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 安诸于内(下)

“你这人,别把你的一些想法,按在胜利的身上。

他一个小年轻,做事的经验有限,出的主意虽说不错,但做事的还不是你们这些老家伙。

别到时候事情做的差了,又要归咎于年轻人的莽撞。”

老杜的说辞,付大姐这边可不支持。

老杜这样的人物,世界观是坚定无比的,李胜利一个小年轻,也就能给家里的丈人出个主意。

至于老杜所说,让好女婿撩拨的睡不着觉。

多半还是因为自己可以一展抱负的原因,许多事,付大姐看的也明白。

“你错了!

在经济一道上,胜利这小子,真是给我指了一条新路。

听着柳爷调侃,李胜利吹掉鼻尖的汗珠,将手里大竿放下,顺了两口气才开口说道:

“前段时间忙的很,只能早起趟趟步子。

“那您真就是闲着没事儿了。

没了巡视自训班的日常,他在胜利诊所这边,还真是有些悠闲起来了。

略去付大姐的暗讽,杜老爹这边,也点了一杯浓茶。

洗洗涮涮之类,也有周燕搭手,至于冯侠,会是会点,但活计不怎么入眼,人好歹也是大院里的女子弟,不是从小就洗洗涮涮的。

街上的眼线扫了一遍之后,现在也没人再监视诊所这边了。

枣木大竿也是一样,太重拿不起来,现在勉强能单手拿起的只有白蜡大竿。

想要浓茶、俨茶提神,五毛一杯也不定够的。

虽说现在几个村子的事依旧要管,但许多事,电话里说清楚也就够了。

现在这年月,查实了之后,也是真贪真死的,坐牢的机会都不会给你。

李胜利说闲下来了,也真是闲下来了。

原本李家夫妇住着的里屋依旧是卧室,正屋则是按照会客室的样子,正经归拢了一下,新上了罗汉床很太师椅、茶几。

海子里的茶水费也不便宜,都是好茶,两毛一杯还是要的。

这玩意儿练的是身体的整劲儿,身上的劲儿调动不起来,想要单手挑起至少四米的大竿子,一般人还真是做不来。

这茬对后世而言,看着是有些可笑,但这就是现在的作风。

或许是因为学医的缘故,胜利对于实际工作之中存在的许多问题,都看的很清楚,这样的眼光就很厉害了。

虽说身边没个女人,但他偶尔也可以回马店集住一晚的。

这都是早前儿武行的遗存,柳爷所说的白蜡大竿里面有,还有积竹木铋工艺的大竿,这就是早前儿八旗子弟们的讲究了。

您说我是不是该找人打一副鸳鸯钺啊?

那才是八卦本门的东西,我跟着学了这么久,不会是不是说不太过去?”

至于李胜利跟弟弟、妹妹的屋子,则是被他改成了书房兼诊室,除了画案、书架之外,屋里还多了一组红木制作的小巧药柜。

至于喝白水,那个不花钱,上来火气摔了杯子,回来之前,也得压下火气,赔了杯子钱再走的。

这玩意儿早前儿也不是装样子的货色,而是正经盛装珍药的小药柜。

这也是杜老爹下去杀人杀到枪管冒烟,也没人出来指摘的原因。

至于身上不带钱,那就要找相熟的人化缘了,不然只能喝白水。

好了不说他了,给我沏上一杯浓茶,再带上几块钱的零钱,今天的茶水费怕是要超标了。”

前两天也是偶然的机会,柳爷跟北新桥的张股长聊起了这茬,人家那边给送来了三捆各式各样的竿子。

现在的作风也是极为硬朗的,不管是老杜还是老爷子、领导,喝茶那是要钱的。

“小爷,您这功力还是差了,早前儿传说,高手练劲儿都是用六米的枣木大竿,您这差了两米呢!”

