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深夜山匪劫官家

出门后,就看到了老秦抱着长刀,正一脸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楚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老秦,别紧张,这不有方云军爷在嘛!”

“大人不可,这声军爷小人承受不起,大人直呼方云即可。”

方云一走出门,就看见楚辰指着他叫军爷,瞬间吓得差点儿没跪下。

“大人,管家,放心吧,虽然丰安县山匪泛滥,但有方云在,一定保二位周全。”

老秦就是一个普通的家丁,此刻听到方云的话,瞬间又放心了不少。

他自己倒不担心,就是自家公子看上去弱不禁风,要是出点儿意外,自己也就没脸活了。

楚辰对着方云一拱手:“那就有劳方云了。”

说完,带着二人就下到了一楼。

一楼的大厅里面,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正冒着热气。

丰腴掌柜此刻正一脸春风的站在桌子旁边,看着三人:“哎哟,官爷们,舟车劳顿,我这儿店小,没什么好吃的,几位就将就着混个囫囵饱。”

“待明日天亮,几位若是继续住店,奴家再给几位做上几道美味。”

说完就对着楚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对于她来说,早就看出了三人之中,眼前这个瘦弱公子才是主事人。

只要将此人伺候好了,那么大计可成。

楚辰嘿嘿笑着,一屁股就坐在了主位,紧接着顺手就将丰腴妇人拉到了身边。

“哈哈,有劳掌柜的,但如此一桌子的菜,咱三人也吃不完呐,要不就有劳掌柜的给我们点个口。”

丰腴妇人被楚辰一拉,一屁股就坐在了凳子上面。

当楚辰表明要她点口的时候,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这是怀疑自己给他们下药呢。

但带着侍卫和管家,必定是官家之人,区区一个侍卫加管家,用得着下药吗?

而眼前的公子哥,早就被她忽略了,看上去弱不禁风,能有多大能耐。

老娘一个泰山压顶,就够他喝一壶了。

于是拿起筷子,就一个菜吃一口,并报出菜名。

楚辰则是有意无意的打量着四周,刚才的男人早已不见,应该是去通风报信了吧。

见丰腴妇人将所有菜都吃了一遍,楚辰对着她一笑:“好了,有劳掌柜的,|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你先去忙吧。”

然后从身后的背包里面,顺手就掏出了一瓶玻璃瓶装的白酒摆在桌子上。

然后又拿出了两个玻璃杯倒了两杯酒。

对着老秦和方云说道:“好了,二位辛苦,今夜就好好喝几杯。”

当楚辰拿出玻璃酒瓶和玻璃杯的时候,不仅是方云,就连身后的丰腴妇人,都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心说这位大人到底何方神圣,居然随手就拿出了如此珍贵的琉璃。

方云见状立刻起身,然后躬身行礼道:“大人,小人身份卑微,怕是玷污了如此精美的琉璃杯。”

“你说这玩意儿啊,你问问老秦,我家里,这玩意儿多的是,喝完之后,就送你了。”

老秦见怪不怪的点了点头:“方军爷,公子让你喝,你就敞开了喝。”

方云见状这才接过酒杯,但迟迟不肯下嘴,似乎如此珍贵之物,生怕弄坏了一般。

至于楚辰说的送给自己,那是千万不敢要,至少现在不敢,无功不受禄,这一点见识他还是有的。

见方云如此扭捏,楚辰也不再管他们,由于待会儿要打架,所以楚辰只给他们倒了一杯,就收起了酒瓶子。

然后对着老秦说道:“老秦,愣着干嘛,给方云敬酒啊!”

说完自顾自的夹起一块肥肉,就朝着嘴里送。

就在肥肉进嘴的一刻,就在楚辰的口腔里面消失不见。

而身后的丰腴妇人可不淡定了,她此刻有些慌乱。

如此富贵之人,莫不是皇家之人,惹到了万一出点儿岔子,估计就没自己的活路了。

但此刻她的姘头已经出去,后悔也来不及了。

看来,这次,不仅是要劫财,那位翩翩公子也不能留着玩了,必须第一时间除掉。

方云在老秦的邀约之下,对着杯子砸吧了一口,瞬间一股火辣传到了喉咙。

但楚辰没有说话,他俩也是示意一下,就开始吃了起来。

楚辰吃了几口之后就放下了筷子。

然后站起身,晃悠着就朝门外走去。

走到柜台前,与丰腴妇人攀谈了起来:“掌柜的,丰安县就你一家客栈吗?”

“大人,丰安县就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小地方,平日根本就没有外人来,有一家就不错了。”

“就连姐姐这家客栈,都要开不下去了呢。”

楚辰听完嘿嘿一笑:“我看不尽然吧,看掌柜吃得如此肥头大耳,这些年,赚了不少吧。”

“大人,就别拿姐姐开心了,姐姐这身肉啊,可是天生的,天生的。”

“哦,你确定是天生的,而不是吃别人的血汗钱长的。”

楚辰此言一出,丰腴妇人立刻警惕了起来。

冷着脸朝着楚辰问道:“大人,我就一个老实本分的民妇,为何将小人说得如此不堪,可冤枉了。”

楚辰听完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外面。

丰腴妇人朝着门口一看,瞬间就来了底气:“小子,不管你是哪儿来的官家之人,今夜,你必定走不出老娘的客栈。”

“等老娘抓住了你,倒是要尝尝你这细皮嫩肉的公子爷,与那些粗野汉子有何不同。”

丰腴妇人一边说着,一边就朝着门口跑去,瞬间就与来人一起将客栈的大门给关了起来。

楚辰看着犹如一个陀螺一样的肉球朝着门口跑去,瞬间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你特么长得一身肥肉敢垂涎老子,谁特么给你的勇气。”

此刻,刚来时候的那个男子也走了进来,听到楚辰在骂自己的美人儿。

顺手一把,艰难的将妇人拉到身后。

然后冷笑着说道:“哼,哪里来的野小子,竟然敢调戏良家女子,该当何罪。”

“既然官府不管你这官家之人,那么今日,就让我等,替天行道!”

楚辰一听,瞬间张大了嘴巴,特么这借口找的,这要被酒蒙子听到,还不得笑自己一辈子。

就在这时,屋里吃饭的老秦和方云也提着刀来到了楚辰的身边。

老秦弱弱的问道:“公子............你..........”

sdldwx/xs/21638049/191914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