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兴没想过捡漏,但止不住这“漏”上赶着来找他,他这一眼扫过去,至少五个铁笼子。

平均下来每一个铁笼子里有差不多二十个小姑娘。

如不是这里的气温不低,就她们这单薄衣服,有的甚至连鞋子都没有,脏兮兮的,发质枯黄,乱糟糟的……

皮肤也黯淡,一看就是那种不健康的颜色,这些小女孩就算买回去,起码也要好好养上一段时间才行恢复。

但她们大多数没有这个机会,自己即便是有钱,也不可能眼下出这个风头,那样他自己就会有麻烦的……

真是可怜。

罗兴从没有想过要改变这个世界,那样太不实际了,也有些好高骛远了。

但这一刻,他是真的动了恻隐之心了,他想救下这些孩子,想给他们一个未来。

问题是,他能买下这一批,还会有下一批,不解决源头,这样的悲惨的故事会循环往复的发生。

3号铁笼子内最里面一个小姑娘,她抱膝蹲坐在地上,光着脚,整个人宛若一个受惊吓的鹌鹑,但是周围的小姑娘都不愿意靠近,甚至有些小姑娘看她的目光还带着一丝的恐惧。

因为她脖子上还锁着一只铁圈儿,一头用铁链系着。

“这个小奴……”

“客人,您看上这个小奴了,小的建议您挑选别的吧,这个小奴不但长得极为丑陋,而且凶的很,还是个哑巴,前面有好几个客人都对她产生兴趣,奈何看过之后,都不敢买了。”

“我很好奇,能让我瞧瞧吗?”罗兴一脸兴趣的道。

“您看可以,但千万别靠近。”侍者提醒一声。

“嗯,我明白。”

侍者点了点头,一挥手,吩咐门口的武士打开铁笼,将铁链解下来,直接就拽着小女奴从里面出来。

这哪是对人,跟对畜生没什么区别,有圣母之心的人千万不能来这里。

她的头发居然不是黑色的,而是一种罕见的紫色,一般拥有特殊颜色头发的人,血脉都可能特殊。

一名武士上来,伸手一把揪住了小女奴的头发,令她头仰起,露出头发遮掩的那张脸。

嚯!

罗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这小女奴的半张脸如同涂抹了黑膏药,上面还坑坑洼洼的,看上去真是异常丑陋。

&nbs|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p; “客人,这是胎毒,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无药可解。”侍者凑前惋惜的解释一声,生怕罗兴不认识。

“先天胎毒,这么大一块儿,太罕见了,确实难解!”姬玉儿的声音在罗兴灵识海中响起。

“难解不是无解不是吗?”

“是可以解,但你知道代价有多大吗?”姬玉儿讶然一声,听罗兴这口气,似乎是对这个小女奴产生了兴趣。

“那是没找到正确的方法,这种胎毒,年纪越小,解决起来花的代价越小,都这么大了,胎毒跟人一起成长了,问题就拖着变大了。”

“你该不会真想试一试吧?”

“为什么用铁链锁着她?”罗兴询问道,这个小女奴看着十三四岁,似乎没有什么修为在身上。

“她力气很大,凶得很,喜欢跟其他女奴争抢吃的,把锁着她,其他人根本抢不过她。”侍者解释道。

“天生神力,她应该是有修炼天赋的,为何放在这第一层与普通女奴在一起?”罗兴奇怪的问道。

有修炼天赋的,哪怕容貌再普通,都是有价值的,买回去,培养一下,是可以做死士的。

若是天赋绝高,还有可能逆天改命,成为宗门大派弟子,从此成为人上人也说不定。

不过,这样的几率是极低的,都被卖到奴隶交易所了,基本上过过好几手了,天赋,姿色,才情好的,早就被挑走了。

大宗门也喜欢从小奴隶中挑选弟子,因为可以从小培养,而且培养的好,是绝对忠于宗门的。

就跟南衙利用秘营来训练孤儿一样,秘营出身的基本上都会以南衙为家,洗脑后更是忠于南衙,忠于大周,轻易不会反叛。

“确实有人看中了,可这小女奴不会说话,无法认字,听不懂人话,如何修炼,而且一个女子,天生神力也不是多么出色的天赋,所以,她一路就把自己刷到这一层了。”

“一般哑巴,多数都是聋子,而刚才我们说话,她眼中有反应,说明她能听得见我们说话的声音,很可能她的哑巴是后天性的。”罗兴说道。

“客人莫不是医者,这也能看出来?”

“我只是粗通医术,这个其实是医者的一种常识,算不得高深的学问。”罗兴呵呵一笑,“你们就没有试过给她治疗一下,让她恢复说话吗?”

“客人,她每一顿吃的比别人都多,我们养她一个人,就可以养十个其他的小奴,哪还有钱给她请医者治病!”

“这个小女奴叫什么?”

“没名字,她是一支猎人小队从十方巫山中抓到的,应该是当地土人部落的女子,到了我们这里,因为她有一头紫色的头发,就给她取了一个紫奴的名字。”侍者说道。

“紫奴,倒也挺不错的,这个小奴我买了,多少钱?”罗兴当即决定掏钱买人。

“客人,您真要买?”