给杜老爹出完了主意,李胜利这边的作息依旧。

最近闲了,身子骨也硬实了,倒是可以练一练整劲儿了。

积竹木铋的大竿,里面加了铁芯,四米多的长度,李胜利现在单手还拿不起来。

鸳鸯钺那玩意儿,就是演武用的家伙事儿。

这段时间,借着给后院两处房子换家具,他把原来李家的格局也变了一下。

平常在自训班坐诊,也是差不多的样子。

只是现在这年月,大竿不好找。

小王庄的杜老爹又是一夜未眠,只负责出主意的李胜利,却一早在院里扎着马,晃起了大竿。

现在许多参会的证票上,有些时候也会印上茶水费多少钱的。

在自训班的时候,早起练拳之后,他就得到营里巡视一下,看看学员们用功与否。

有闲暇的时候,还得帮着洼里、马店集几個村子出出主意。

这是之前在自训班那边,跟柳爷学的**大枪,练基本功的法子。

除了巡视学员们的用功情况,还得看着学员们的衣食住行。

拿着那个出去嘚瑟,人出刀‘唰’的一下。

您出鸳鸯钺,如果不从包里拿,从腰里往外掏,只怕一不小心,就得先掉俩零件。

真正对上了,还有比短刀更快的吗?

您那鸳鸯钺可是四个勾爪的,钩您哪,您也受不了不是?

不扯这闲篇了,山上的老成让人捎话来,说让您抓紧给出厘清药性的试药办法。

小爷,试药这差事,您可别乱接,真要试半夏、附子这类有毒的药材,医家被毒倒的也不在少数。”

晨练的时候闲聊,也是见功力的时候,李胜利要放下手里的大竿才能开口,而柳爷这边,却是一边趟着步法一边说话,全不耽误的。

“我有数。

您老这功力不凡啊!

早前,没少在形意拳上下气力吧?”

听着自家传承人的夸赞,柳爷的脸色反而难看了。

“小爷,您这就纯属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早年遭人暗算,没了使劲儿的地界,不把劲儿使拳脚上,还不得窝囊死?

我之前要是有小爷您的本事,至于被人算计吗?

您没到洼里之前先就交好了赵家父子,没到马店集之前,先就断了支书王庆平的双腿。

到了四合院,一个傻柱加一个老易,就拿住了院里的老哥仨,镇住了整个院子。

运输队长说的攘外必先安内,也是让小爷您玩了个明白。”

听着柳爷的夸赞,李胜利只是撇嘴一笑。

从自训班那边被赶出来,接了胜利诊所的差事,他就是正经的中医师了。

坐诊一方,该有的德望还是要有的。

总不能一边在诊所治病,回了院里,再调理这个调理那个。

费心费力的不说,也没多大意思不是?

说起柳爷早年的遭遇,李胜利也没忘老头这边正在调理的身体。

“外面事多,总不能让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乱了心绪不是?

您老这边用了鹿茸血酒跟於野朮,扶阳应该是没问题的,最近感觉怎么样?”

柳爷大清早的陪李胜利晨练,也不是没原因的,就是为了把身子骨从里到外都调理好。

听了自家传承人的问题,老头难得的老脸一红,回道:

“还成吧!

最近也让老蒲,给家里的配了药剂,兴许用不着那一脸雀斑的小姑娘,柳家也能有后。

毕竟娶回来了,再闹这样的骚事儿,以后就不好做老来伴儿了。”

听了柳爷不亏心的说辞,李胜利倒是没让老头退让。

“那不成!

王伟红这关,她不过也得过。

我的名声大过她的命,街上的风雨,且得刮着下着呢。

生个孩子,对她而言也是好事,这样以后算账的时候,就找不着她了。

祸兮福所倚,您老就别自作主张了,赶明儿就让王伟红住过来吧,给院里人说,就是您家的亲戚。

白天让她在诊所帮忙熬药,让她见识见识人间烟火气,对她以后也不是坏事儿。”

谈及胜利诊所在街上的脸面,李胜利这边也换了一副嘴脸。

外伤专治的名号,就是这么丁是丁、卯是卯打下来的。

因为王伟红而退让一步,没那道理不说。

风雨之中的胜利诊所也不能弱了一丝气势,不然就擎等着麻烦上门吧。

城里的青年们虽说大多数下乡了,但也有因为家里关系,不去下乡的,而且风雨扩散之后,城里的主力是单位上的人。

这些人也是讲办公室或是厂区生态的,越是凶恶的人他们越不招惹。

越是好说话|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的人,他们越是欺负,王伟红自打站在门口掐腰说话的时候,结局就注定了。

给柳爷生个孩子,那是她跟她家最好的结局。

真要去了草原喂了狼,李胜利就会着手抹去她们一家人的,很多事要么不做,做了就要彻底的干净。

“听您安排!

