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s23us 伊芙琳吃饱喝足后,困意来袭,抻了个懒腰,走进一楼卧室。

躺在床上,伊芙琳拿出手机用Google搜索狼的年龄与人的年龄之间的对比。

因为伊芙琳很奇怪,为什么波利才1岁,说话声音和成年男人的声音一样。

点开搜索条目,内容里显示,狼的1岁相当于人类的18岁。伊芙琳暗自笑了笑,波利算是成年男人了,怪不得声音不像娃娃。有这么个成年小伙子在身边,那倒也满是安全的。

伊芙琳暗暗欣慰,李宇天(伊芙琳听了波利讲述李宇天的传奇和名字伍尔夫的来历,便也称呼李宇天的本名。)考虑还是蛮周到的,总归不是把一个娃娃派来保护我。

想着和李宇天在一起的美好日子,伊芙琳迷迷糊糊睡着了。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将伊芙琳从睡梦中惊醒:

“喂,哪位啊?”伊芙琳趴在床上,用手摸到枕边的手机,眯着眼也没看是谁打来的电话。

“伊芙琳副狱长,听不出我是谁啊?”电话里传来汤姆的声音。

伊芙琳迷迷糊糊的说道:

“哦,汤姆,有事吗?”

“副狱长,很抱歉打搅你的假日,虽然今天你请假了,但是刚好你在城区,所以罗伯特狱长让你把一份监狱报表送到地方司法厅。”

伊芙琳虽然心里不情愿,但是转念一想自己确实在城区,又是监狱的公务,也就勉强同意,便问道:

“可是我不在监狱如何能拿到报表?”

汤姆在电话里一笑道:

“这个简单,我把报表扫描后发到你的邮箱,你下载打印出来送过去就可以。”

伊芙琳想了想,这个最好,也省的自己往返监狱几十公里之苦:

“行,你发来。”

汤姆又说道:

“这个报表需要直接送给贝克长官。”

伊芙琳疑惑道:

“往常不是都送到地方司法厅的监狱事务局吗?怎么这次要送给贝克厅长呢?”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罗伯特狱长说是地方司法厅要求这么做。”汤姆言语中把球全踢到地方司法厅那里,将自己和罗伯特摘得一干二净。

伊芙琳信以为真,便起身到书房打开笔记本电脑,不一会儿,汤姆的邮件便发了过来。伊芙琳点开邮件,看到是监狱犯人每日健康状况一览表,就复制到U盘里。

穿戴好衣服,伊芙琳随意涂了些化妆品,便召唤波利一起上车前往地方司法厅。

在贝克的办公室里,伊芙琳将那份报表放到贝克的办公桌上。

“是美女狱长来了啊。”贝克看着眼前的伊芙琳,色眼迷离得说道。

“您让送来的报表,请阅览。”毕竟是上司,伊芙琳还是很恭敬的答道。

“我让送来的报表?”贝克听伊芙琳这么说,心中有些纳闷,我什么时候让送报表来?便拿起报表看了一眼。

“不是您让监狱直接把报表送到您这吗?”伊芙琳有些疑惑。

贝克老奸巨猾,似乎有些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心想这罗伯特真是会来事,读懂了我的心思,便一拍脑袋,话锋一转,假装才想起来的样子说道:

“哦哦,你看我这记性,太忙了,都搞混了。对对对,是我让送报表来。”

“那请您过目。”

贝克假戏真做,便赶紧戴上桌上的眼镜,故作认真的看了看报表,其实心思根本不在报表上,而是盘算着怎么能和伊芙琳多待一会儿。

“报表上的数据都是真实记录的吗?”贝克拿起上司的腔调,装作认真核实的样子。

“报表上的数据都是真实的。”在打印好报表时,伊芙琳就看到报表上核表人的签字有“伍尔夫”的名字,便知道这肯定是经过伍尔夫专门落实清楚的,数据必定是真实可靠的。

“犯人每日的情绪都怎么样?”贝克又找了个话题。

伊芙琳最近一直主管监狱犯人的起居生活,对犯人的情绪还是很了解的,便回答道:

“总体上来说还是很正常的,没有出现打架斗殴的恶性**。”

有伍尔夫和梅森压着犯人里的那些刺头,比起以前罗伯特主管时,监狱里犯人的秩序强多了,也好管理了。伊芙琳对此还是很有自信的。

“哦,我看报表上犯人生病的数字还是有些大。以后还需要增加监狱的医疗保障。”贝克看着报表说道。

伊芙琳答道:

“那些都是陈旧疾病患者,不是新生疾病。也就是说,那些数字基本都没有出现再新增的变化。”

贝克心想看来伊芙琳对工作还是很认真的嘛,那我这当上司的也不能没有个表示,我也得展示一下上司的气魄和对属下的关怀,要不然怎么能打动芳心?于是

便按动秘书呼叫器:

“琳达,你去拟一份文件,给矿山监狱增加医疗保障经费五百万美元,该笔经费由伊芙琳副狱长全权管理和使用。并且,该笔经费的处置可以不计入矿山监狱的会计账目,由伊芙琳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办理。”

由伊芙琳全权管理和使用且不计入会计账目,这权力比罗伯特的狱长权力还大,相当于是给伊芙琳送钱,哪怕是伊芙琳用于私人事务都可以,何况矿山监狱再增加一百名犯人都根本用不了五百万美元的医疗经费。

贝克又补充道:

“该款项直接汇入伊芙琳的个人账户。”

琳达迟疑了一下问道:

“这合适吗?”

