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s23us 伊芙琳神智恍恍惚惚,头脑里虽然还有些意识,但却感觉身体四肢不听使唤。只感觉似乎被人架着来到一间房子里,被放到床上。

浑身燥热难耐,让伊芙琳只想脱了衣服。

迷糊中,伊芙琳听到有人在说话:

“Sir,人已经放在卧室床上了。”

“OK!OK!你们各自忙去吧。把浴室的水打开!”

“Yes ,sir!”

……。

贝克走进卧室,坐在床头,色眯眯的看着床上的伊芙琳。燥热难耐中的伊芙琳,自己下意识的解开了上衣扣子,露出被双峰撑得鼓囊囊的黑色文胸。

“哈哈哈!这下我可要好好收拾你了!”贝克一边脱衣服,一边对床上的伊芙琳说道。

贝克年近六十,大腹便便,脱光衣服露出一身的赘肉,肚子上的脂肪厚到往下垂。让人看一眼都觉得恶心想吐。

洗漱完毕,顾不得擦干身上的水珠,贝克便一头扑到床上,开始在伊芙琳身上动手动脚。

伊芙琳感到有人在脱自己的衣服,便本能的抵抗。但无奈,四肢乏力,推不开压在身上的贝克。

情急之下,伊芙琳双拳紧握,想奋力击打贝克,却使不上力气。但就是这拳头紧握,使得右手手心里李宇天曾留下的天虎电斩烙印向波利传输出求救信号。

波利正卧在客厅和卧室之间的走廊里打瞌睡,背上的天虎电斩掌印突然像触电一样刺激到波利的神经。波利立刻站起身,扬起鼻子在空气中搜寻伊芙琳的气息。

顺着伊芙琳身体散发出来的体香气味,波利迅速跑到别墅二楼卧室。卧室门在里面反锁,波利鼻子里发出“吱吱”的叫声,前肢扑在门上,两只前爪焦急的抠抓着那实木门。

贝克正在脱伊芙琳的衣服,听到卧室门外传来急促的“哧啦哧啦”的声音,心想谁特么的这么不懂事,老子正在忙活正事,这个时候来打搅老子的美事!

拉开卧室门,波利那龇牙咧嘴的凶样,着实把贝克吓了一跳。贝克心中大怒,我操,这只畜生怎么如此大煞风景!

“来人!”贝克**着身体站在卧室门口大喊道。

两个身穿黑色西服、戴着墨镜的保安,听到贝克的喊声,立刻跑到卧室门口。

“Sir,有什么吩咐?”

贝克指着在门口团团转的波利,恶狠狠的吼道:

“把这只畜生给我弄出去!”

“Yes, sir!”两个保安立刻应声道,随即抡起手中的电子警棍,照着波利就是一顿乱打。

“滚!滚开!”保安冲波利大喊道。

波利根本不听保安的命令,左躲右闪,避开保安挥来的电棍。

一个保安见两人都制服不了波利,就从裤带上摘下对讲机呼叫支援。很快又来了两个保安,所不同的是这两个保安是荷枪实弹的。

“往死里打!”贝克在卧室门口气急败坏的大喊道。

端着微型冲锋枪的保安冲着波利举枪便扫射,波利能躲得了棍棒却躲不开雨点般的子弹,一顿扫射下来,波利身中无数枪,像是被打漏的筛子一样,浑身鲜血淋漓。

但是波利体内有天虎电斩的魔力支撑,尚存一口气,没有倒下。

与几个保安搏斗了半个多小时,波利无法冲破防线来到伊芙琳身旁,再加上对保安用枪射杀的愤怒,波利情绪激动,“嗷嗷”直叫。

暴怒下的波利,狼毛倒竖,狼眼射光,狼牙外露,狼舌侧翻,四爪抓地,与保安对峙。

见不能冲进卧室,急得波利扬起脖子一声长嚎:“嗷-呜-呜-呜!”

已是凌晨一点多,李宇天正躺在床上沉在梦乡里。

突然,李宇天浑身像触电一样打了个激灵,“腾”的一下就从床上坐起。两手手心“滋滋”的冒着电火花。

“坏了!波利求救!伊芙琳有危机!”

李宇天立刻意识到伊芙琳很可能处于危急时刻。

伊芙琳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出现什么情况?波利现在又处于什么境地?我现在该怎么办?

