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层人很少,每一个小女奴或者小男奴都是单独一间房,能够上到这里的,都是财力不错的。

罗兴自然是有资格的。

因为他可是鬼市的名人,“西行者”的名号一亮出来,可没有人敢质疑他没资格上三层。

这可是在樊楼一夜赢了十万鬼币,又在第一拍卖行豪掷十万的大财主,就算他这十万鬼币是从樊楼临时赢回来的,也没有人敢质疑他没有这个财力。

三层是整个奴隶交易所的精华所在,所有小女奴和男性奴隶都是精品,递补的速度很快。

也是奴隶交易所最赚钱的。

这里的交易是以拍卖的方式进行的,很简单,由相中的客人出价,价高者得,非常公平。

当然,这是有个最低限价的,如果客人出的价格低于奴隶交易所的价格,交易自动取消。

而这个最低价格的解释权在奴隶交易所,所以,客人如果想要买下心仪之人,只能往高了填写价格。

这样一来,奴隶交易所获利润自然是无比巨大的。

这眼红的利润有人觊觎吗,当然有,但做这个生意背后的是五大圣地之一的西戎琉璃寺。

很讽刺吧,一向以“慈悲为怀”自居的琉璃寺居然干这种“人口”买卖的生意。

鬼市上最挣钱的生意肯定都是五大圣地的,第一拍卖行背后是天岚宗,樊楼是魔门开的,奴隶交易所是琉璃寺的地盘儿,还有地下生死角斗场,这是灵官殿的产业。

至于五大圣地还有一个神武修道院,杀手组织七星阁跟他牵扯不清……

五大武道圣地,其实在鬼市的生意没有一个干净的,就算是第一拍卖行也不干净,他敢收赃卖赃,甚至连人也能够拍卖,这能干净吗?

世人眼中的正道,到了这里,会震碎你的三观,这世界本来就有黑白两面,都是白不可能,都是黑的,世界早就崩溃了,唯有黑白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局面。

这就有点儿道家的意思了。

罗兴好奇的是,这世界这么没有发展出阴阳五行的道家学说,世界就好像缺了一块似的。

一层小男奴比小女奴多一些,二层则相反,到了第三层,又反过来了,男奴居然多一些。

而且多数是形象俊美,气质忧郁的美男子。

这世上好“男风”的人有这么多吗,不然,弄这么多的美男子做什么,当然也有好男色的,喜欢俊美,病态风格的女人也不少。

这真是一个疯狂的世界,幸亏不具备普遍性,不然,他真会忍不住发下大宏愿,把这个狗日的世界给掀翻了的。

三层罗兴只是想上来看看,他是挑人回家干活的,不是买个金丝雀回家养着,高兴的时候逗弄一下的。

所以,他真的是好奇三层都是些什么货色。

宋毅更是没来过,如果不是跟着罗兴,他都没资格上来,这一次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这女的妖娆,男的俊俏,全部穿的都是那种很稀薄的衣服,宋毅虽然也到过风月之所,不说老手,起码也是有经验的,但是这大庭广众之下,这人就跟商品一样这般展示给人看的,真有点儿让人不太适应。

倒是二层虽然也是展示,起码没有那么暴露,衣着还算正常,三层就差毫发毕现了。

“狐十七,你不会想要在三层买人吧?”

“看看,宋兄,你不会没见识过吧?”罗兴神色如常,对于一个从物欲横流的世界过来的人,这些都是小场面了,不可描述的场景太多了。

“这也太辣眼睛了,简直伤风败俗。”

“宋兄,伱该不会没见过CSLT的女人吧?”罗兴讶然一声,这宋毅怎么说也三十了吧,三十岁的男人,不会还是个雏儿吧?

“我哪里见过这等肮脏的场景?”宋毅啐了一口道。

“哎,那你真是白活了这三十年了!”

罗兴是带着欣赏的目光来的,毕竟美要是没人欣赏,那美就不是美了,男奴他自动过滤了,都比自己长大好看,越看心越堵,美女才是最赏心悦目的。

这里什么风格的女子都有,小家碧玉型的,充满野性的,多愁善感的,放到外面去,再学会一两样才艺,那都是能成为台柱子级别的。

每一间房前都有一个投买的箱子,客人看中谁,写下一个价格,投入进去,一会儿到时间开箱。

价高者得。

这种玩法挺有意思的,但三层小奴跟二层不同,那是不允许客人上手的,只能看,然后出价。

因为你要是上手了,别的客人看到了,就会嫌弃,影响购物的体验感,继而放弃出价,那就得不偿失了。

不得不说,这奴隶交易行把人性玩的那叫一个透彻,高端消费者,讲究的就是一个感觉。

一路走马观花,都是一些好看的皮囊,对罗兴而言,家里的青漪和红影,哪一个姿色都在这些女子之上,这些女子买回去,肩不能挑,手不能抗的,回去还得再找人伺候,性价比太低了,还会把家里的醋坛子打翻,这完全是得不偿失的事情,他又没到欲求不满的地步。

忽然,罗兴走到一个房间前,他看到一个尖尖耳朵的少女,一袭白纱,生无可恋的端坐牙床之上,眼神空洞无物,完全没有神采。

这少女看面孔,绝对是红颜祸水级别的,但是这一双尖尖的,生白毛的耳朵,却顿时让人感觉到破坏了她的美感。(笔者是感觉不到兽女的美,勿喷)

“客人看上了这狐女?”