贝克有些不悦道:

“怎么?我这个司法厅长还没有这个权力吗?”

琳达怯生生的问道:

“Sir,我的意思是汇入伊芙琳的个人账户,这个合适吗?”

贝克略一思索,觉得琳达所问也有些道理,总不能太过显眼,便改口道:

“这样吧,你去银行建立一个专款账户,这笔款直接汇入这个专款账户,把账号和密码都给了伊芙琳,由伊芙琳根据实际情况使用。”

琳达便不再说什么,领命去办此项事务。

伊芙琳有些不敢相信,五百万美元由自己独立支配,这权力真是够大,问道:

“Sir,为何不直接汇入监狱的账户?”

“我对罗伯特不信任。”贝克心里是给伊芙琳钱,想俘获伊芙琳的芳心,随口找了个理由便支应过去。

伊芙琳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接受上司的安排。但觉得肩上担子更重,这笔款不能乱花,必须账目清楚,条据齐全。

不一会儿,琳达将专款账户的账号和密码送到贝克面前。

“拿去吧。”贝克将写有专款账户的账号和密码的存单递给伊芙琳。

伊芙琳接过存单,小心翼翼的装到手包里,起身准备离开。

贝克见伊芙琳要走,便合上文件夹,说道:

“伊芙琳,稍等。”

伊芙琳不知贝克还有什么安排,便站在贝克办公桌前,等着贝克的命令。

“现在已经下午六点半了,一会有朋友约我共进晚餐,听说你酒量不错,给我挡挡酒如何?”贝克说道。

伊芙琳不想和贝克一起吃饭,便推辞道:

“Sir,我有些不舒服,改天吧。”

贝克哪能放过这机会,见伊芙琳推辞,就说道:

“不喝酒也行嘛。刚好都是我的老朋友请客,你不是还单身吗,我让他们给你物色物色。我这些朋友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肯定能给你物色个逞心如意的。”

伊芙琳心里装满了李宇天,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再进入伊芙琳的心。

“抱歉,Sir,我有男朋友了。”伊芙琳答道。

“有男朋友了?是哪位公子哥啊?”贝克以为伊芙琳还是在推脱,便试探着问道。

“他不是公子哥,他只是个平头百姓。”在伊芙琳心里,公子哥根本不算什么,谁也没有李宇天那豪侠般的气质。

贝克见这招不好使,便假装有些不悦道:

“我这个厅长还请不动你了?”

伊芙琳见贝克有些不高兴,心想不就一顿饭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上司这样邀请,若再推辞,也有点不近人情,算了,就给个面子吧:

“既然厅长这么盛情邀请,那我总不能驳了你的面子。不过我先声明,我不喝酒。”

贝克见伊芙琳有些让步,便赶紧说道:

“这就对了嘛!好好好,不喝酒。你把车就放在这,坐我的车去。”

伊芙琳点头答应,但提出要把波利带上。贝克以为就是只宠物犬,没多想。

“你去把宠物牵上,到我车那稍等。”贝克心里划过一丝喜悦。

见伊芙琳离开了办公室,贝克拿起手机拨通司机的电话:

“到香海风情别墅。其他的不用我教你了吧,老办法。另外,迅速查清伊芙琳的男朋友是谁。”

贝克的司机跟着贝克多年,一听是去“香海风情别墅”,就明白贝克的意思,便满口答应。

香海风情别墅,是市区里最高档的小区,普通人根本买不起。小区里的业主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过大部分不是自己住,而是这些大佬们和情人玩乐的地方。甚至有的别墅里住着大佬的几个情人。

贝克为了猎艳方便,专门在香海别墅区买了一套五千多平米的独栋别墅,是他自己为**一刻、约会情人的地方。

别墅里有精品游泳池,夏威夷风情玫瑰花园,八百多平米的三层精装洋楼,私人停机坪,豪车车

库,标准网球场,沙滩排球场,巨幕激光影厅,奢华派对乐园……。

贝克与伊芙琳、波利坐在私人房车里,一起来到香海风情别墅。

伊芙琳下了车,环视了周围的环境,翠绿的林荫,墙壁上乳白与绯红相间的洋楼,湛蓝湛蓝一视见底的泳池水,扑鼻而来的玫瑰花香,这不像是酒店吃饭的地方,倒像是情人约会的去处。

