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s23us 一处高档别墅公寓区。小区内,风也懒得吹动一丝,焦阳喷洒出的高温炙烤下的翠绿花草,搭拉着叶头,像是被抽干了汁液一样。

燥热的气温,让伊芙琳牵着波利从停车区的车边走到自己那高档公寓的电梯旁就已经汗流浃背。

回到家,伊芙琳便解开波利的犬绳,自己也迫不及待得脱掉衣服,一丝不挂的走进卫生间冲凉。

透过浴室的磨砂玻璃墙,蒸腾的水雾中,看到伊芙琳那性感至极的身躯,衬托在淋浴下的朦胧中,秀色可餐。

波利在这新家,初来乍到,对各种家具摆设都充满了好奇,于是便这嗅嗅那舔舔,逐一的了解这个新环境。

伊芙琳正站在花洒下享受着水浴的沁心清凉,哗哗的水流把秀发捋顺在双峰上。

忽得隐约中伊芙琳听到有人在说话:

“这房子好漂亮啊!”

是个男人的声音!

伊芙琳吃了一惊,心头陡然一紧,难道有盗贼入户了?便赶紧将花洒关小,再仔细听听房间里到底有没有人进来。

“这个罐头真香!”

又是一句男人的声音。

伊芙琳立马警觉起来,难道伍尔夫说的在监狱外我会有危险的预言应验了?

可又一想,伍尔夫说波利会保护自己,为什么我听到有男人说话的声音,却听不见波利有何举动啊?

不会是波利被控制或被射杀了吧?

自己现在在浴室里,一丝不挂,没有配枪在手,又没有什么可以搏斗的武器,这可怎么抵御盗贼?伊芙琳神情紧张,忙用浴巾将性感的身体裹住,胡乱挽起湿漉漉的秀发,顺手拿起马桶刷勉强作为防身武器,靠着浴室的玻璃门等待着盗贼。

半晌不见有什么动静。

伊芙琳心中既很是疑惑,又很是紧张,怎么这半天没有了男人的声音?难道盗贼偷窃了财物跑了?还是还在其他房间翻腾?

靠着浴室玻璃墙,伊芙琳屏住呼吸,侧耳倾听房间里还有没有男人的动静。

“地上这件文胸的香味真好闻。”那个男人又说话了。伊芙琳听说的是文胸,而且是地上的文胸,声音距离自己非常近。那不就是自己刚才边往浴室走,边脱身上的衣服时,把文胸和衬衫,内裤扔了一地吗?

听到这男人的声音距离自己很近,伊芙琳越发紧张,双手紧紧攥住马桶刷的杆子,等待着这个男人推开浴室门,便给他一击。

可是等了十几分钟,又没有了声音。

伊芙琳愈发纳闷,这个男人怎么不过来呢?按道理说,已经走到浴室门附近了,看到地上的衣服应该能想到是在浴室里有人。而且浴室的玻璃墙是磨砂的,虽然看不清细节,但还是能看到浴室里的人影的。那这个男人难道没看到浴室里有人?

还是这个男人只贪财不贪色?这要是搁监狱里那些穷凶极恶之徒,看到浴室里有女人在洗澡,绝对是财色双劫的,谁会放过这绝好的机会?

伊芙琳心想不能总是这样猜测,得看看究竟,便轻轻将浴室的推拉门,稍微拉开一个指头粗细的缝,在这个缝隙所能看到的视域里没有什么异常。

于是,伊芙琳就慢慢的把推拉门拉开到可以把头伸出去的宽度,整个客厅就展现在眼前。

客厅里空无一人。

伊芙琳举着马桶刷,弓着腰,蹑手蹑脚得摸到客厅中间的开放式厨台那里,先从挂摆上拿了一把水果刀。又靠着厨台底座摸到沙发前,从沙发上把自己脱下的睡裙拿到手里,躺在地毯上把睡裙穿上。

有了遮体的衣服,伊芙琳拉开茶几抽屉,拿出一把手枪。观察了一下客厅内的环境,客厅里的物件,除了地上有一个被

弄开的午餐肉罐头外,其余都完好无缺,没有挪动或损坏。

伊芙琳便靠着沙发斜眼看看卧室,卧室门虚掩着,里面似乎也没有什么人。

一楼的境况很正常,窗户也没有被破袭的迹象。

“叮了咣了”,二楼发出物品掉地上的声音。

伊芙琳心头一紧,盗贼在二楼!坏了!二楼是卧室,有自己的贵重物品在,那是父亲赠送的黄金珠宝首饰!这可是价值连城的。

伊芙琳父亲曾赠送给她一件生日礼物,一条全球限量版的钻石项链,名叫水晶之恋,项链上的钻石是521.1314克拉,价值在五百九十多万英镑之上。

盗贼如果找到这条项链,那可是一夜暴富。

伊芙琳握紧配枪,轻手轻脚的贴着楼梯一侧墙壁慢慢向二楼移动,边走边用枪指着二楼楼梯口。

上到二楼,伊芙琳靠紧墙壁略略探出一只眼睛观察二楼走廊里的环境,走廊里很安静,没有人从卧室出来。只是卧室门虚掩着,似乎有人曾经进去了。

伊芙琳轻轻走到卧室门边,用手缓缓推开卧室门,透过门缝,看看卧室里的情况。被褥,生活用品,家具摆设都很正常,没有被翻动的迹象,只是一个金属化妆品盒子掉在地上,里面的化妆品散落一地。伊芙琳又把门略微再开一点,侧身从门缝里闪进卧室内。

波利正扒在二楼阳台的栏杆上向外张望,听见有人进来,立刻回身向门口看去。

伊芙琳看见波利在阳台张望,以为盗贼从阳台跑了,便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阳台,向外看看,没有发现有盗贼从阳台逃窜的痕迹。又俯下身看看波利,波利皮毛完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那就奇怪了!是谁在说话?

