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离本来不耐烦的压着帽檐低着头,十分有耐心的忍耐着这些废话致辞。

台上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她懒洋洋的抬起了头,十分有面子的把视线落了过去。

视线落到那张好看的脸上,不知道为什么,本来烦躁的心情莫名其妙的好了点。

闻渊的声音很好听,他手里没有演讲稿,是脱稿演讲,说话不紧不慢的。

不过他讲的东西,除了物理系别的系估计都听不太懂。

但是这颜值简直太能打了,虽然听不懂,但不妨碍她们录像舔屏啊!

新生们早就安奈不住开始到处打听站在台上的男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后面的学长学姐们也都不吝啬,把闻渊是当年物理系第一人的事给传了过来。

大家一个传一个交头接耳的。

夏晚晚知道闻家在京城的地位,自然也知道闻渊,听她们的讨论,叹了一口气,“闻小三爷确实挺厉害的,就是一直被自家二叔给压着没什么作为。”

穆离动了动眉,对台上的演讲不怎么感兴趣,却漫不经心的开口,“说说看。”

夏晚晚知道她对台上演讲不感兴趣,跟她聊点别的转转注意力也好。

便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了。

“闻家在京城的地位一直不可撼动,只是近两年因为内部大洗盘走了点下坡路,闻老爷子的大儿子失踪很久了,就留下了两个亲生孙子在身边,闻小三爷就是其中一个。”

夏晚晚跟穆离聊着,穆离也静静的听着。

但夏晚晚没注意,站在一旁的穆沅看着她越来越深邃的神色。

能知道这些事儿,想必不是底层那个圈子的人。

夏晚晚继续跟穆离聊着,之前在那个家的时候,偶尔听见昱哥哥和江叔叔聊过闻家的事儿。

她不关注那些,所以也没什么忌口,知道什么都一股脑的给穆离说了。

“闻小三爷的父母失踪了之后,闻老爷子就特别的伤心,然后手上的实权就渐渐的被自己二儿子给架空了。”

这些事她也只是偶然听见,不过也没去深想过什么,就随口转述。

“哦~”

听她说完,穆离的语气拖了一秒。

她抬起眸看了一眼被阳光镀了一层的男人。

那么好看的一张脸,被欺负了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台上流畅的演讲忽然卡顿了一秒,但并没有什么影响。

闻渊微微一偏眸,他的视力极好,正好捕捉到穆离盯着他的眼神。

视线相对,也没什么好尴尬的,见过几面,应该不算太陌生吧。

旁边忽然响起震聋的尖叫声。

“啊啊啊——他看过来了,学长他看过来了!”

“不行了,我要被帅晕了。”

“……”

穆离就站在旁边,差点耳朵没给震聋。

两个小时的讲座不长,但绝对不短。

台上,闻渊说完最后一个字后就离开了,走之前视线又随意的往台下扫了一下。

差点又是车祸现场。

不过更多的是意犹未尽,他就是多在台上站一分钟,她们也是赚了。

物理系的只听说过这位学长的名头,在听了今天的讲座后,才知道别人的段位不知道超过他们多少了。

闻渊离开后,沈嶂又上台了。

看见校长上台后,一个个又恢复了恹恹的状态。

沈嶂暗暗的啐了一口这区别对待。

然后他朝旁边招招手,上来了十几个穿着迷彩训练服的男人。

身姿挺拔,一字排开的站着。

“晚饭过后,从今天晚上开始,军训动员训练正式开始。”

接着校长又说了一通长篇大论,最后他笑道,“接下来,就预祝各位军训顺利了。”

不知道为啥,大家都觉得校长笑得有点不对劲。

sdldwx/xs/97030067/185212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