虽然心中疑惑,但伊芙琳依旧没有把贝克往想对自己欲行不轨方面去想,便跟着贝克走进别墅洋楼里。

进得一楼客厅,金碧辉煌,一派古典风格的装修。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nbsp;贝克想拉着伊芙琳的手,伊芙琳本能的把手缩了回来。贝克色眯眯的一笑道:

“怎么,怕什么?在这里不用害怕。”

说着,贝克又伸手想去拉伊芙琳的手。

伊芙琳问道:

“不是要和你朋友吃饭吗?怎么没见有人来?”一边说,一边躲开贝克满是老皮的手。

贝克见伊芙琳躲闪,心想一会吃完饭再好好收拾你,便没有再执意去拉伊芙琳的手。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餐厅,偌大的欧式风格的餐厅,一张十多米长的长方形餐桌,桌子中间每隔一米摆了一盏蜡烛灯。围着桌子一圈摆了餐具,却只有长方形餐桌的两头摆着食品,中间的餐具都是空的。

两个佣人各自站在桌子两头,每人都端着饮品。

“坐吧!”贝克用手指了一下餐桌对面,对伊芙琳说道。

“怎么没有其他人?不是说好的和你朋友一起聚餐吗?”

“哦,其他人还没来。咱俩先吃嘛,你看已经不早了,都快晚上八点了。”

伊芙琳觉得不可能啊,不是他们约你吗?怎么你先到了,他们不到?便问道:

“你带我来的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不是饭店?到好像是住宅小区。”

“啊啊,是这样,我朋友让我先来他这里,他有事需要去处理,会迟一点来。你放心,我朋友就是你朋友,我们都是多年的老相识,他家就是我家,你尽可以随意,随意哦。”贝克顺嘴就编了一套谎话,说得还似乎是那么的回事一样。

说罢,贝克对佣人使了个眼色,站在伊芙琳身后的佣人赶紧给伊芙琳倒了一杯香浓奶茶,单膝跪地,捧给伊芙琳。

伊芙琳被佣人这捧过来的奶茶打断了脑海里的疑问,见佣人跪在那,心里有点不好意思,从没有在哪个饭店受到过这样的服务,还真有些不习惯,便赶紧从餐盘上拿起杯子,向佣人轻轻点了一下头,表示感谢。

贝克见伊芙琳喝了一口奶茶,便一拍手,向身后喊道:

“都摆上来!”

四个佣人同时从餐厅侧门进来,各自端着不同的食品,走到餐桌两头,将餐盘里的酒水、食物摆到伊芙琳和贝克面前。

非常精致的晚餐。甜点、牛排、红酒、咖啡,既奢华又时尚。仅仅是看一眼,都会让人垂涎三尺。

贝克拿起餐刀,向伊芙琳扬了一下头,意思是开始吧。

伊芙琳有点犹豫,心想这到底是什么饭局?贝克说他朋友有事要迟一点来,难道几个朋友同时都有事来不了?这不太可能啊。总不会是贝克设的什么局让我钻吧?我还是多个心眼吧。

“我的宠物犬还没吃,我需要看着它吃了,我再吃。”伊芙琳想把波利带在身边。

“这个没问题!”贝克满口答应,一拍手,对佣人道:

“去把伊芙琳小姐的宠物犬带来!”

“我的宠物犬那是纯种阿尔卑斯山雪狼的血统,它的饮食标准比我还高!每顿饭至少要一斤牛肉。”伊芙琳生怕波利被认出是狼不是犬,便故作正儿八经的模样。

“哎呀,这个太好解决了。你放心,今晚它和咱俩的标准一样!”贝克想讨伊芙琳欢心,就赶紧顺着伊芙琳的意思说道:

“你,去,让我的专用厨师按照我吃的这样的晚餐标准,再给伊芙琳小姐的宠物犬做一份!立刻!”贝克向一个佣人命令道。

很快,卧在伊芙琳脚边的波利面前,也摆了和贝克一样的晚餐,只是没有杯子,而是一个宠物犬食盆。

伊芙琳见波利卧在自己身边,心里有些放松下来,端起饮料杯子轻轻押了一口奶茶,拿起餐刀开始切割牛排。

就像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样,佣人在一旁不停的为伊芙琳倒饮料、端食品、清理餐桌上的食物残渣。但是,伊芙琳却感到自己的双眼有点视物重影,眨巴眨巴眼睛,重影反倒越来越重。

伊芙琳迷迷糊糊的趴到餐桌上,恍惚中,感觉似乎有人架着自己在走路。

坏了!餐品里有问题!我可能被下药了!......。

这正是:疑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一朝疏忽未谨慎,误入色狼圈套中。

毕竟伊芙琳在贝克香海风情别墅里会有何境遇,且看下回分解。

最新网址:s23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