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

“西行者,你很久没来了。”白尊者对罗兴相对友好一些,至于黑尊者,他对谁都是一副冷峻的面孔,就像是谁都欠了他鬼币似的。

罗兴以前只能察觉到黑白尊者都是高手,至少是一品大宗师中的顶级高手,而现在,他还能感觉到,这两位尊者身上还有一种特殊的能量场。

没错,就是灵修。

黑白尊者还是灵修。

难不成这黑白尊者是灵官殿的人?

须知鬼市存在时间太长了,灵官殿可是一直存在的五大圣地之一,甚至长期霸占五大圣地之首的位置,灵官殿在鬼市安排自己的人担任黑白尊者,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五大圣地和十大一品宗门都有专门派人在鬼市任职和经营,那作为鬼市门面的黑白尊者是灵官殿的高手也不稀奇。

因为螭韵儿的存在,罗兴如今对灵官殿的了解要上心多了一些,当然,他自己本身也是灵修。

日后肯定会碰到灵官殿的人,所以多了解一下也是没错的。

上了摆渡船。

“黑白尊者很少主动跟人打招呼的,他们居然跟你主动说话,狐十七,你还真挺特别的。”摆渡船上,宋毅忽然传音问道。

“可能是我曾经在樊楼一次赢了十万鬼币的壮举吧。”

“伱在樊楼一次赢了十万鬼币?”宋毅传音都有一种要把舌头咬掉的感觉。

“那是我第一次进鬼市,手气比较旺,自那以后,我就被樊楼列为不受欢迎的客人了。”罗兴呵呵一笑,赌场赢点儿小钱问题不大,一旦赢大了,赌场肯定要出面的,要是被发现出千,后果是很严重的,但如果赢的没有问题,赌场也只能给钱走人,但也会从此上黑名单。

这样的人要是天天来,赌场还不得关门大吉?

罗兴也就去过樊楼赌场一次,以后就每次来,都不再去了,做人也得有底线的。

虽然赌场是捞偏门儿,不算什么好来路,但存在即道理,他也犯不着挡人家财路,跟自己过不去,何况能来鬼市樊楼的有几个不知道赌场的猫腻?

鬼市第一楼,樊楼,他脖子还没那么硬,能不得罪,就不得罪。

宋毅可不傻,樊楼那种地方,赢钱或许可以,但一夜之间赢走人家十万鬼币,那真不是运气能办到的,赢钱还能带走的,那更加不一般。

南衙何时出了这样一个厉害人物?

不提宋毅的心理活动,摆渡船已经缓缓的抵达目的地了。

“宋兄,咱们来的够早,现在离天亮还有好几个时辰呢,要不,咱们先逛逛,来一次不容易,这入场券可不便宜,看到什么喜欢的,想买的,跟我说,回头出去再把钱还我就是了。”罗兴大方的说道。

“真的?”

“当然,不过,你也要量力而行,我身上鬼币也不是无穷无尽的。”罗兴加了一句。

宋毅笑了笑,罗兴不说,他也不敢瞎买,这花的钱,出去还是要还的,虽然不需要用鬼币还,但他积蓄也不多。

鬼市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些新货。

这些新货是从什么地方来,这个没人知道,反正鬼市的运营自有一套它自己的规则。

这马上要成婚了,家里肯定是要有人帮忙打理的,许多人都喜欢去鬼市买一些女子。

这些女子一般都是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这种买回去,基本上都是收在身边听用的。

这些少女的来历大多数都是拐卖或者是战争中俘获敌国的,什么货色都有,当然是越漂亮,资质越好的,价钱也就越高。

鬼市的女奴市场向来都是最火爆的,许多达官贵人还有一些特殊的癖好。

男奴也有,不过男奴除了细皮嫩肉的那种能卖出好价钱之外,其他除非是身具修为的,才有价值,一般的就是卖去做苦力。

外面的律法是禁止奴隶买卖的,但又允许签订卖身契,这就很操蛋了,所以催生了鬼市的奴隶交易。

这可能就是一种掩耳盗铃的做法,这些大陆上高高在上的宗门利用律法垄断了奴隶生意。

这听着挺魔幻的。

什么是正道,什么是魔道,统统都是生意,只要足够大,正道也可以化身为魔鬼。

以往,青漪一个人,一个人吃饱,全集不饿,家里也不大,不需要特别的打理,可现在不一样了,他也算家大业大了,家里连个使唤的丫头都没有,这就说不过去了。

外面也能雇佣,但雇佣的未必合适,而且,雇佣的来去自由,用习惯了,她说要走,你还不能不放,再找,那就浪费了。

这从鬼市上买一些小丫头回去,一来也算是解救了她们,二来买回来的人卖身契都在手中,这也容易掌控和调教。

怎么说,也算是一件积功德的事情。

“你要买女奴?”

