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有人踏入了素体境巅峰。

差一步,就能够闯入束缚境。

在新修行体系里,束缚境才算是真正开始修行提升。

晨光境和素体境这两个境界,在实战能力上的提升,几乎等于零。

素体境巅峰,实力可能也就在九品,八品。

一众年轻人修行得热火朝天。

除了对自身的天赋潜力带着些期待以外,还真的对沈寒所说的大机缘生起了些幻想。

沈寒毕竟也是仙人境二品。

这般年轻踏入二品,在众人看来,沈寒很是不凡的。

再配合上叶礼强的各种吹嘘,夸赞。

要说众人心里面不期待,那是不可能的。

一个半月过去。

修行旧法的年轻人里,终于有了第一个晋升束缚境的。

以前修行旧法之时,小遥峰的弟子是明显优于云家后人的。

但是这次第一个晋升束缚境的,却是云家后人。

南天大陆的新修行体系,与旧法的差别着实有些大。

在旧法上的天赋,与新体系的修行天赋,根本毫无关联。

有人踏入束缚境之后,之前就盯着沈寒,给沈寒找不舒坦的叶礼强,又出来说话了。

话里话外,其实就一个意思,让沈寒赶快兑现自己承诺的大机缘。

虽然踏入束缚境的人不是他,但叶礼强比谁都要积极。

很明显,之前柳溪岚话里对他的劝诫,根本没有用。

反而让他有些变本加厉的意思。

在被催促之后,沈寒并没有直接答应送出这份机缘。

应该就在这一阵子,好些人都会在近期踏入束缚境。

沈寒其实就是想等多一些人时,再一起将机缘送出去。

过了七日,第二人踏入束缚境。

叶礼强在晚膳之时,当着一众长辈们的面,又开始絮絮叨叨的了。

“我先说明,沈公子要送出的大机缘,我是不需要的。

今日说那么多,我其实也是帮大家开口。

当然,心头也有那么些好奇,好奇这一份大机缘到底是什么。

早送晚送都是送,也不知道一直拖着做什么。”

叶礼强说话的语气有些生硬。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nbsp;听起来给人的感觉,更有一种戏谑。

一旁的柳溪岚似乎听他这些话听得有些多,听得都烦了。

在长辈面前,她原本不想训斥自己这个师弟。

可今日,她有些忍不了。

“既然你不要沈寒送出来的机缘,那就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

其他想要这份机缘的都没开口,你有何脸面说这些?

另外,如果你真的后悔与我们一起,觉得过得不好,可以选择离开。

天大地大,现在那个虎峰山庄也已经被吓破了胆,早就没在到处找寻。

伱便是离开了,也没人来追究追查。”

柳溪岚是真的有些生气,一番话说出来,好多长辈都吓了一跳。

他们也没想到,自己这个弟子还有这样的一面。

叶礼强被骂了一通,终于是偃旗息鼓,没有再在人前胡言。

而沈寒犹豫了片刻,干脆也不再拖延。

现如今已经有两人踏入了束缚境,其中一人解开了四道束缚,一人解开了五道束缚。

其实算起来,这份天赋算不得差。

晚膳过后,沈寒便将两人都叫到自己的小院当中。

沈寒之前承诺了,等大家踏入束缚境后,就会送出一份大机缘。

不只是年轻人心中存有几分期待,其他长辈们,也是带着些好奇的。

目前为止,就只有两个束缚境之人。

虽说这份提升速度,看起来还算不错。

但束缚境只是开始,后面要走的路还长得很。

跟着沈寒一道走进小院当中。

两人的脸上都带着些笑,能够这么快踏入束缚境,也确实可以稍稍欣喜。

“沈师兄你放心,之前叶礼强说的那些话,我们根本就没有放进心里。

你愿意送我们一份机缘,我们能得一份好,就已经不错了。

我们可不会得了好,还嫌七嫌八的。”

听到这些,沈寒也笑了笑:“那你们觉得,我准备送出的机缘是什么?”

