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间廖青松身影如电,一拳直取沈枫铭面门而来。

沈枫铭早有防备,却未料到对方身形如此之快,眼见来不及闪避,抬手便将法器手套内的八颗火球连珠打出。

廖青松面色大惊,他飞扑之势甚急,无形中让沈枫铭的火球更加难以闪躲,眼看便要全数中招。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红色光芒闪过,将八颗火球全数击飞,罗十二不知何时已经擎剑在手,人已经到了沈枫铭身畔,一脚狠狠的踢在沈枫铭肚腹之上,然后提着他甩手便扔在了崖边的空地之上。

“没有教养的东西,出手就要人性命不成?三岳派是如何教的弟子,真是疯狗一样。”罗十二收起红刃宝剑,抖了抖手不屑的道。以他的修为自然是看出了廖青松散发的杀意和那一拳中蕴含的灵力,若是对方中了,虽不至死却也绝不会轻松,对方情急之下的出手其实并不算是过当,但他身为廖青松的长辈,自然不会把这些事情说出来。

“没教养?在别人的门派打别人的弟子,到底是谁没教养?我倒是要请教请教罗道友了。”

一名衣着随意的修者已经站到了沈枫铭身旁,他手中的宽刃剑鞘搭在了沈枫铭的腋下,不见丝毫用力,便将沈枫铭佝偻的身子提了起来。

“站直了,别给派上丢人。”那人伸手在沈枫铭身后轻轻拍了两下,沈枫铭顿时觉得一股真力涌入体内,胸口的疼痛顿时一缓。

他身上本罩着蛇鳞软甲,吸收了罗十二那一脚所蕴含的大部分灵力,又经这人稍微的运功调理,立即恢复了过来,挺直了身子看向那人,正是三岳|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派内门精英弟子中的第一高手,晋楚天。

罗十二先是一愣,然后冷声道:“原来是晋兄,怎么,是不是等不及与我过招了?还是咱们现在就来较量较量?”他再次将红刃宝剑握在手中,剑身平直朝晋楚天轻挑着。

这位三岳派的的大师兄晋楚天的脾气显然比沈枫铭还要火爆许多,不等罗十二再说什么,手中长剑出鞘,双手握柄的便朝罗十二劈去。

罗十二原本只是有意挑衅,万料不到对方说动手便动手,连一句话也不多说,立即挥舞红刃,红色剑芒随即而出,披风斩空的迎向晋楚天。

剑芒乃是灵气灌入剑身所生,威能与特性也因宝剑而异,眼看这剑芒长过一丈,鲜红如初阳烈焰,便知罗十二手中宝剑绝非凡品。

还在飞身前劈的晋楚天对这奇异剑芒恍若未见,大喝一声,手中宽刃宝剑白光一闪,灵气如火焰般升腾而出,却仍是纯白之色,左右猛挥几下,便将罗十二劈出的剑芒尽数打散,人也已经到了罗十二身前两步之内,双手高举又是一剑斩下。

罗十二慌忙招架,由于对方栖身太近,剑芒的威力施展不开,已经显现败相,却又不肯服输,便立即摆出守式,且战且退的在崖边空地与晋楚天周旋开来。

一旁观战的廖青松见状,朝身旁的两人耳语几句,一个箭步再次袭向站立不动的沈枫铭。

沈枫铭虽然在看着二人战斗,但警觉之心却丝毫没有放下,感到廖青松有了动作,立即闪身后撤,此时身后已经不是悬崖,避开对方的攻击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沈枫铭也就没有再发动手套法器打出火球。

没想到另外那两名烈阳派修者却突然的出现在自己身旁,身形速度,丝毫不比参赛的罗十二稍差,沈枫铭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二人架住双臂,禁锢了身形,面颊上立即避无可避的吃了廖青松重重的一拳。

原本中了罗十二一脚都没有吐血的沈枫铭被这一拳打的直接一口鲜血喷出,却连哼都没哼一声,甩回头狠狠的瞪着廖青松。

晋楚天也察觉了沈枫铭这边的情形,但他正与那罗十二斗到险处,虽然占了上风,一时间也抽身不得,只能一边与罗十二继续打斗,一边咒骂着烈阳派众人。

眼看廖青松第二拳已经挥起,迈出一步便要打在沈枫铭面上。

但廖青松这一步却迈不出来,伴随着一阵破空之声,他的脚面已经被一柄带鞘飞剑钉在了地上。廖青松先是啊的一声轻呼,前倾的身形止不住的摔倒在地,连带着被钉穿的脚面绕着那剑柄又是一转,摔在地上时已经是惨呼连连。

“敢动我大哥!看看你们有几条命!”一条白色人影出现在架住沈枫铭的两名烈阳派修者身后,双掌一扬,击打在那二人背上,两人立即被拍的飞扑出去一丈多远,身子甩平,重重的拍在地上,头面杵地,瞬间便没了动静。

那青年看着沈枫铭,俊良的面庞上一双清澈的双眼此时已经湿润,一把将沈枫铭狠狠的抱在怀中。

沈枫铭以为自己看错了,是小楼么?他挣开对方的拥抱,扶着那人的肩膀仔细的看了又看,然后突然反身又将那人狠狠的抱在了怀里,哭喊着道:“小楼!真的是你么,小楼,兄弟!哥想死你了!想死你了!”

