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安诸于内(中)

“胜利,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手段过于潦草了。”

将话题转到未来的事业上,杜老爹这边,也开始缓和气氛了。

气氛过于森严,不利于套取贤婿的好想法不是?

“爸,如今时节风雨依旧、百废待举,想在风雨里举百业。

本就路阻且长,哪有时间跟那些不相干的人蘑菇?

他们想的是什么,有什么难言之隐,跟咱们没关系的。

无非他们要做大多数人事业上的绊脚石,要做所有人幸福生活的拦路虎。

这类人直接处理掉就好,等到时候各项事业稳步前进的时候,供给富足的时候,再转回头来解决这些问题就好。

老爷子既然说了鱼水情,就得按照鱼水情来,这是规矩,既然大多数人守规矩,就说明规矩是对的。

他们的情由再对再好,现在也是绊脚石,必须搬掉的……”

不然全剩了恶名,就要敌人多、朋友少了。

那边提出的是全盘合作,而他们的一些技术,也是我们这边所缺少的。”

等到硕果累累的时候,说不准也是咱们吃透了德式技术的时候。

这一节,我的看法恰恰是相反的,咱们坐拥八亿人的大市场,这个市场的准入名额至珍至贵。

立威跟过度杀伤也是没法割舍的,没有过度杀伤,别人就不会引以为戒。

现在这时节,只能从一旁慢慢的推动,大张旗鼓的干,等着老杜的必将是轰然倒塌的结果,谁支持都没用,大势如此。

即便到时候咱们确有所需,奴才还敢不听主子的话?

总的来说,将市场作为合作的基础,我觉着就是资敌的行为。

这就是翁婿两人之间的默契了,这些话,俩翁婿也不会让一旁的付大姐听去的,这才是隐伏在杀招之中的秘事。

我们现在的条件虽说不是很好,但我们的市场很大,八亿人的大国,就意味着一座巨大的潜在市场。

听到老杜提起这个,李胜利心里的关隘更大,许多时候老话说的很有道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爸,我认为,合作无非就是彼此引入市场。

“跟你说了也是白说,许多时候做事,还是要讲究方式方法的。

现状是合作的基础,会谈之前,也会有许多非官方的接触。

杜老爹说这些,李胜利就不怎么听的懂,也不怎么想听了,想这样的事情,太伤脑筋了。

现在要跟咱们合作的企业,可能就是咱们自己的,何必付出太多呢?

再者,如今国内风雨不断,也没有合作的现实条件,我看这事不如搁置,直接跟他们的主子谈就好。

许多事不可能一蹴而就,只能慢慢苟着发展,杜老爹下去巡视,看似在杀人立威,实则是在播撒种子。

这跟醍醐灌顶又有些不同了,差不多也是戳破窗户纸的一個过程。

因为市场优势,是我们最大、也最为基础的优势,这是美方不会告诉我们的一点。”

等风住雨停,经济处于崩溃边缘的时候,杜老爹这边就可以整体发力了。

有些事,李胜利也不想涉入过深,他的事业是中医大传承。

宦途之事,自然有老杜在前面披荆斩棘,他们这些后辈,摇旗呐喊、出出主意才是最好的做法。

当年,殖民者用火炮敲门,如今么,他们用技术敲门。

“拈轻怕重!

如今么,摆在眼前的技术都吃不透,用人家施舍的技术,是不是有些太过折节了?

领导那边的想法是:相逢一笑泯恩仇……

如今他们的市场正在节节攀升,算是开花结果的时候。

会谈的事,那边已经给了回复,准备一下,差不多明年成行。

李胜利不想就宦途的事深谈,杜老爹这边摇头笑骂了一句之后,就给出了真正的戏肉。

我们之前所在乎的钢铁、煤炭、石油、纺织,在我们嘴上是经济,但欧美的市场报道,却总是在谈着股市与市场。

再者,骄阳在国外,除了谋求资本之外,其次就是谋求技术。

处置罪大恶极之人,放过有能力做事的人,还是要考究一下的。”

“爸,那我先回去了?”