“有问题吗,我对她的先天胎毒和哑巴之症很感兴趣,想买回去研究一下。”罗兴呵呵一笑,解释道。

“客人想要买的话,那就一百鬼币吧。”

“呵呵,这第一层的小女奴都是十个鬼币左右,最贵不超过五十个鬼币,一百鬼币,都可以去二层了,你这是看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买小奴,故意的宰我呢?”罗兴笑眯眯一声,他是想买下这个紫奴,可也不愿意当冤大头,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那客人您出个价呗!”这鬼市的奴隶交易所跟别的地方不同,客人是可以讨价还价的,其他地方可不行。

“三十。”

“客人,再加点儿,这紫奴好歹也是从二层下来的,况且我们在她身上花费不少,八十如何?”

“就三十,你不卖,那就算了,反正,我买回去就是当练手的。”罗兴毫不在乎的说道。

“五十,五十行不行?”

“魂兄,那咱们上二层看看?”罗兴一扭头就招呼宋毅往二层入口方向而去。

“好,三十就三十,给客人了,交个朋友!”侍者也是聪明人,这一单生意做不成,对方显然不会再要他服务了,那后面的提成啥的,都不是他的了。

这一单虽然赚不到多少,但也没亏,若是到了二层,再谈下一两单,这损失不就弥补回来了。

要知道二层的小奴那都是一百鬼币起步的。

按照奴隶交易所百分之十的提成,一单至少可以赚十个鬼币以上。

若是多来几单,今晚收入可就很可观了。

“喂,你真买下这个丑丫头?”宋毅也觉得罗兴钱多任性,这么一个丑丫头,还是个哑巴,看那眼神,充满野性和桀骜不驯。

二十鬼币,这按照现在私下的兑换比例,得三十两黄金,三十两黄金就是三百两纹银,是洛京一个中等之家的一年的收入。

当然,用一条人一生来比,那是无法相提并论的,可在外面一个小女娃的卖身契,也就一百两纹银左右。

这可是三倍的价格。

这要是正常的一个小女奴也就罢了,怎么都不亏的,可现在明显是一个有缺陷的,甚至还要倒贴的那种。

“是呀,你没看我都已经付钱了。”罗兴已经交割了鬼币,就等着拿到交易凭证以及小女奴的卖身契,这卖身契跟官府的不太一样,但凡鬼市交割的奴隶卖身契,都是带有鬼市的防伪标志的,伪造不了的。

除非主人申请废除或者转卖,这契约关系会一直存在,这种保证买主利益的方式,才是许多人愿意在鬼市高价买小奴的原因之一。

在外面,卖身契也需要去官府备案的,这种卖身为奴仆也是有基本的人权的,不可以随意打骂、虐待甚至虐杀的。

当然规定是规定,现实又是另一回事儿。

卖身契是由一种特殊的纸张制成的,上有罗兴的指纹,签名是鬼市花名,然后还有小女奴的手掌印。

有了这张契约,小紫奴就算是属于罗兴的私人财产了。

“你们这儿有洗漱和吃饭的地方吧?”

“有,洗漱免费,但吃饭和衣服需要花钱购买,现在外面这个天气,只怕客人要额外多花费一些了。”

“多少?”

“吃饭和购买衣服就算客人两个鬼币吧。”

“这么贵?”

罗兴没还价,直接就痛快的付了钱,让专门的人带走小紫奴去洗漱和吃饭了,一会儿,离开的时候带走。

一个紫奴肯定不够,罗兴在一层走了一圈儿,没再发现令他感兴趣的,就去了二层。

二层就不一样了,不是铁笼子,而是一间间屋子,跟橱窗差不多,每间屋子里住着三到四个小女奴,她们都很干净,穿着打扮也还算不错,有不少都是美人胚子,就是面无表情,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谁在这也环境下,任由外面的人像挑拣货物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来来回回,有的客人还有特殊要求,那就更难受了。

罗兴也是来挑人的,只不过,他跟那些人挑人的方式是不同的,但凡那些极力表现自己的,她一律不看,尽管他知道,这些女孩子很想尽快的摆脱现在的囚笼,但他今天不是来拯救的,所以只能表示惋惜了。

一圈下来,罗兴唤了一下侍者,让他把自己记住的几个小女奴的身份资料取过来,这是奴隶交易所必须要给客人提供的,除非是没有。

“我想找一个房间,一个一个的见一下她们,问一些话,可以吗?”

“这个,客人您这个要求还从来没有人提过,您可以直接进她们房间问的,不必如此费事儿。”侍者不理解。

“你们这里是可以定制服务的,是吧,只要不违反规矩,对不对?”

“是,这个我得汇报一下管事的,小的做不了主。”

“行,那我们先去三层看一下,回头等你的消息。”罗兴点了点头,他也没为难对方。

侍者匆匆而去。

“咱还要去三层,那上面的女小奴都是一千鬼币起步的,你身上有多少钱?”宋毅惊了。

罗兴呵呵一笑,伸手张开五指。

“五千?”

罗兴呵呵一笑,没有回答。

求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