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之后,一操场的人作鸟兽散,生怕又被校长一喊话给叫回来。

不过,大家对今天的讲座简直满意到不行。

穆离回了寝室躺着休息,夏晚晚|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接了一通电话,跟穆离说了声不能陪她吃饭后就离开了。

夏晚晚走出校门,一辆黑色奔驰停在门口。

驾驶座的车窗打开着,夏晚晚看见熟悉的脸,笑着打招呼,“江叔叔。”

江恩勉笑得一脸和善,完全没有江家家主的架子,和气的说,“晚晚,饿了吧,上车,叔叔带你去吃好吃的。”

夏晚晚应着,“好。”

然后拉开了后车门,当她看见后座坐着的那道身影时,整个身躯几乎下意识的僵了一瞬。

抿了抿唇,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打招呼,敛眸坐了进去。

江昱也挺不耐烦的,本来以为只是他们父子俩简单的吃个饭,没想到竟然还来接她!

江恩勉一直觉得自家儿子跟晚晚之间的相处有点不对劲,但他工作太忙,孩子们的事儿也操心不了多少。

只能尽可能每次吃饭的时候,都把这两个孩子给叫上。

夏晚晚进车后,整个人都几乎贴在了车门上,尽量让自己和另一个人的距离稍远一点。

江昱瞥了一眼她的动作,冷啧了一声,然后低头玩手机。

来到饭店。

江恩勉给夏晚晚夹了菜,然后关心的问,“晚晚,你的脚现在还疼吗?要不要再去医院复查一下?”

夏晚晚其实是他最好的朋友的女儿,只可惜,她的父亲在十几年前创业失败了,夫妻俩双双殉情自杀,只留下了这一个几岁大的小娃娃。

他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个孩子被送去孤儿院,就将她领养了回来。

可是这个孩子从小就比较沉默寡言,在很小的时候心智就很成熟了,也正是因为她什么都懂,还抑郁了两年。

夏晚晚拿着筷子的手一顿,很快恢复了,笑得温柔礼貌,“已经不疼了,谢谢江叔叔关心。”

江恩勉叹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你这丫头,怎么还跟我这么客气。”

曾经这小丫头从抑郁症里走出来后,一个劲儿的叫江叔叔,江叔叔,叫得可甜了,对昱儿也很亲近。

只是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渐渐的关系又疏离了。

特别是昱儿,每次见到晚晚都没什么太好的脸色,更没有笑过。

他很喜欢这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也觉得可能是因为他工作太忙了,没照顾到小孩子的心情,所以才关系疏离了。

所以,在不忙的时候都会带两个孩子出门玩一玩,或者一起吃吃饭什么的。

一旁,江昱从夏晚晚上车后就没开口说过一句话,不是玩手机,就是安静的慢吞吞吃饭。

江恩勉会主动找话题和孩子们聊天,但也只是,他说一句,夏晚晚应一声。

一顿饭吃得也不太高兴,晚饭过后,江恩勉将她送回了学校。

……

与此同时,410寝室

穆离交叠着腿姿势随意的坐在椅子上,行李箱里的电脑搬出来了。

修长漂亮的十指正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跳动着,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屏幕。

阮箐和尤思雨两人正窝在床上看剧,两人也是富家小姐,平时作威作福惯了。

现在穆离敲键盘的声音严重影响了她们看剧的心情。

不过当时穆离一脚踹烂凳子的那股狠劲,到现在都让她们还有点心惊。

但已经过去有两天了,但想了想,难不成穆离还真敢对她们动手,若是动手了恐怕会被学校开除吧。

一想到这儿,两人的胆子又大了点。

“喂,穆离。”阮箐从床上探出头来,语气特别的不耐烦,“你声音小点好不好?你影响到我们看电视剧了,这不是你一个人的寝室。”

穆离的动作一顿,微微抬眸,狂躁的眼尾一扫。

很明显,此时此刻,她的心情并不好。

不过,只是扫了她们一眼就继续手上的动作了。

还腾出了另外一只手,打开一个对话框,速度极快的打字发了一条消息过去,“速度快点,再晚五分钟他们就找来了。”

手机那头也怕大佬发飙,立马动作就快了不少。

一分钟后,敲键盘的声音停下。

“叮,叮,叮——”

手机里弹出来好几条消息。

是零逍给她发的消息,“首领!你现在在z国京城对不对?我得到消息s洲的热武大佬也去z国了,你有空联系一下他呗,我们修罗堂现在急需一批热腾腾的热武呢。”

穆离眼尾微动,指尖点了两下屏幕,回,“知道了。”

sdldwx/xs/97030067/18521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