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奇怪的是,我却探测不到这其中的阵眼,难道是因为我不在阵中,所以无法寻得阵眼所在?就在我陷入沉思时,突然,眼角余光瞥见一抹黑影在身旁快速地掠过。

“谁?”

我警惕地环顾四周,那种若有似无的血腥气再次飘来了,渐渐凝成了阴气环绕在身侧。按照常理而言,安国寺内不应当有这么重的阴气,而上次遇过这样的情形还是在渡芳寺中…|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阴气变得越来越厚重,逐渐形成黑色的实质,恍惚间,眼前这片被阴气笼罩的树林仿佛变成了养尸血潭里的那片槐树林。

怎么回事?

我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可一种冰凉的触感却从颈后传来,像是某种冷冰冰的滑腻之物在肌肤上游走一般。我凝出剑气,迅速转身后当空一划,只听见唰地一声,眼前黑色的阴气顿时被一分为二,一个人影随即浮现在眼前。

“不闻师兄?”

看清那人影的相貌之后,我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那不是别人,正是钟不闻!

只见他周身环绕着无数的阴气,脸色惨白,原本深棕色的眼眸也被阴气侵蚀变成了彻底的黑色,眼底不见多余的情感,只是冷漠地注视着我。

我不禁有些疑惑,眼前的人真的是钟不闻吗?

忽然,钟不闻的声音落在我的耳边,“离开这里……”

只是一眨眼,四周的阴气便再次涌来,将钟不闻的身影彻底掩盖住了。

眼前的景象一下子便转变了,那座佛堂已然消失不见,周遭只有生长得密密麻麻的树,一棵紧挨着一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其中不断地游走着。

而在神识之下捕捉到脚下的泥地正在不断地翻涌起来,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那片养尸血潭的场景……

这是障眼阵法?

到了此刻,我才想起来这个阵法,看来不仅是佛堂内部布置了守殿阵法,就连外面这片树林里也布下了障眼阵法,这个障眼阵法非同一般,不知为何竟然吸附了如此之多的阴气凝聚在此处。

更奇怪的是,方才看见的那个人真的是不闻师兄吗?他看上去就像是被阴气侵蚀了一般……想到这里,心中越发焦虑起来,方才他叫我快点离开,可眼下被困在这个障眼阵法中,恐怕一时半会是难以脱身……

我忽而又想起南无漪,若是他知晓我闯进了这个阵法中,大抵是又要生气了。

唉……我忍不住叹息一声,早知道就不跟上来了,现下莫说是帮助云霜和楚婉钰两位师妹脱身,恐怕连我也自身难保。

正想着,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

我转头一看,只见云霜正拄着剑出现在阴气之中,她一手捂着肩膀,一手撑着剑,似乎是负了伤。

她受伤了?

不对,在这障眼阵法所形成的幻境之中,很难判断出她是不是真正的云霜,因为这个云霜有可能是阴气所化的。再者,除了她之外,楚婉钰又去哪里了?

我谨慎地往后退,好在身上的隐身术尚未解除,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寻到阵法的生路,除了通过阵眼破阵之外,若是能找到生路也可以从障眼阵法中脱身。

“咕噜……咕噜……”

脚下的泥地翻涌得越发厉害了,我立刻唤出醉灵剑御剑跃入半空中,可惜这里的阴气过重,无论从哪个方向看去,都是一片朦胧厚重的黑雾,即便飞到上空也无法探清真正的出路。

就连空中的日光都被这些阴气遮蔽了,云霜的身形渐渐隐没在了阴气之中,好在神识笼罩之下,她的气息还算是平稳。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在除了被阴气困在此处,倒也还算安全。

“呼……”

好似有人在脖颈处轻飘飘地吹了一口气,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紧接着钟不闻的声音再次从耳边传来,“走这边。”

我觉得越发古怪了,现下钟不闻仿佛神出鬼没一般,只见身旁的阴气缓缓游移开去,只见他伸出手来朝前方一指,“西北方向,即为生路。”

“师兄?”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钟不闻便再次消失在了阴气之中,我一边压下心头的震惊,一边朝他方才所指的方向看去,那里的阴气要比旁边的稀薄些许,似乎隐隐约约分出了一条小路出来。

难道是他在给我指引方向?可钟不闻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来不及细想了,我看向下方的云霜,只见她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烁,我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串紫檀佛珠,她竟然把它拿出来了!

只见云霜转动着手里的紫檀佛珠,同时低声吟诵着护体心经,淡淡的金光随即从佛珠上散发开来,将她身边的阴气一点点地驱散了。

我略一思索,伸出手朝她的面前划出一道白色灵气,由灵气所凝成的灵线咻地一下飞往生路的方向。

见此情形,云霜的脸上露出了一瞬的惊异,但很快又镇定了下来,我暗想,这下她可以通过灵线的指引从生路离开阵法了。

不能再待在这里了……我迅速提气往生路的方向行去。

很快,生路尽头出现了一丝曙光,我加快了御剑的速度,周遭的阴气越聚越多,似乎是被吸引了过来。虽然我心有防备,可架不住这阴气突然地暴起,其中一缕趁机缠上了我的手臂。

“嘶……”

尖锐的刺痛伴随着灼烧感从手臂上传来,我凝出剑气将那道阴气彻底划断,可这些阴气却如影随形,仿佛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我定了定心神,正想以剑势破开,身上却突然传来了一道不可抗拒的力度,将我一把卷了起来。

不好!

我暗叫一声,差点就要挥剑劈过去,只听见南无漪的声音在头顶幽幽落下,“是我。”

听见他的声音,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真是一点都不让本尊省心。”他低声道,“竟然敢独自一人擅闯噬阴阵法……”

我被他紧紧拥进怀里,原本紧绷的心脏突然开始慌张地跳动了起来,“我原本是想——”说着,我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缘由,微微一滞后才叹道,“唉……这回是我的错……”

sdldwx/xs/97548371/19191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