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峰山庄在荷丘山捡回一条命的沈傲,躲躲藏藏,终于还是回到了虎峰山庄山庄陵园,玉烟的灵柩还没有合上,却又再添两座新坟。

尤万英站在三座坟前已经入春原本荒凉的坟地,都已经冒出了新芽目光死死地盯着。

此刻,沈傲就这么跪在三座坟前,低着头,一言不发。

良久,沈傲似乎是忍不住了,才开口「师尊,我当时是真的害怕,是真的怕……

我懦弱,我无能」

沈傲的脸上,那种懊悔自责的神色,真的一点也不像是装的他这一次也的确不是装的,一点借口都没有找直接把错归咎于自己懦弱和无能上在之前,沈傲通常还会想理由,找借口,不让尤万英看轻自己可是这一次,沈傲没有给自己遮掩的意思他是真的怕了,怕到连给自己辩解的心思都没了。

最开始的沈寒,顶天了,也就是能够对玉烟下死手。

虽然这份实力足以让|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他沈傲害怕,但还不至于惊惧在虎峰山庄,比玉烟强的人很多。

但是在之后,沈寒竟然灭了他的大师兄半雾从这一刻开始,沈傲就已经开始后悔。

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招惹沈寒在大魏之时,他被沈寒狠狠地压下,丢了不少脸来这南天大陆,得了些好运。

沈傲便以为自己能够从沈寒这里找回脸面,一雪曾经的耻辱现在看来,若不是他的那些胡思乱想,他沈傲不会落得这样虎峰山庄也不会落得个这样的下场「师尊」

见尤万英没有理他,沈傲忍不住开口又唤了一句而这一次,尤万英终于转过头看向沈傲。

随之挥了挥手,一缕难以触及的力量,轻轻将沈傲给托起我这一脉本就你们四名弟子,现如今,只剩你一个了傲儿,你要是再出事,为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一向强硬凶狠的尤万英,今日说话,竟然软了下来。

「师尊,我当时真的是怕了他斩了你的毒雾化身,我真的…」

看着一脸慌张的沈傲,尤万英却伸出手,轻轻在他头上抚摸着。

「为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当时那种情形,年轻人根本不可能挡得住他。

逃走,其实是最好的办法。

尤万英说着,却又转身看向三座棺坟「说一千道一万,这件事的责任,还是在为师的头上。

是为师没有把控住那沈寒的真实实力他虽然修行旧法,但是招式诡异无比,境界亦是远超同龄人我们虎峰山庄的毒功,对他更是毫无效果。

要是为师能够早一些想明白这些,你的两位师兄,他们都不会出事。

尤万英一番言语,其下露出的后悔之意,却也是无比明显「师尊,我们以后应当如何」

沈傲听到自己师尊这些话,终于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他虽然恨沈寒,希望沈寒快些去死但现如今发生的种种,让沈傲心里,希望这些事情暂且放下再对沈寒出手,他感觉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他闻言,尤万英转过头看向沈傲「我们之前对他有了大多的误判他是一只狠厉嗜血的凶兽,并不是只会隐匿在暗处咬人的老鼠让你们这些年轻人去对付他,就是把你们推入凶兽的血盆大口。

我想了想,以后对付这个沈寒,就都由为师自己出手你们这些年轻人,不要再过问我倒是要看看,我这个虚妄境,能不能将他解决掉。」

听到尤万英这话,沈傲也才安稳了好多。

总算是没有让他去干什么事再让他去做什么诱饵,他恐怕要疯掉了对于沈傲来说,他确实多虑了。

经历了那么多以后,尤万英对于沈寒的认识,早已不是最初那般特别是这一次,沈寒还和她的毒雾化身交手沈寒的实力到底如何,她自是有

自己的估量。

能够斩灭她的毒雾化身,至少都是吞虹境七层的实力这样的实力,尤万英又怎么可能,再让自己的弟子出手现如今,还真只有她尤万英自己,才有足够的实力去对沈寒出手虎峰山庄其他长老,现在都是能避就避,不想去招惹沈寒有两位长老,甚至带着自己的徒弟离开了山庄,换一个僻静之地休息他们不想再介入沈寒和尤万英的恩怨。