没有德式技术之前,咱们对技术的需求,迫切的如同久旱求甘霖。

岛上那些货色,托庇在老美的胯下,注定是个没有尊严的市场。

那时节老美也不会任由小鬼子超脱掌控的,收割或是收获的时候,如果骄阳的资本能掺一脚进去。

我们以为这是迷惑手段,这是资本的手段,没想到这却是现行的经济标准。

李胜利的市场论,让杜老爹拿起的茶杯,悬在了半空之中。

那边的诚意给的十足,只是杜老爹这边,心里还是有关隘的。

三五年的时间走通了这条路,打好了最初的基础。

只是那边想让岛上来打这个合作的前站,咱们与他|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们之间,毕竟是有血仇的。

老杜的路,现在就开始走,真的是路阻且长、遍布荆棘的。

“难怪!

难怪接洽之后,美股市就开始回弹了,起初我们是听不懂这种经济情报的。

之前骄阳给我说过,我没怎么在意,钮璧坚那边也隐晦的提过,当时我也没怎么听懂。

现在听你一说市场,加上会谈之后美股的反弹,是不是就是他们口中的经济?

我们是真的落后了吗?”

老杜提的这个观点,倒是李胜利没有注意到的,这么一听之后,他也就知道了局限性所在。

布雷顿森林体系都要崩溃了,新的经济形势,跟新的经济评估标准。

已经跟二战之前不一样了,而国内的标准可能还赶不上国外二战之前的标准呢。

钢铁、石油、煤炭、纺织、粮食,作为衡量经济的标准,放在今时今日,也真的如老杜所说,有些落后了。

标准落后,随之衍生而出的经济观念也一样先进不起来的。

只是给老杜开经济课,就不是李胜利擅长的了,他可以浮光掠影的说一说。

但现在老杜甚至于领导办公室那边,需要的不是浮光掠影,而是国外经济的基础理论。

“好像是这样。

爸,这个问题很好解决的,让骄阳跟钮璧坚,分别在欧美找几个经济学家,让他们过来,给办公室那边的人上一上课就好。

现在咱们的看法,恐怕就跟韩战时老美的陆海空,对咱们的小米加步枪一样,存在着概念上的代差。

这样的代差,虽说不会决定结果的成败,但会增大我们的投入跟损耗,这样的损耗,对如今的我们,可能就是天价的付出。

这事我看还是得跟老爷子打招呼的,由头就以您刚刚说的,岛国的合作方法做参照吧。

许多时候,咱们要做到知己知彼的,不然用施舍换取了我们的大市场,回去之后还要嘲笑我们没本事的。

谢飞就在领导办公室那边工作,我看他也该学习一些这些理论的,外线的人员,也一样要学习的。

不然谈判过程之中,落入别人的经济陷阱,就不美了。”

讲课,李胜利虽说不成,但给出个主意还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

这也是很现实的问题,合作、缓和、破冰,这一路下来,也到了谈细节的时候,而细节决定成败。

按照李胜利的说法,现在办公室那边的合作方式,显然在利益上是吃了大亏的。

如果市场能作为谈判的筹码,美方提出的技术商品化,就不够看了。

本来该是人家花钱买市场的,如今反倒成了己方出钱卖市场,完全就是倒贴的买卖。

“胜利,你的意思是,这次的好处给谢家子?”

李胜利提到谢飞,也不是瞎提的,老杜一样没那样的经济水平,所以市场这个见解,就必须要有一个中转站。

老杜不是说不成,而是他的身份不成,谢飞那边可以说是跟钮璧坚接触之后,学的新东西。

杜老爹就不能这么说了,他一个掌权的人,跟港城的钮璧坚眉来眼去,那就真是里通外国了。

而这个在谢飞那的说法是:沟通外部关系。

两者在性质上有根本的不同,这也算是对办公室那边的纠错,一旦市场论成真,即便是老杜也得算上一功的。

这样的功劳,对老杜而言都够吃,就别说对谢飞了,沾上点汤汤水水的,就足够谢公子一口吃个胖子了。

“爸,我是个中医师,办公室那边给我的好处,对我的作用不大。

杜鹏那边务实为主,而且他也不适合过早的崭露头角。

谢飞可以作为杜丁王谢四家,第一个培养的后辈子弟。

至于王家的王前进,我看还是算了吧……”

