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政委劝道:“小霍啊,彩礼谈不拢可以再谈嘛,你们都谈了几个月就这么分手了,是不是有些可惜啊。”

“领导,还是算了吧,分都分了,没毕竟继续了,那结婚报告还是撤回来吧,”

“你小子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你父母嫌弃女方家条件不好?人家父母也是工人?”

“冤枉啊,我父母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人家白家彩礼要的多,我们家穷拿不出那么多钱。”

刘怀民嘿嘿一笑,霍君山萧雅两口子工资这么高,会穷才怪。

霍清宴这小子现在是正式飞行员了,工资也有一百多,几百块彩礼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难事。

“白家该不会狮子大开口要一千彩礼吧?”

霍清宴摇了摇头,“不是,不过也不少了,领导,你就把报告给我撤回吧!”

“好了好了,你个臭小子,这张报告你先拿回去,要是你们和好了,再拿过来给我前面盖章。”

刘怀民说完从抽屉拿出一张纸递给霍清宴,霍清宴看了一眼,直接把它撕了。

刘怀民问他,“你这是干什么?”

“领导,我真的不打算跟白姗姗谈对象了,所以这张纸还是毁了吧。我先走了,您忙!”

刘怀民神色怪异地看着霍清宴,总觉得这家伙去白家提亲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想问吧,他又未必肯说,算了,随他去吧。

白姗姗回到单位就去魏国强的办公室找他,魏国强见白姗姗红着眼睛来找她,赶紧把办公室门反锁,拉着她坐在大腿上,“小娇娇,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又跟宿舍的同事吵架了。”

白姗姗摇了摇头,拿起魏国强的大手放在她肚子上。魏国强以为白姗姗来找他要嫁妆,故意勾引他。

于是他把手慢慢往下移,解开她的裤头…

白姗姗娇喝一声,“死鬼,你干嘛!”

魏国强在她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小骚货,你说呢?”

“别乱来,这是办公室。”

“放心,天气太冷了,他们没什么事不会来敲我办公室大门。很久没要你了,给我吧,我给钱给你新衣服,嗯~?”

……

外面北风呼呼地吹,屋内一片嘤嘤声,十分钟后魏国强扣上皮带,从抽屉拿了两张大团结递给白姗姗。

“拿去做件外套。”

白姗姗刚把钱收进口袋,魏国强又问,“你跟那个飞行员怎样了?什么时候结婚?到时候送你一点嫁妆。”

“托你的福,我跟他吹了。”

“怎么吹了?他不是去你家提亲了吗?”

“她怀疑我不是处女。”

白姗姗自然不可能去说,是他们家彩礼要的多引起霍家人的不满,然后她又说:“我可能怀了你的孩子。”

“什么?你怀了我的孩子,你不会是开玩笑吧!你是不是想要钱?还要多少,你直接说。”

“我没胡说,我这个月没来月经,可能真的怀了你的孩子。”

魏国强一把|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扯开白姗姗,站起来把办公室门打开,“你出去!”

白姗姗快速把门关上,一脸讨好地说道:“我真的怀了你的孩子。”

“你都要跟那个姓霍的结婚了,你怀我的孩子,你搞笑吧?你怀了他的孩子,故意说成我的想敲诈我?”

“不是啊,我都没跟他睡过,怎么怀他的孩子,他就是怀疑我不清白了所以才取消这门婚事。”

魏国强揉了揉眉心,这可如何是好啊,白姗姗现在怀孕了,那个姓霍的又跟她退婚了,要是让人发现他们有一腿,大家都得玩完。

“白姗姗,不管怎么样,你先想办法把孩子弄掉,再想个办法快速把自己嫁了。”

“都快过年了,这孩子怎么打?你又要我嫁给谁?”

“你不打,难道还想把孩子生下来,我告诉你我是不可能为了你去离婚的,你这孩子必须打,我给你批一个礼拜假,你去把孩子打了。”

白姗姗捂着脸呜呜呜直哭,抬眸瞪着魏国强,“那你说怎么办?”

魏国强眸子一转,“这孩子不打也行,你必须赶紧找人嫁了,生完孩子之前你不要再来找我。我想办法给你筹一笔钱做嫁妆。”

白姗姗问:“你准备给我多少钱?霍清宴他退了婚要我还他钱,这钱你来给。”

“什么钱?”

“买衣服鞋子化妆品这些,七七八八有一百八。”

“什么衣服这么贵,你没结婚用了他这么多钱,白姗姗你可是真厉害啊!行了,这笔钱我明天凑给你,你赶紧找个人把自己嫁了。”

白姗姗担心地问道:“你家母老虎会给你钱吗?”

“我家的钱我自己保管,她在乡下,我每个月固定给她生活费,总之我的事你不要管,好了,你快出去!”

白姗姗整理一下衣服,从魏国强办公室走了出去,刚出门就碰到路瑶拿着节目表朝这边走了过来。

路瑶挑眉看了她一眼,心想,这个白姗姗从副团长办公室出来,该不会在偷情吧?

“呵呵,白姗姗,你这是干什么呢?”

白姗姗冷哼一声并未搭理路瑶,路遥敲响办公室大门,把节目表交给魏国强赶紧回练功房。

见白姗姗不在,她拉着凌菲的手,小声说道:“我看到白姗姗从副团长办公室出来,眼睛肿了,嘴巴也肿了,不知道其它地方有没有肿。”

“你什么意思,你怀疑她跟副团长那个那个了?”

凌菲双手握着拳头,两个大拇指不停地比划比划,好像两个小人在妖精打架。

路瑶噗嗤一笑,“可能吧,我看她头发都乱了。”

凌菲瘪了瘪嘴,不屑地说道:“那个姓霍的倒霉鬼,眼睛是瘸的吗?竟然看上白姗姗这种货色。”

“菲菲,白姗姗不是要结婚了吗?你说她怎么还跟副团纠缠不清啊?”

“这我哪知道,可能是缺爱吧!要么那个姓霍的估计不行,要么白姗姗这个狐狸精喜欢老男人的狐臭味!”

“谁狐狸精?凌菲,路瑶,我要撕烂你们的臭嘴!”

白姗姗突然出现在路瑶和凌菲的跟前,她伸手就要来扯凌菲和路瑶的头发。

凌菲和路瑶怎么可能放过她,一人抓挠她的脸,另一人抬起腿对着她的肚子一脚踹过去。

“啊~!”

sdldwx/xs/80204411/19191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