“大哥,是我,是小楼啊,我也想你,我也想死你了啊~~~~”

被沈枫铭抱在怀中的青年此时已经泣不成声,那张让人看了就喜欢的童子面庞上已经涕泪横流,他抓着沈枫铭的背脊,将衣衫都险些揪破了,正是在映秀村独自跟随仙人求道而去,与沈枫铭多年未见的好兄弟,云小楼。

廖青松的惨呼声,沈枫铭与云小楼的喜泣之声,还有被拍飞的两名烈阳派修者,这一切的声响与动作让正在激斗不止的晋楚天与罗十二两人齐齐的停下了手,用惊疑不止的目光看着突然发生的一切。

沈枫铭与云小楼这两个大男人就这么紧紧的抱在一起,笑两声哭两声,如同两个疯子一般。

一直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两人才止住了激动的心情。

云小楼道:“大哥,看我给你收拾这小子,当年画上怎么画的,我今天就怎么揍他!”

“好!”沈枫铭大笑着,不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能见到自己的兄弟。

云小楼挽起袖子,如同一个泼皮无赖般的歪着嘴走到还在哀嚎不止的廖青松身旁。

“你小子也有今天,把你打成狗!”云小楼半弯着腰,丝毫没有动用任何武功和灵力,真的如同追打落水狗一样的对躺在的地上的廖青松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你做什么!”旁边的罗十二此时已经从惊愕中恢复过来,立即便要上前制止。

他的话刚一出口,一柄闪着幽兰寒光的飞剑已经插在他脚前的地面上,速度之快就如同凭空出现一般。

这剑正是从插在廖青松脚面上的那剑鞘中飞出的,剑柄上的两条金丝穗子正随着剑身缓缓晃动,如深空般的剑身上正写着几个字。

“天绝七十三”

罗十二被对方迅捷无比的御剑之术所震慑,虽然他的剑芒玄功比对方这御剑之术丝毫不差,可这飞剑神乎其技的速度却让他不寒而栗,凭刚才那种速度,若是对方想在他身上开个窟窿,那就会开个窟窿,他连反应的机会都不会有。

比起这些,剑身上那几个字更是让罗十二想到了什么,原本还故作镇定的一张脸上,已经布满了恐惧之色。

云小楼此时正竖着一根手指,显然正是用它来操控着飞剑,他用指头点了点罗十二,那人人见了都会报以微笑的面庞上并无任何张狂之色,只是轻声说了一句“别动。”

而罗十二果然就不敢再动一下,心中却已经吓的抱头鼠窜。我的妈呀,“天绝一剑湖”的九十九子之一?!廖青松这小子怎么会招惹到这帮家伙!以后可得离他远点,免得惹祸上身。

晋楚天也看到了剑身上的文字,心中也是一惊,却并未如罗十二那般大惊失色,抱拳拱手道:“有幸得见天绝七十三子,实在是荣幸之至,在下晋楚天有礼了。”

“道友不用客气,贵派能收留我大哥,我感激还来不及呢。”云小楼恭敬的回着,又是两拳凿在廖青松的脸上。

“既然是兄弟相见,我也就不打搅了。”晋楚天知道对方武功高绝,又是自己这位同门的兄弟,便不打算再插手此事,就要转身离去,看到地上那惨兮兮的廖青松,又赶忙补上了一句“三岳派内,还望道友留他性命,免得我师门面子上过不去。”

“道友放心,我自有分寸。”说罢看看地上那已经被揍成猪头模样的廖青松,又踹了一脚,悻悻然的走到沈枫铭身旁。

晋楚天见状放下心来,又朝一旁的沈枫铭点了点头,便转身而去。

“大哥,你看还满意么?”云小楼指了指地上的猪头廖青松。

“满意,满意,想不到你小子真的修道有成了啊,厉害啊你!”沈枫铭重重的拍了拍云小楼的臂膀,把他拍的直晃悠。

“大哥,你这臂力又见长了。等等,我还有话没跟那小子交代清楚,容我说完咱们在好好找地方聚一聚。”

云小楼再次走到那已经满脸鲜血的廖青松身旁蹲下,看他还没有晕死过去,便道:“你揍我大哥那么多天,我揍你这一顿,算你小子占便宜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