一连串的问号不断的在李宇

天脑海里闪过。

自己现在正在矿山监狱,虽然自己有能力跳出这监狱四周电网的束缚,但是根本无法知晓伊芙琳的位置,也就无法施以援手。

李宇天心中万分焦急,可似乎无法施展魔力。

自从狼王波比的王后艾莲娜把狼族法宝送给李宇天后,李宇天还从没有使用过着狼族法宝。当初艾莲娜曾说狼族法宝可以召唤群狼为自己所用。那就用一次狼魔风暴吧。

想罢,李宇天盘腿而坐,屏息聚气,双目紧闭。意念中,李宇天看到当初在狼族洞穴那里获得狼族法宝时出现的那头硕大无比的阿尔卑斯山雪狼轮廓。

“尊贵的主人,您召唤我,有什么吩咐?”雪狼轮廓走到李宇天身前,伏下前肢问道。

“我需要狼群帮我救一个人。”

“主人,您要救的人现在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哪里。但是我知道她现在情况紧急,非常需要我的帮助。”

“那您是怎么知道这个人情况紧急的?”

“是我的波利给我发来的求救信号。它也是一头阿尔卑斯山雪狼。”

“您能告诉我,您是怎么和波利联系的?”

一句话提醒了李宇天,当初是给波利烙印了天虎电斩,那就给这个雪狼轮廓也烙印一个天虎电斩印记,或许这个雪狼轮廓就能感知到波利存在的位置。

死马当活马医了。

李宇天俯下身,运动天虎电斩,用右手将天虎电斩的魔力在雪狼轮廓的背部烙印了一记掌印。伴随着天虎电斩的电磁波,雪狼轮廓立时与波利携带的天虎电斩组成节点连接。

“主人,我感知到波利现在正在市区东郊的一处房子里。”说着,雪狼轮廓口中喷出一股魔火,在李宇天面前的墙壁上煅烧出一副屏幕,屏幕里清晰的看到波利浑身是血,正与几个拿着电棍和微型冲锋枪的人搏斗。

“波利身负重伤!十万火急!这是什么地方?”李宇天看着波利血了呼啦的模样,心急火燎得问雪狼轮廓。

“主人,我不知这地方的名字,但我能找到波利的位置。”

“好!立即召唤群狼解救波利,并把波利要保护的人也一起救出去!”

“遵命!My lord!”

雪狼轮廓说完,扬起脖子仰天长啸一声,那狼嚎响彻云霄,“嗷–嗷–呜–呜呜––”,直震得山崩地裂。

香海风情别墅位于日内瓦湖畔,毗邻阿尔卑斯山山脉,依山傍水,整体设计和建造都是经过东方风水大师严格筛选的。可以说是绝对顶级的别墅区。

贝克光不溜秋的站在卧室门口,指挥着保安与波利对峙。

波利身中数十枪,浑身像是蜂窝,狼血淋漓。地上有一条被咬断的胳膊,一个保安躺在地上,痛苦万分,“啊啊啊”叫着。

两个持枪的保安端着枪,对着波利,弹夹中的子弹已经所剩无几。

贝克挥舞着拳头,两只光脚跺地,浑身赘肉颤抖,歇斯底里得大喊道:

“快!再呼叫支援!让他们把弹药带足!让他们把强力武器带来!让他们把这个畜生撕碎!撕碎!撕碎!”

“Yes, sir!”

几分钟后,三辆商务车疾驰过来,车上坐满了荷枪实弹的雇佣兵。

二三十个手持双筒猎枪的雇佣兵一哄而上,冲到别墅二楼。

波利身陷重围!情势万分紧急!这几十个雇佣兵若同时开枪,波利必被打成碎肉!

但波利毫无惧色,冲着包围自己的众人龇牙咧嘴,时不时长嚎一声。

“它不是犬类!它是狼!”

雇佣兵队长听出波利的长嚎不是一般犬类的声音,明显是狼嚎!

就在这时,众人感到别墅地板震颤,天花板上的吊灯在震动中呼啦啦作响。桌上的摆物扑棱棱上下跳动。

别墅在山麓之下,背靠一片密林覆盖的阿尔卑斯山支脉。

众人听到别墅外的密林里狼嚎四起,令人毛骨悚然。

贝克有些疑惑,别墅外发生了什么?