“虽然不好猜,但肯定不是叶礼强说的什么帮我们解开束缚。

我们虽然没有去过南天大陆,但是和以前的师兄师姐相谈,都了解,都知晓一些。

我解开了四道束缚,这份天赋潜力,其实也就是中庸层级。

不算好,但是也过得去。

但是要想再解开一道束缚,难度比得到一个天材地宝还要难。

叶礼强之前说那么多,其实就是想我们提起期待。

等沈师兄你拿不出来,我们就会心中生怨,记恨你。

不过他把我们想得太蠢了,他那些腌臜的手段,一眼就被我们看出来了。

之前附和,只不过是为了搪塞他罢了。”

一番言语,沈寒听着甚至有些感动。

“将身上的衣物解掉,这份机缘,需要你们接受施针。”

听到沈寒这话,两人立刻将身上衣衫解掉。

都是男子,也没有什么拘谨的。

看到他们俩脱得快,沈寒连忙伸手阻止。

“贴身裤头不用脱”

虽然都是男子,但是他们要是脱得干净,还是会感觉有些怪怪的。

听到沈寒这话,两人也将自己的裤头向上提了提。

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

“等会儿会有些疼痛,毕竟是受针,刺痛感少不了。

但是所得裨益,会让你们满意的。”

沈寒说完,就让两人趴在床上。

施针之前,又掏出两枚丹药,让两人一人吞服下一枚。

这是沈寒早就想好的借口。

解开身体束缚,若是传到南天大陆,整个大陆可能都会震动。

沈寒需要找一个借口掩盖。

而给出的丹药,就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这丹药是天材地宝所制,所以才有神效。

自己的什么针法,不过是辅助强身健体罢了。

都是自己人,有足够的信任度。

但沈寒还是想谨慎些,有些事情,能掩盖就掩盖一下的好。

屋子里的两人,一人解开了五道束缚,一人解开了四道束缚。

对他们施针的手法是不同的。

心里不清楚沈寒施针的作用,但两人没有多言,就老老实实地接受施针。

针尖刺穿皮肤,一股冰凉的刺痛感传入身体。

之前说的那些,也确实是心中所想。

他们都没有想过,沈寒送出机缘,真的是解开身体里的束缚。

众人虽然隐匿在西南方的小镇,但是他们的消息可不闭塞。

解开束缚,就和旧法修行提高天赋一样。

提升实力的难度若是为一分,提升天赋的难度,就是一百分。

哪有那么容易提升天赋。

要真可以提升,那人人都是天之骄子,不世出的天才。

两人心里面,都没有往解开束缚上面去想。

沈寒的施针还在继续。

天色暗下,又亮起。

施针并没有那么的轻松,原本气血充盈的样子,在施针之后,脸色都开始泛白。

看着沈寒的气色变化,受针的两人,也都选择闭嘴不打扰。

现如今的沈寒,是仙人境二品的实力。

放在大魏,这几乎已经到达了顶点。

能让沈寒气血受损,足见这些施针有多么的耗费精力。

院外,鸡鸣声已经响过。

沈寒将手中银针收起,坐在一侧,喘了喘粗气。

有《不息功》相伴,这种简单的气血亏损,对自己的影响并没有太大。

只是长时间的施针,着实有些耗费精力。

“休息一个时辰,若是身体无碍的话,就算是完全结束了。

至于有什么裨益,你们就自己感受吧。

昨夜给你们服下的丹药,还要花时间好好吸纳。

丹药是核心,我给你们的施针,只不过是辅助吸收之用。

一定要重视服下的那枚丹药。”

