,老大说了,他买单。”霍域一仰头,笑着说。“当然,你也别怕得罪人,我们格斗场都是您的后盾。”

“不用。”穆离想也没想的就拒绝,语气寡淡,“我有钱。”

给了通行函,门口的侍者将举牌递给两人后,态度恭敬的将人迎了进去。

走进大门,是一个通道,通道貌似还挺长,走了三分钟左右,才看见一处巨大的圆形会场。

能容纳上千人。

围绕着一圈都是座椅,而中心位置,则是拍卖台。

拍卖台的顶上,吊着一个六面形led大屏,是用来展示拍卖物的。

冥阁拍卖向来没什么废话,到点了司仪小姐就推着第一项拍卖品上台了。

主持人简单的介绍一句后,就直接报价拍卖。

“一百万起拍。”

主持人话刚落,就有人举牌报价。

“一百万。”

“一百五十万。”

“……”

第一件拍品最终以五百万的价格被人拍下。

第二排的位置,穆漩看着一件一件被司仪小姐推上来的拍卖品,几乎每一件都是不可多得的珍品,看得她也很眼红。

只是她的目的只有那株无忧花,捏了捏手中的举牌,神色坚定。

无忧花她必须拿下。

穆离跟霍域坐在最后一排。

她整个人懒懒的靠坐在软软的椅子上,双手抱着手机在打游戏。

霍域看见一个稀奇古怪好玩的玩意儿立马就给穆离科普,企图勾起她的兴趣。

结果他嘴巴都说干了,都没让玩游戏的离爷从手机上移开过视线。

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这么没用。

拍卖会进行到中场,主持人的声音从下方传来,声音在整个会场内响彻。

“接下来的拍品,无忧花。”

穆离把手机息屏,一扫懒懒的模样,稍稍坐直了点身体。

扫了一眼下面站台上,在透明温箱里的黄色花朵,这株无忧花确实是花中极品。

霍域见她这模样,就知道她今晚是为什么而来的了。

捏着举牌,蠢蠢欲动。

“这是我们拍卖行偶然得到的一株无忧花,有静气凝神之功效,五百万起拍。”主持人的声音落下。

无忧花是中间出场的拍品,价格自然也比前面的要贵些。

“五百万。”

“五百一十万。”

“五百五十万。”

无忧花毕竟只是一种入药的植物,没多少人对无忧花感兴趣,但零零落落的还是有一些人举牌。

霍域蠢蠢欲动的,忍不住问一旁气定神闲的女孩,“离爷,我们什么时候举牌?”

“等会儿。”穆离一只手撑在扶手上,支着脑袋,整个人都懒懒的没什么力气。

价格提到八百万,会场内的声音已经逐渐的少了。

穆漩见主持人快要敲第三下的时候,她才举牌,“九百万。”

略显柔和的嗓音不算大,但前面的主持人能听见。

霍域是个看得懂形势的,而且这件拍品的价格也差不多到最后,他半眯着眼举牌喊,“一千万。”

他这一嗓子直接把穆漩给喊愣了。

本以为这株无忧花能拍到九百万也算是顶天了。

“一千万一次。”那头,主持人已经开始敲锤了。

穆漩回过神来,立马喊,“一千一百万。”

这株无忧花,她势在必得。

“一千五百万。”霍域喊完,看了眼慵懒的靠坐在椅子上的穆离一眼。

没想到后面的人直接几百万几百万的加。

穆漩一咬牙,“一千六百万。”

霍域懒得跟她一百万一百万的喊,直接开口,“两千万。”

坐在会场中央的段临风来了兴致,“只是一株花就拍卖到了|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两千万的高价,谁这么有钱啊。”

他偏着脑袋往后看,但后面黑压压的全是人头,看不清什么。

坐在他旁边的男人修长的双腿叠着,手里抱着本原文书,没什么反应。

“两千一百万。”穆漩知道这已经超出她的预算了。

如果那头再加价,她恐怕……

“两千五百万。”霍域打了个哈欠喊。

穆漩的脸色白了,而且听那人的声音,好像并不在乎她是否还会再加价。

sdldwx/xs/97030067/18521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