“快派人到外面看看,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地震了!?

两个保安立刻跑到贝克身边,一个去拿衣服,一个扶着贝克从另一侧楼梯往一楼走。

木制楼梯在震动中快要散架。贝克好容易才从二楼来到一楼大厅,拿过衣服穿戴好。

“搞清楚情况了吗?外面发生什么事了?”贝克惊魂未定的问雇佣兵队长道。

“Sir,外面光线太差,只隐约看到有群狼出现!”

“什么!群狼?哪里来的群狼?”

“不清楚,还在核查!可能刚才这只狼招来的狼群!”

贝克在波利长嚎时,虽然觉得不像狗叫,但没多想。刚才雇佣兵队长在大喊波利是狼时,贝克因为楼房颤抖,没注意听到。现在狼群的出现,才让贝克有些回过神。

“你是说被困在二楼的宠物犬是狼不是狗?”贝克大惊失色,甚至有些后怕,没被波利吃掉。

“是的,那是一只狼,不是狗!狗不会那样长嚎!”雇佣兵队长答道。

“那先解决了二楼的畜生,再说别墅外的,快带我离开!我不想我和狼待在一起!”贝克已经有些慌乱了。

“行!”雇佣兵队长答道,并按动耳机向二楼围着波利的雇佣兵吩咐道:

“立刻解决……。”

话音未落,一楼门被撞开,一个负责侦察的雇佣兵气喘吁吁的踉跄跑进来,浑身衣服已被撕烂,一手捂着肚子,肠子已经流在腹腔外,扑到在雇佣兵队长和贝克等人面前。

“队……队长,我们……被……被包围了!外面……全……是狼!”

“什么?被狼群包围?有多少只狼?!”

“夜晚……光……光线不好,看……看不清!就……就好像……好像成千上万……上万只狼!”

雇佣兵用力说完最后一个字便一扬脖,断了气。

“他刚才说什么?成千上万只狼?!不可能!不可能!从哪来的这么多狼?!”贝克神情已经紧张到面部抽搐变形。

雇佣兵队长没有接贝克话茬,而是按动对讲按钮,对二楼的雇佣兵说道:

“留下两个人看着二楼的狼,其余人立刻到一楼组织防线!”

二楼的雇佣兵接到命令,立刻向一楼汇聚而来,战地靴踩到楼板“咚咚咚”作响。

“队长!我们怎么防守?”

“你!过来!”雇佣兵队长指着一个保安喊道。

“我问你,一楼有多少门?”

“一楼有前后两个门,大厅这是一个。厨房那里有一个门。其余入口都在房内反锁着。”保安答道。

“好!大厅门五人,厨房门五人防守。其余人将窗户关闭,机动防守,坚守到天亮!行动!”雇佣兵队长向手下命令道。

“是!”几十个雇佣兵齐声答道。

贝克坐在一楼沙发上,保安给他端了杯水。贝克大口吞了一口水,情绪有些缓和,问雇佣兵队长道:

“二楼,二楼的狼怎么办?”

雇佣兵队长略一思忖,说道:

“先留着吧。若杀了这只畜生,万一它是狼王,我们杀了狼王,难保不会引来狼群的凶残报复!”

贝克听罢,也觉得有些道理。但二楼还有自己费了那么大劲才哄骗来伊芙琳,她怎么办?自己还没在伊芙琳那一试身手,还没尝尝伊芙琳的味道,就被这头狼给搅黄了,真特么扫兴!

“二楼还有我的女人在,她怎么办?我怎么带她走?”贝克对雇佣兵队长说道。

雇佣兵队长看看贝克,心想真特么是要女色不要命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女人。

“她不是我要保护的目标。你自己想办法吧。”雇佣兵队长把包袱甩给贝克,妈的!老子现在都被群狼围攻了,能保护了你就不错了,哪特么还有力量保护你的马子?再说了,不就是一个炮友吗?至于不要命吗?

贝克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听雇佣兵队长这么说,心想算了,还是保住这条老命再说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这正是:欲行不轨枉心机,人间正道是沧桑。

欲知贝克能否从狼群逃脱,且看下回分解。

最新网址:s23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