小爷,这段时间闲了,脚跟也扎住了,您这爽脆劲儿也该收拾一下了。

老蒲说的医者仁德,您还是要温习一下的。

爽脆事儿做习惯了,就会惯于用刀子解决问题。

按您所说终会有风住雨停的一天,您老这么玩,也不是积福之道。”

半生游医没害过一个人的柳爷,如今更相信果报了。

他前半生郁郁不得志,后半生给柳家选了一个好的传承人。

六十多了,下三路都能给治回来,这样的果报不信也不成。

当年口出狂言要取缔中医的那些人,当时也导致无数中医师没了饭碗。

如今的果报,自家的传承人也给他们带来了。

柳家的几个传人,从南到北断了太多人家的血脉传承。

这在柳爷看来,就是当年得不到中医医治的人,给他们这些癫狂之人的果报,现今看来也是爽利的很。

“怎么?

怕我把果报,留给山上那个大宝贝啊?

这您就别愁了,我谋划的大事,有中医大传承罩着呢!

真要是果报掉在了我的头上,更多人家会天塌地陷的。

柳爷,如今赤脚医生已经在下面铺开了,自训班那边还有中医师执业发证的权限。

您说是不是该从函授班的人员里,挑拣一批给他们发中医师的执业证书啊?

这事,自打函授班的学员上来,我就在考虑了,只是觉着他们的本事,还是不足以成为中医师。

如今我不在自训班那边看着,我也怕王前进把事情作差了。

万一错失了这个发证的机会,怕是会让许多人的医路,出现一些波折。”

汗消的差不多了,李胜利投了两块毛巾,自己一块,也给了停下步子的柳爷一块。

两人对面,李胜利也就说起了自训班那边的正事。

除了下乡的派遣证跟赤脚医生的证书之外,他之前还通过王前进的干娘,从部里要到了中医师的发证权。

中医跟西医不同,部里也不怎么重视,外部的压力一来,这发证权也就顺水推舟的下来了。

无非是一批证件跟一个钢印的事儿,自训班自个儿刻印也成的。

“发倒是能发,函授班跟山上村,也有几个够格做中医的。

但肯定不能多发,最多也就发个几十份,剩下那些,他们还没资格被称为中医的。

小爷,这可是官方的认可,我觉着这茬就该如学徒出师一样。

不成就是不成,哪怕能治病,也得乖乖去做药工,要么就下去做赤脚医生。

现在比早前儿学徒还多了这么一个选择,中医执业证书的发放,我觉着还是要宁缺毋滥的。

这关系到山上那批老中医们的脸面,尽出些不肖子弟,以后中医也会被质疑的。

现在不管是学员也好,学徒也罢,内有您跟山上那些老中医护着,外有中医院护着。

既不用他们学平地抠饼的江湖手艺,又不用他们自己去闯码头打擂台,还不用他们去面对治坏的病家。

这已经够宽容了,您再早早的给他们置办下执业证书。

安内也不是这么安法的!

有了这些庇护,我觉着中医师执业证书的发放,必须要严之又严、慎之又慎。

就是之前发下去的那些执业证书,也要再过一遍的。

中医这买卖,成就是成,不成也是真不成。

您不从源头紧抓,以后再抓,可就抓不起来了。

说句难听点的,有了山上的名老中医跟返本归源。

部里、司里这些官方部门发的执业证书,不够格的,咱们也能逼着他们再收回去。”

与平常的好说话不同,李胜利想要借机为一些函授班的学员,拓一拓前路,却被柳爷给阻止了。

这话也是李胜利的选择之一,只是紧抓了源头,就怕中医更难出人材了……

sdldwx/xs/44950316/130837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