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离记性好,刚才段临风喊价的时候她就听出了他的声音。

“你……”

她刚才关注了一会儿,药似乎被另外一个人拍走了。

这也是她第一次知道,那老头研究的药还挺值钱。

闻渊见她有些犹疑,看向她的侧脸,“嗯?”

“没事。”穆离摇摇头,微偏了偏眸问,“你买药干什么?你有病?可你不像有病的样子。”

闻小三爷难得的被噎了下,一旁心情阴郁的段少也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位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嘴毒啊。

穆离刚说完,忽然想起那日在格斗场,他要晕倒的模样,还是她过去把他给扶住了。

毫无波澜的眼眸好似染上些许燥意,语气里有自己都不太清楚的急躁,“你真的生病了?严重吗?”

她似乎就是很不适合那种安安静静的感觉,越是这样,反而越觉得她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他微垂着眸,安静的看了她半响,细碎的低笑声带着惑人的磁性,“是啊,我的病还挺严重的。”

这下轮到段临风懵逼了。

不是,渊哥,这美色误人啊。

你怎么就承认自己有病了呢?!

穆离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

果然长得好看的总是有一些身体上的缺陷,她点点头,伸出手拍了一下他的肩,特别认真的说,“哦,我正在学医,等学好了给你治病。”

看她说得认真,闻渊眼底染起细碎的笑意,目光仿佛柔到了人的骨子里。

“好,我等着。”

最后一件拍品被别人拍走,拍卖行也进行到了尾声。

主持人在台上交代了几句交易的流程就离开了。

没有拍到什么的人就直接离开了冥阁。

穆离不喜欢人挤人,而且,她还要等着霍域去付款,把无忧花取来。

霍域离开的时候,穆离甩了张银行卡给他,他本来不想收的。

但大佬那没什么情绪的眸子一扫过来,他就怂怂的收下了。

穆漩没有离开会场,她的视线则一直注视着某个地方,当看见拍下无忧花的那个人抱着无忧花出来的时候,立马起身跟过去。

霍域小心翼翼的抱着透明温箱,递了过去,“离爷,你的东西。”

接过,刚准备将温箱塞进黑色背包,忽然,一道女音从不远处传来,还有点急躁,“等一下。”

穆离手顿了一下,穆漩踏着高跟鞋已经走近了。

她的所有注意力都在穆离手中的无忧花上,最后抬起头有些踌躇的开口,“这位小姐,你能把无忧花卖给我吗?在你原先拍卖的价格上,我可以再多出一百万的价格。”

后排的灯光很暗,再加上穆离带着面具,一时之间穆漩并未认出她来。

“这花对我挺重要的。”穆漩见她没开口,然后取下了戴着的面具,原本姿态傲然,现在倒是难得的放低了两分,“我是京城穆家的大小姐,你若是卖给我,就当我穆家欠你一个人情。”

穆离静静的看着她没开口,穆漩把面具拿下来她才知道是她。

穆漩说完就等着眼前戴着面具的女孩开口,她也知道这个拍走无忧花的人并不缺钱,所以才提出穆家欠人情这事。

穆家在京城也有不少人脉,在圈子里也说得上话,她穆家的人情可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

然而她刚说完,就看见跟前的女孩完全没有在乎她的话,甚至把无忧花放自己的黑色背包里去了。

“喂,你……”穆漩脸色一变,伸出手想要去抓穆离的胳膊,然而还不等她碰到,斜刺里一只手捏住了她的手腕,力气很大,她叫了一|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声,“啊,好痛。”

穆漩下意识的甩开他的手,霍域也没想对她怎么样,她一甩手就松开了。

霍域冷冷的睨着穆漩,语气微凉,“穆家是个什么玩意儿,我们爷可对你那芝麻烂人情不感兴趣。”

“你……”穆漩面上装出来的温柔有些绷不住了。

sdldwx/xs/97030067/18521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