看着两人,沈寒轻声交代着。

话语里面尽可能地强调丹药的作用,降低自己针法的作用。

毕竟针法能够解开身体束缚的事情,要是在南天大陆传开,很可能真的会让整个世间震动。

对于沈寒的交代,两人都点了点头。

只不过此刻,他们倆最想知道的,是自己到底得到了什么好处。

经过沈寒的施针之后,身体有一种畅快的感觉,好像整个人都变得通透了一样。

但是除了这种畅快的感觉之外,就察觉不出身体有什么变化了。

一个时辰的时间,两人都在仔细感受自己的身体。

或许是因为叶礼强之前一直说那些话,所以两人都没有去注意自己身体体内的束缚。

还在想,会不会是自己所得裨益是隐性的,很难察觉。

可是突然之间,其中一人察觉到了什么。

他猛地一下坐了起来,一脸惊讶地望向沈寒,脸上甚至有些惊恐。

“沈师兄”

听到他叫自己,沈寒依旧只是笑笑。

“自己感受便是,不必与我说。”

看到他这震惊的模样,身侧的另一人立刻转过头看向他。

“看自己体内的束缚解开了多少道,快看!”

不用说话,他就已经猜到对方想问什么。

意识探入身体之中,开始查探自己的身体状况。

这一看,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自己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就只解开了四道束缚。

这样的天赋,放在南天大陆,算是中庸。

其实也没有太差劲,还可以的。

只是想要成为内门弟子,多半没戏。

但是此刻,他清晰地查探到,自己解开了六道束缚。

身体就这么多解开了两道束缚.

抬头看了看面前之人,又转头看向沈寒。

沈寒依旧对着他笑笑,也不多言。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身侧之人,刚刚会那么的激动。

他在看到这个事实时,身体亦是有些亢奋,甚至想要大喊大叫。

“身体无碍的话,就早些回去休息吧。

我也想睡一觉.”沈寒笑着赶客。

两人虽然有很多话想和沈寒讨论,但他们也知道,沈寒确实有些疲惫了。

顿了顿,两人将自己的衣裳穿好,准备离开。

“别传到外人耳朵里。”

离开前,沈寒语气严肃地开口点了一句。

闻言,两人自是点头应下。

解开束缚这样的事情若是传出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前来抢夺那些丹药。

从沈寒的小院之中离开。

院外,好些人早就在此等候。

“月竹师叔您别担心,沈师兄他只是有些疲惫,他休息休息就好。

沈师兄给我们的机缘已经收到,我们”

两人轻声开口,想说些感激的话,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

“沈寒给的机缘,是什么?”

看两人有些激动的模样,一旁的岑云子都无比好奇。

心里面,像是被一根鱼钩吊着。

“就去待了整整一夜,是某种功法推拿之法?

有强筋骨,通窍穴之功效,对不?”

站在人群后的叶礼强,忍不住又开始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

他之前那样贬低沈寒,还说自己不要沈寒送出的大机缘。

现在说这些,像是在强词夺理,偏要证明自己是对的。

而听到叶礼强这话,两人脸上更是露出一抹轻蔑的笑意。

他们本就对叶礼强不爽,沈寒给了他们俩这么多机缘,却被他叶礼强诋毁。

沈寒即便不想打叶礼强的脸,他们两人也肯放不过。

一旁的施月竹看他俩不说,还以为这份机缘不好拿出来说。

“若是累了的话,就先回去休息,有什么以后再谈也行。”

闻言,两人立刻摇了摇头,随之开口。

“都是自己人,也就不瞒大家。

沈师兄给我们俩的真是一份大机缘,而且还真被叶礼强师兄说中了。

这份大机缘,就是帮我们解开身体之中的束缚。”

话音落下,众人互相对望了一眼,没有接话。

叶礼强却扑哧一声地笑了。

只是这一次,两人都不等他说什么戏谑的话,直接让长辈开始查探自己的身体。

意识探入身体之中,两人自然也不阻拦。

实力境界踏入束缚境之中,很轻易地就能发现身体有几道束缚。

修行新体系之人,身体原本都会有十二道束缚。

之前的两人,一个解开了四道,一个解开了五道。

这些,所有人都是知道的,也做不了假。

但是现在,岑云子,施月竹都查探了一下。

一个解开了六道束缚,一个解开了七道.

沈寒,是真的给他们两人解开了身体内的束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