将资源倾斜给家中子弟或是圈里子弟,这事让杜老爹有些皱眉。

这种状况,不是说没有,但更多的时候,还是心照不宣的。

将家中子弟托付给战友或是下属,才是圈里的潜规则,这就属于有枣没枣打三竿了。

子弟受到了照顾,就是人家念及旧情,不照顾也无所谓。

子弟们对规则的熟悉,也能让他们比正常人晋升的速度快。

许多时候,隐性的优势也是不显于外的。

部委之中,子弟占了相当的数量,就是这种隐性福利的体现。

如果是普通人,想要从地方走到部委,许多人耗费一生也做不到的。

只有一些运气好的,付出相对较多的,才能在三四十岁的年纪进入部委之中。

之前是如此,以后也是如此,现在么,多了幸进的机会,只是这种机会的基础,太不稳固了。

像李胜利这样,言明杜丁王谢四家,将权力向谢飞倾斜。

这话说的就有些露骨了,而且还破坏了原本约定俗成的规矩。

四家的大人直接干预,以后谢飞的路定然顺畅无比。

但对别人,即便是别的子弟而言,这就有些不公允了。

“胜利,这话不好这么明说的,我们再商量一下吧……”

刚刚的话,也算是李胜利在表态,他不入仕途,潜心医道。

那杜老爹或是杜丁王谢,亦或是国内,就不必对他有太大的戒心了。

许多事,真是不好放在台面上。

李胜利跟杜娇阳、钮璧坚在做的事情,可以放在嘴上,但真正去用实例来证明,那也真是让人不太好接受。

想着这两天谈的内容,杜老爹的思绪依旧有些杂乱,对老杜而言,之前形成的许多条条框框都要抛弃,也算是重新上路了。

只是现在说的这些内容,面对外面的风雨,又隐伏着很大的风险。

怎么在两者之间取中,怎么让老爷子跟领导接受他的说法,才是真正让人伤脑筋的。

他不言不语的直接去干,那就等着风吹雨打好了。

按贤婿兼师爷所说,有的事需要老爷子认可,有的事则是只需要领导认可。

这其中的分寸,对老杜而言,也不是好拿捏的,稍有不慎,可就要一事无成了。

早早的打发走了师爷李胜利,杜老爹这边又是一夜无眠。

伴着晨光看着面前十几页信笺,杜老爹不时的扫向屋外,心中万言,却被外面的风雨所阻。

许多事想是一回事儿,说就是另一回事儿了,而落于纸面形成报告,完全就是似是而非了。

许多事,老杜既要顾忌风雨,又要顾忌老爷子跟领导的接受度,又要对二者做出区分,能写在纸上的东西实在是不多。

别看一晚上写了十几页信笺,但为了方便阅读,他的字迹写的很大,而且还要考虑到对面的思路,在适当的时候分开段落。

十几页信笺,写的东西其实就只有农村小手工业的发展及展望。

许多空白之处,都要留给老爷子跟领导去补充的。

“老杜,离办公室上班还有点时间,你先去休息一下,不然身体受不了的。”

女婿那边的状况不知道,付大姐对老杜的状况是清楚的。

前夜一夜没睡工作了一天,昨夜又是一夜未睡,就怕老杜的身体受不了。

“唉……

昨晚吃饭的时候,就想着休息一下。

现在么,让你那好女婿一通撩拨,我怎么能睡得着?

想及领导那边经常这么工作,我之前也不理解,现在理解了。

咱们比外边差的太多了,许多群众的生活,唉……”

下面的许多事,杜老爹也不想在家里说,有些人真是过分了,有些人也真是尸位素餐。

但想及李胜利说的经济之道,老杜这边也只剩了一声叹息。

许多事,想是一回事儿,做又是另一回事儿了,更多的人还是缺了眼界……

sdldtxt/xs/44950316/1308413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