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间,白姗姗发出一阵惊恐的尖叫声,紧接着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她重重地摔倒在地。

"啊!好痛......我的肚子好痛啊!"

白姗姗双手紧紧捂住腹部,身体扭曲成一团,不停地颤抖着,满脸都是痛苦之色,嘴里还不时发出阵阵凄惨的呻吟声。

站在一旁的徐艳实在不忍心看到白姗姗如此难受,急忙迈步上前,用力将她搀扶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唐静也跟着大声惊叫起来:"天哪!血...她流血了!满地都是鲜血啊!"

众人顺着唐静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原本干净整洁的地面,此刻已经被染得通红一片,触目惊心的血迹,让整|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个房间都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目睹眼前这惊人的一幕,屋内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路瑶和凌菲两人更是面面相觑,心中暗自思忖道:难道我们这次真的闯下大祸了?

路瑶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好在刚刚那一脚不是她踹的。

凌菲脸色变得很难看,遭了,她刚刚太冲动了,为什么要踹她一脚呢?

白姗姗面色苍白如纸,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浸湿了衣衫,口中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一旁的徐艳朝着凌菲匆匆一瞥后,便转头向唐静招手示意道:"静静,快过来搭把手,我们先把姗姗送到医务室,去看看情况再说。"

见此情景,凌菲毫不犹豫地迈步向前,表示愿意帮忙,并结巴着开口道:"那……那还是由我来搀扶她吧!毕竟这件事情多少也与我有些关系……"

然而她的话未说完,却迎来了白姗姗充满怨怒的目光,以及一声怒吼:"给我滚开!!!"

最终,白姗姗在徐艳和唐静两人的搀扶下前往了医务室接受治疗。

而凌菲则紧紧拉住路瑶的手,默默地跟随在她们身后。

此刻的凌菲满心焦虑不安,自言自语道:"瑶瑶啊,刚才我真不该踹那一脚的。这下可如何是好?

若是让我外公知晓此事,恐怕我就不得不退出文工团了呀…"

其实,领舞之位被白姗姗抢走一事并未令凌菲如此气恼。

但当她听路瑶说,自己鞋内的图钉竟是白姗姗所放置时,她对白姗姗的厌恶之情瞬间飙升至顶点。

因为对她的厌恶,所以想了没想一脚就踹了。

路瑶看着一脸惊恐的凌菲,连忙出声安慰道:“菲菲,别怕,也许她只是突然来例假了……”

“不,这不可能!”凌菲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月经哪有可能出这么多血?我刚才那一脚可能把她的子宫踢破了!瑶瑶,我会不会被警察抓走啊?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别慌,咱们先过去看看情况再说。”路瑶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但其实心里也十分慌乱。

“刚刚已经有人去找主任了,而且刚才你也打了她,等会儿我们俩可能都得接受问话。”凌菲越说越害怕,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

路瑶听了这话,心中猛地一震。对啊,她和凌菲刚刚确实一起动手打了白姗姗。

如果白姗姗因为伤势过重而死亡,那么她们两人毫无疑问会被追究责任。

“菲菲,我感觉双腿发软,站不稳了,你能不能扶我一把?”路瑶伸手抓住凌菲的胳膊,试图寻求一些支撑。

然而此刻的凌菲早已心烦意乱,自己都吓得半死,哪里还有余力去搀扶路瑶呢?

她脑海里不断浮现出母亲得知此事后的反应,妈妈一直偏爱姐姐,对自己并不算太亲近。如果这次闯下大祸,妈妈恐怕更不会认自己这个女儿了。

想到这里,凌菲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呜呜呜……瑶瑶,我真的好害怕!”泪水像决堤的洪水一般涌出,浸湿了她的脸颊。

霍清宴正在做体能训练,突然两个刘怀民带着两个纪委的同志走了过来。

“霍清宴同志,跟我去一下办公室。”

“好的。”

霍清宴有些迷糊,纪律委员会的人怎么来找他了,他好像没犯错啊!

一行人来到刘怀民办公室,长得浓眉大眼的高伟业,开口问道:“霍清宴同志,现在有件事情我们要向你了解一下,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调查。”

调查?调查什么?难道她们部队出现特务了?

霍清宴有些忐忑地问道:“请问是什么事情?”

“文工团白姗姗同志是你对象吧?”

霍清宴犹豫了片刻,如实回答道:“之前是,不过昨天分手了。”

“听说你之前都打了结婚报告?然后又撤了回去,请问情况属实吗?”

霍清宴看了一眼政委,见他一脸严肃看着他,于是点头答道:“是!”

“那你跟白姗姗同志是不是发生了关系…”

霍清宴没反应过来高伟业的意思,疑惑问道:“发生什么关系?”

刘怀民瞪了他一眼,训斥道:“霍清宴严肃一点,高同志问你,是不是跟白姗姗同志发生了关系。”

霍清宴摆了摆手,“领导,你们可不能随便乱开我玩笑,我虽然跟白姗姗同志在谈对象,连手都没怎么牵过,发生什么关系。”

高伟业与何光中两人对视一眼,高伟业继续问道:“你们要是没发生关系,白姗姗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霍清宴一脸懵逼,“孩子?什么孩子?白姗姗怀孕了吗?”

刘怀民皱了皱眉,心想,难道霍清宴真的没动过白姗姗,那她流产的那个孩子又是谁。

如果孩子不是霍清宴的,那这件事就严重了,如果是霍清宴的,事情没有那么严重,毕竟他们之前都打结婚申请报告了,大不了让他们直接结婚。

总不能为了白姗姗一人毁了一个飞行员吧,国家培养一个飞行员可不容易。

高伟业解释道:“白姗姗同志跟文工团另外两个女同志打架,被打得流产了,所以我们过来找你调查一下。

我希望霍清宴同志能严肃对待这个问题,我再问你一遍,你跟白姗姗到底有没有发生关系?她之前怀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