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

闻渊正在京大的实验室做一项光学实验。

段临风在旁边看得无聊,自己找了两张凳子拼好躺着。

等他醒来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能睡。

闻渊手里提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箱子,脸上情绪不高,“走了。”

段临风揉了揉眼睛,‘哦’了一声跟上。

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八卦小心脏,“小三爷,你这里面装的啥?”

闻渊不紧不慢的走着,听他问,漫不经心的回道,“烟花。”

段临风不懂这烟花实验做来干嘛,反正在他看来挺无聊的,哦了一声就没再开口了。

……

夏晚晚回到学校,因为今晚上军训正式开始。

也不知道是不是教官良心发现,让她们站了一个小时就放他们回寝室了。

回到寝室夏晚晚就洗漱躺床上去了,全程跟穆离也一句话都没说过,很明显的情绪不太对劲。

在给自己做了穆离不可能光明正大打她们的心理建设后,阮箐和尤思雨就又嚣张起来了。

随口就冷嘲热讽的。

夏晚晚连一个眼角都没有给她们。

穆离靠在椅背上,手里玩着游戏,双脚交叠搭在课桌上,姿势嚣张到不行。

一局游戏打完,随口将手机揣兜里,推开寝室门走了出去。

这会儿九点,天已经黑了。

宿舍是十点关门。

穆离走在路上也在玩手机,有人走过来差点跟她撞上,她也能很精巧的绕过。

不过,有时候有些人,就是挺喜欢找死的。

穆离抱着手机,好像在给谁发消息。

跟前出现了几双球鞋,往旁边一移了一下,结果挡在前面的也跟着她移动了。

第三次,穆离将手机息屏放下,抬起了头。

京大环境不错,过道两边都安装了路灯。

暖黄的灯光洒下,穆离的脸色却越发的凉。

跟前拦着三个大男孩,身上穿着清凉的运动服,胳膊腿上的肌肉发达。

其中一个人手上还抱着一个篮球。

三个人块头比较大,也挺高,穆离站在他们跟前一对比,显得格外娇小。

“你就是咱们学校的新晋校花吧。”中间那个寸头的男生视线扫过穆离的脸,笑得殷勤,“学妹,难得遇上,加个联系方式呗。”

寸头左边的那个男生也开口了,“学妹,你叫什么啊?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穆离虽然进学校了,但大家也都是在论坛上传着她那些模糊的照片,而且她也鲜少露面,一些没见过本人的,倒是没什么兴致专门跑一趟见一面这新晋校花。

今天也是偶然,他们是大二体育部的,刚打完篮球回来就撞上了,那扎眼的样貌无疑就是论坛里传得沸沸扬扬的新晋校花了。

能在这儿遇上没想到运气还挺好。

说什么,今天也得把联系方式给搞到。

穆离穿着黑色短t,要不是路灯和那张白皙的俏脸,她都快跟黑色融为一体了。

鼻尖传来浓郁的汗臭味,蹙了蹙眉,往后退了两步,语气特别的不耐烦。

“不加。”

况且她现在还有事儿要办,时间要来不及了。

“学妹别这样啊,就加一个嘛。”中间寸头的男人说着,伸出手朝穆离拿着手机的那个胳膊抓去。

穆离眸光微凝,一只脚已经抬起。

‘砰——’的一声,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一颗篮球砸在了寸头男生的头上。

寸头男生被砸得脑袋一歪,嗡嗡作响,回过神后凌厉的朝四处看去。

低吼,“靠!谁啊!”

站在他们的斜后方,穆雨轩也是一身运动衫,双手插在裤兜里,微扬着头,又狂又傲的。

他咧嘴一笑,朝寸头竖了个中指,“你爸爸。”

“你谁?!”寸头男生怒火中烧,“找死吗?”

穆雨轩往前走了两步,脚下踏着双有钱也买不到的限量版球鞋,一只手捎了捎耳朵,“我是不是找死不知道,这段时间校长偶尔会到处走一走,刚才我还看见他往这边走,要是让他看见你们骚扰女同学,你觉得你们是个什么下场?”

就现在这样一个场面确实挺容易想歪的,他们三个还站在穆离的跟前,更何况这周围还有监控。

寸头男生回头阴狠的瞪了穆雨轩一眼,放下狠话,“你给我等着。”

他们离开了,这周围倒是安静了不少。

穆雨轩和穆离面对面站着,又不熟悉,肯定是喊不出一声姐的,有些别扭的开了口,“喂,你没事吧。”

“没事。”穆离走过去,路过时,语气有点软,“谢谢。”

她走近了很多,视线落到穆离的身上,视线对上时,他愣了一瞬。

穆离微侧着头,细长浓密的睫毛微微敛着,忽然她抬起眼尾对他一扫,瞳孔又黑又亮,仿佛有什么东西震慑了他一下。

她的样貌很漂亮惹眼,穆雨轩抿了抿唇,忍不住开了口,“晚上别一个人出门瞎转悠,就算是出门也叫一个人陪着你。”

闻渊,穆离微敛的眉一挑,又魅又狂的眸子撇了他一眼。

他的眉眼,跟她有两分相似。

毫无疑问,穆家的基因确实挺好。

而她是个恩怨分明的人,穆雨轩倒是从未得罪过她。

“知道了。”走过时,她忽然抬起手摸了一把他的头发,语气有点欢愉。

手感挺好。

等穆离走远了,他还有些愣愣的在原地。

终于反应过来,摸上自己的头发。

卧槽,摸我头!

等他反应过来,人已经走好远了。

刚才被耽误了一会儿,可地方又挺远,回宿舍估计会有点来不及。

犹豫间,不远处传来一道语气欢快的声音,“学妹,你怎么在这儿。”

是段临风在打招呼,他走了过来,手里貌似还提着一个食盒。

站他旁边的是闻渊,手里还提着一个黑色不大不小的箱子。

穆离眉头一动。

学妹?

段临风张扬的眉翘着笑得挺好看,“嘿嘿,我也是京大毕业的,也算是你学长吧,叫声学妹应该不过分吧?”

“怎么还在外面?”闻渊看了手上的时间,嗓音倒是温和好听,“我记得宵禁时间是十点。”

sdldwx/xs/97030067/18521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