伊芙琳又到衣帽间那看看,排除盗贼躲在衣帽间。

“你好漂亮!”

那个男人的声音又响起在耳边。

伊芙琳立刻举起手枪,转身向声音来的方向瞄准,但是空无一人。

只有波利站在床边打量着伊芙琳。

“你手上拿的什么?”这个男人问道。

伊芙琳疑惑之极,卧室里没有人,为何总有男人的说话声?还好像是和我交谈?难道我有幻听了?

“你怎么不说话?”

这个男声又在问伊芙琳。

伊芙琳突然间感到害怕,是不是有鬼魂?

“你的手怎么有些发抖?”

伊芙琳的手确实有些发抖,可这声音到底是哪来的?

“伍尔夫,你在哪啊?!我好害怕!”伊芙琳脑海里闪过李宇天的模样。

“他不叫伍尔夫,他叫李宇天!”

什么?!这个看不见的人竟然知道伍尔夫?还说伍尔夫不叫伍尔夫,叫什么李宇天?伊芙琳大惊失色,情急之下,大声喊道:

“你究竟是谁?!站出来!不要躲躲闪闪!有种你站出来说话!”

“我就在你面前!”

啥?这个人在我面前?伊芙琳更加吃惊,愈发觉得自己遇到鬼了。

“你在哪?我怎么看不到你?你是人是鬼?”伊芙琳举着枪大喊道。

“我不是人,也不是鬼!”

“你既不是人,又不是鬼,那你到底是什么?”

“我是波利!阿尔卑斯山雪狼!”

听到这,伊芙琳紧张的心差点跳出来。波利?波利会说人话?

伊芙琳低头看看正卧在地上,端详自己的波利。

“你会说话?”伊芙琳问波利。

“我本来就会说话。”波利并没有张嘴,只是在看着伊芙琳。

你怎么学会说话的?”伊芙琳看着波利问道。

“我是用狼语和你说话。”

伊芙琳惊讶到极点,“狼语?我怎么能听懂狼语?波利又怎么能听懂我说的?”,伊芙琳心里不住的问自己。

“那你又怎么能听懂我的说话?我是人类,不是狼。”伊芙琳问道。

“你说的也是狼语啊,要不然我怎么能听懂?”

“什么?我在说狼语?不是吧,我一直在说人类语言。”

伊芙琳感觉自己好像就在梦中一样恍惚,自己明明说的是人类语言,怎么可能说的是狼语?

猛然间,伊芙琳想起自己的家里是有声像监控的,监控会把室内影像和声音全部录制出来。为了验证是不是自己说狼语,伊芙琳打开电脑,调出监控录像仔细分析。

在监控录像里,伊芙琳回忆起自己曾大喊“你究竟是谁?!站出来!不要躲躲闪闪!有种你站出来说话!”这句话时,并没有张嘴。录像里,根本没有喊声。

之后,伊芙琳和波利的对话,也没有张嘴,录像里没有声音。

至此,伊芙琳才有些将信将疑,但仍然觉得很难理解。自己怎么就会说狼语了?

百思不得其解,伊芙琳想既然会说狼语了,那就先和波利唠唠嗑。反正在波利来之前,偌大的房间里都是自己一个人,也没个人说话。现在,也算有个可以交流的对象,不至于那么寂寞冷清。

“你刚才说伍尔夫不叫伍尔夫,叫什么来着?”伊芙琳想起刚才波利说有关伍尔夫的话,便问道。

波利站起身,走到伊芙琳跟前与伊芙琳亲昵,在伊芙琳腿上蹭了蹭身体,边撒娇,边说道:

“他是我的人类爸爸,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伊芙琳觉得很好奇,这伍尔夫还有什么传奇故事?便问道:

“你为什么说伍尔夫不叫伍尔夫?你能不能给我说说你怎么和伍尔夫在一起的?”

波利便把李宇天如何与自己的父亲狼王波比相遇,又如何在危急关头搭救自己,最后如何来到人类世界的经过,说了一遍。

波利的这一通讲述,就像讲一样,那奇幻的森林世界,恐怖的嗜血搏斗,温馨的关心呵护,以及临危不惧的豪气,义薄云天的侠情,直听得伊芙琳忘记了现实,就像身临其境,恍若隔世一般。

没想到伍尔夫还有这么令人向往和钦佩的豪侠故事!难怪自己第一次看到伍尔夫时,就被伍尔夫那不可抗拒的气场所吸引。

“可是你说了这么多却没有说伍尔夫为何不叫伍尔夫?”

“这个我不知道,他原来是叫李宇天。从警署分别时,我就听他对我说,从现在起,沃克警长一直会称呼他伍尔夫,以后很长时间也会一直叫伍尔夫。我也不清楚为什么离开警署,别人都叫他伍尔夫了。”

伊芙琳听波利说完,看着波利,久久不能释怀,她感到伍尔夫并不像那监狱犯人档案里说的那么简单,肯定还有很多她暂时还不知道的故事。看来,这个男人真的值得去品味。

仅仅在狼族世界里的那一段传奇故事,就足可以迷倒一片迷妹。哪个美女不爱英雄呢?

“你饿吗?”伊芙琳紧张的心情随着和波利的交谈,逐渐平静下来,感觉到自己有点饿了,就问起波利饿不饿。

“我刚才吃了你的罐头,那味道很不错。”波利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

“那好吧,我得吃点,你想吃了就告诉我。”

伊芙琳说完,就到一楼厨台那里,给自己整点吃的。

这正是:突来异声惊美女,豪情传奇震芳心。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最新网址:s23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