“是呀,搬家了,家家里地方大了,需要人打理,得买些人回去。”罗兴很自然的解释道。

“你不知道,南衙的规矩是不允许私自购买女奴的吗?”宋毅惊讶的问道。

“这是为何?”

“女奴来历不明,万一被人收买,那是容易出问题的。”

“那我若是家中想要伺候的丫环和仆役,该怎么办?”罗兴有些惊讶,还有这个规矩,不过倒也能理解,毕竟南衙的官员都带点儿机密的,家中丫环和仆役一旦出现问题,肯定会连带主人出事儿的。

“可以申请,南衙会根据申请需求,安排人手过去。”

“这么说,只要是南衙的人,连回到自己家里都没有秘密可言了?”罗兴感觉这规矩太过了,完全就是不留死角的监控,这有什么意义?真想渗透,总能找到漏洞的,南衙的人又|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不是活在与外界隔绝的环境之中,那样,南衙自身也没办法展开工作。

不在家里,可以弄外宅,置外室,谁也不愿意活在四处都是监视的眼睛之下,那太窒息了。

“差不多是这样。”

“这规矩得改一改了。”罗兴呵呵一声说道。

“改规矩,谈何容易……”宋毅发现罗兴听完,还是头也不回跨进了奴隶交易所。

这里地方很大,除了分男奴和女奴之外,还分成三个层次,普通,中等和高等,层次不同,价钱也完全不同。

不同层级,价钱往往可能相差十倍乃至几十倍。

一层的女奴一般买回去做苦力,或者粗使的丫环,大多数是干重活的,相貌也很平凡。

不过,小孩子没长开,长大之后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所以到这里购买的话,就像是开盲盒和赌石,运气好的话,或许能买到一个极品回去。

毕竟没有人愿意花大价钱给这些奴隶测试根骨天赋,但做这种生意的人,基本上都是经验的,看人甚少走眼,所以捡漏的几率很小,比赌石的概率小多了。

但是很多人乐此不疲,毕竟这个就算走眼了,也不会亏本,跟赌石是两回事儿。

这些孩子都被关在铁笼子里,最小的五六岁,最大的十五六岁,他们当中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来自哪里。

罗兴算是幸运的,虽然是孤儿,却被南衙送去了秘营,不然,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跟这些小孩子一样,就这样关在铁笼子里,像货物一样等待别人的挑选,然后不知被什么人看中,买走。

“狐十七,这里的奴隶可不不便宜,你买了,怎么带回去?”

“鬼市不提供送货服务吗?”

“你想多了,他们最多把人送到鬼市入口,然后得你自己带回去。”宋毅说道。

“我们一个人可以带两个,最多可以买四个,嗯,先买四个回去,也够了,以后有机会再买就是了。”罗兴算了一下,一次买四个回去,他跟宋毅两匹马,还是能承受的。

“你真想买?”

“嗯,看到合适的就买,要是没合适的就算了。”罗兴点了点头,买回自家使唤的,那当然是宁缺毋滥了。

小丫头和小小子基本上不考虑,这是买回去回家干活的。

最低十三四岁,起码简单的端茶递水和打扫能做,不需要别人照顾,看上去太笨的也不能要。

至于容貌,太丑的,除非已经到影响食欲的地步,其他的都是可以接受的。

“尊贵的客人,您有什么需要,我们这边什么都有,您是想买回去暖床,还是有其他的用途,小的都可以帮您?”身穿“导购”的服饰的侍者热情的迎了过来,显然看出来罗兴不是暗中随意看看,而是真心想要购买的客户。

“我要那种十五岁左右,手脚麻利儿的,会伺候人,我买回去是留在我家夫人身边听用的。”

“您若是想要买回去夫人身边听用,小的建议您去二楼,那边的小奴们质量要比这一层的好多了,而且有不少还是进过学的,懂一些礼仪的。”侍者热情的推荐道,二层的女奴不但贵,卖出一个,提成也比一层的高多了。

“我先看一下,然后再上去。”罗兴点了点头。

侍者微微一笑,大多数人都想试试看,能不能在一层捡个漏,花极小的代价,买一个极品回去。

这些人大多数都没有这个运气,但顾客是上帝,侍者内心再鄙夷,也只能陪着笑脸跟着。

鬼市服务从业者的素养还是很高的。

求收藏,求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