“狐女?”罗兴微微一愣,难不成是魔罗一族,这魔罗一族不都是不敢现世,销声匿迹吗?

怎么还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呢?

“客人没见过吧,这狐女可是从希灵帝国来的,十分罕见,可以说是万中无一,她的价格,呵呵,客人你怕是无法承受的。”侍者不是瞧不起罗兴,狐女在西方的希灵帝国虽然也很少见,但绝不罕见,价钱纵然高也不会高到哪里去,但这是在东方中土世界。

物以稀为贵,这可就不一样了。

“希灵帝国的陆上通道不是断了了吗?”罗兴惊讶道,“这是重新打通了通道?”

这个世界东西方一直都连通的,但是路并不好走,贸易和交流的通道时断时续,但基本消息还是能够传递的。

何况有超凡者是可以来往两方的。

陆上的通道断了是因为西方大陆在打仗,这只要一打仗,贸易和交流自然就会中断了。

那边的货物过不来,这边的人也不敢过去。

当然,除了陆上的通道,还有海上可以过去,但路途遥远,海上气候变幻莫测,海中凶兽更多,人类就算有大船,在海上航行也是不安全的,哪怕是贴着海岸线走也一样,一来一回,少说大半年,大周虽然也有海岸线,但海上贸易线基本被南楚把持了。

“这陆上的通道断了,海上可没有,这可是从海上过来的,我们洛京鬼市好不容易弄来的,只此一件,别无分号。”侍者得意的说道。

“这狐女可是属于魔罗一族?”

“客人居然知道摩罗族,当真见识不凡。”侍者惊讶一声,“不过这狐女一族确实严格来说属于魔罗一族,但她们是没有什么攻击力的一个族群,她们被创造出来就是权贵的玩物,跟摩罗族中的啸月狼族,摩天虎族这些强大的族群相比,基本上没有任何危害和攻击力,但是在我们东大陆,对魔罗一族几乎是斩尽杀绝,就算狐女一族也一样,她们就逃去了西大陆,那边对魔罗一族相对宽容,才能以存活下来。”

“没想到,你知道的还挺多的。”罗兴惊讶一声。

那侍者腼腆的一笑:“我也是听我们主管说的。”

“她有名字吗?”

“有,叫酥酥。”

“酥酥,名字挺好听的,可惜命不好。”罗兴叹息一声,这狐女可不是他能消受的。

“客人,这狐女酥酥只是在这里展示,三天之后的夜里,第一拍卖行有一场高端拍卖会,她就是那个压轴的拍卖品。”侍者小声的对罗兴透露道。

“哦,你们舍得把人拿去拍卖,要知道第一拍卖行抽成可不少,若是压轴的物品,至少百分之二十?”罗兴是了解规矩的。

“相比百分之二十的抽成,我们还能赚的更多。”一道声音响起。

扭头一看,是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看样子,应该是这三层的主管了,不然他不会插话。

“应总管。”

“西行者,你的大名如雷贯耳,总想有机会一见,今日终于得偿所愿。”英总管和煦的一笑。

“应总管说笑了,我就是一名普通武者,什么大名不大名的。”罗兴忙谦逊一声,他六识敏锐,这应总管眼中神光内敛,无声无息接近自己而不被发现,显然至少有一品大宗师修为。

“刚才你的要求,小四跟我汇报了,没有什么太大问题,可以为您提供服务。”应总管道,“一会儿就安排您一样跟小奴们见面。”

“多谢应总管了。”罗兴微微一颔首。

“西行者先生,可知这狐女之妙?”应总管微微一笑,手一指橱窗房间内的狐女问道。

“这个还不曾听说。”罗兴微微一顿首,摇头道。

“这狐女不光是男人床笫之间的恩物,还能助人修行,若能摘取狐女的红丸,配合特殊的功法,是能够令人修为大进的,功效比之度厄金丹还要好三分!”应总管神秘的一笑道。

“这么厉害?!”罗兴惊讶道。

“不然这狐女仅凭物以稀就能成为第一拍卖场的压轴拍品?”

求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