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山匪不敌县令来

“滚,你家公子就那么肥瘦不挑?”

“公子,老秦知错,如此恶妇,别说公子您,就连老秦,都嫌晦气。”

老秦看到楚辰生气,立刻附和着说道。

而此时的方云一个跨步就站在了楚辰的面前。

“何人冲撞朝中大人,找死不成。”

一边说,一边抽出了腰间的佩刀,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

楚辰看着眼前的方云,不由得点了点头,虽然他有攀附的心思,但面对对面十来个山匪气势汹汹的情况下。

还能够站出来挡在自己的身前,那么此人,或许可以培养一下!

然后厉声说道:“方云,给我砍了眼前这出言不逊,冲撞本官之人。”

方云听完毫不犹豫的就提着刀冲了上去,对着眼前措不及防的男子,就是一刀。

那人没想到方云会突然出手,躲闪不及之下,一条胳膊瞬间就被卸了下来。

就在这时,身边的老秦也抽出了长刀,死死的将楚辰护在身后。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楚辰回头一看,从身后,旁边,也一时间涌进了许许多多的手握凶器之人。

一把就将他们三人给围了起来。

方云见状不敢继续上前,一抽身就与老秦二人,将楚辰护了起来。

然后轻声说道:“大人,他们人太多了,待会儿小人会为大人杀出一条路。”

“大人如有幸逃脱的话,不要去县衙,直接去明珠城,找城主大人。”

“还有,方云在明珠城的一家老小,就拜托大人了。”

说完,方云一把拉起楚辰的胳膊,对着前面的人就冲杀了过去。

这一幕看得楚辰对方云不禁又赞赏了几分。

要知道,对面可是有着十多人,就算方云再厉害,也只是一个普通军士罢了。

哪怕是为自己杀出了一条路,估计他也就交待在这里了。

虽然说有道德绑架自己照顾他家人,为他家人谋一个好前程的想法。

但面对死亡,还能够如此勇气,就算在大夏的军营之中,也不可多见。

老秦看到方云如此视死如归的朝前面而去。

于是大喊一声:“公子,老秦下辈子再服侍你!”

楚辰见状伸出手,以极快的速度将两人一把就拉回了原地。

“咳,两位勇气可嘉,我楚辰认可了,但在你们心里,本公子就那么弱吗?”

说完伸手就从屁股后面拖了一张椅子,一屁股就坐在了中间。

然后开口对着为首的人说道:“你们是山匪?”

为首男子看着眼前的公子哥如此的淡定,马山对着身边的手下附耳问道:“外面没有军士?”

“二当家,没有,我都瞧仔细了。”

“那就奇怪了,你看那小子,似乎丝毫不慌,你这样.............”

在手下的耳边交代一番后,手下点点头转身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然后死死的盯着楚辰说道:“哼,老子丰安山二当家,敢问公子是?”

“别扯那么多,老子的身份说出来怕吓死你,说条件!”

“好,公子爽快,看公子如此模样,定是大富大贵之人,不然,也不会有明珠的军士守护。”

“我丰安山只求财,不杀人,但你辱我姐妹,断我兄弟一臂,那就得拿出起码的诚意。”

正在这时,丰腴妇人凑在他耳朵里,说了刚才楚辰三人吃饭的见闻。、

听得为首男子也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哈哈哈,琉璃瓶琉璃杯,小公子爷,今日想要从此地出去,就乖乖的交出身后的背包和你们三人身上的金银吧。”

楚辰扫视了一圈,然后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好大的狗蛋,既然知道我是贵人,难道你们就不怕丰安县衙找你们秋后算账?”

男子听楚辰提到了丰安县衙,瞬间就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怎么现在的富贵公子脑子都不好使吗?小子,既然爷爷刚在丰安县城劫了你们,难道你就想不到,丰安县令,能够分得一只琉璃杯吗?”

楚辰一听瞬间明白了,原来还真是蛇鼠一窝。

看来今晚,自己要杀几个人,才能将丰安县令给引过来了。

于是伸手一摸腰间,一把就抽出了格洛克。

然后抬手对着二当家的脑袋就是一枪。

一众手下看着刚才还好好的二当家,现在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而且脑子里面还流出一股红的白的。

立刻就慌乱了起来。

“好了,你们这个叽叽歪歪的二当家已经死了,给你们两条路,第一,马上离开,第二,找个说得上话的来。”

此刻的山匪们看到楚辰的雷霆手段,哪里还敢站出来说话。

瞬间齐刷刷的朝着身后退了一步。

而老秦和方云也一脸惊恐的看着楚辰,心说闹了半天,这位爷完全没有怕过啊。

就在一行人快要退缩的时候,丰腴妇人却站在人群的最后喊出了声。

“弟兄们,不要害怕,他只是用的暗器,而且,但凡用暗器之人,都有个缺点,那就是不能接连使用。”

“咱们如此多兄弟还怕他们区区三人,谁要给姐姐杀了她们,姐姐一定好好疼爱大伙儿。”

楚辰一听差点儿没吐出来。

心说真尼玛虎,在场起码得有一百来人吧,你遭得住!

但下一刻,他就有些佩服这些山匪了,竟然傻子似的朝着自己围了过来。

于是楚辰再也没有给他们机会,对着老秦和方云说了声:“蹲下。”

然后手上的格洛克噗噗噗就响了起来。

一瞬间,冲在最前面的|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十来人全都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众山匪看到这一副场景,哪里还敢多待,哇哇乱叫着,瞬间就退出了屋子外面。

而丰腴妇人却硬生生的被挤到了楚辰的面前。

看着楚辰手里黑洞洞的枪口,妇人感觉自己的腿此刻有些软,无法承载她如此丰腴的身躯。

啪的一个不稳,就跌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楚辰悠悠一笑:“唉,丑人多作怪。”

正在他要扣动扳机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声大喝:“何人在此行凶,在丰安,还有人在本县令的眼皮子底下作乱,活腻歪了吗。”

紧接着,就鱼贯而入许多手握兵器,身穿官服的衙役,又将楚辰三人包围了起来。

sdldwx/xs/21638049/191914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