即便是舍弃虎峰山庄的护短名头,他们也不想再坚持下去。

能够对付沈寒的,现在就只有尤万英自己大魏这些时日里,沈寒尽可能放松心情,不去想那些烦心事其他前辈们损坏的宝物,沈寒都帮着全部修好年轻人在收到沈寒给的洗经伐髓丹药,除了叶天行以外,都选择服下包括柳溪岚,都决定试试这新的修行体系。

新体系极快的提升速度,给他们带来了希望。

他们很多人修行了三十年,最多才踏入五品这样的实力,放在现在根本不够看大魏的一些年轻人,去南天大陆不过一年就能踏入五品如此比较,年轻人们,若不是意志很坚定,应该都不会选择继续走旧法修行。

城外南侧,有一座小山平日里,这小山也算是僻静沈寒常常和施月竹一起,来此处修行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踏入仙人境二品足以说明沈寒走的路没错心中所想,念中所悟,沈寒也在平时一一与施月竹说。

指点她,希望她能够更快地再往前一步。

修行之间,两人自然也会坐下闲聊春意越来越浓,周围植物上的芽孢,现在都已经展露出了新叶「那些年轻孩子们,最近修行都刻苦无比。」

施月竹转过头看向沈寒,轻声开口这不是一件好事吗?」沈寒笑了笑只是施月竹听到这话,脸上却没有那么多的笑意,「刻苦修行自是一件好事,只是听他们说,一个个都在期待着你说的大机缘大师兄前日与我说,在孩子们的交谈里,把你所说的大机缘,都吹噓上天了在他们眼里,得这份机缘,好像要登天临仙一般施月竹的眼里露出一抹担忧。

很明显,她不希望把沈寒之前说的什么大机缘,传成这样。

闻言,沈寒依旧笑了笑。

「说不定我能给他们的机缘,真有这样的奇效未见真章之前,也说不准。」

看着沈寒一脸轻松的模样,施月竹却是更多了一分忧心「你准备的那份机缘,或许是不差的。

若是突然之间拿出,应该能让他们都倍感惊喜只是眼下,叶礼强向着其他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吹噓着他们对你所说的机缘,心头的预期不知道已经被拔高到哪个层级了。

到时候,你明明给出的是一份惊喜,可在他们那里,仍旧让他们失落。」

说话间,施月竹亦是走到沈寒身侧,轻轻牵了牵沈寒的衣裳「叶礼强那孩子,心中对你有埋怨,你看得出来这些日子里,也就是他在胡闹在众人间,开始吹嘘你要给的机缘,是帮他们解开身体束缚。

这孩子,就是想要捧起你将你高高地举起,后面摔下来,才更是难看打小时,这叶礼强孩子就喜欢动这些歪脑筋。

我想了想,要不我们就早些与孩子们说清,告诉他们这机缘是什么免得到时候,让他们空欢喜施月竹所言,也确实在帮沈寒考虑期望越大,越是容易出现失望越大的情况。

这些道理,沈寒和施月竹当然想得到对于南天大陆的新修行体系,施月竹虽然了解得不深入,但是基础的东西,自然是知道的。

解开身体体内束缚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不可能施月竹看过典籍,也听人说过只是,解开体内束缚所要花费的代价极大。

有那种奇效的宝物,在南天大陆都是万人追捧别说大魏众人能不能用得起,便是南天大陆的顶尖宗门,基本上也都

用不起这样子下去,等到众人真的提升到束缚境。

沈寒送出来的大机缘,肯定会让众人都灰心失落。

与其等到那一日,真不如早些就把众人期待戳破看着施月竹担忧的样子,沈寒脸上依旧挂着笑意「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将事情处理好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跟着一起受苦了,我应该给他们一些补偿人都有情绪,听到曾经的同门步步高升,心中不高兴有埋怨,都很正常。

小遥峰和云府遭遇那么多的变故,我确实有不可推卸之责。

他们对我有意见,我完全接受。

一番话说罢,身侧的施月竹忍不住牵起沈寒的手「如此,就真的让你受委屈了…」.

「哪有什么委屈,他们跟着我们一起躲在这些偏僻之地,已经足够亏欠他们那些之前早早离我们而去的人,我们都没有怪罪,干嘛要责怪这些一道苦过来的人。

沈寒所言,皆是心中所想那些早早就离开小遥峰,离开云府的人,大家都没有去责怪他们反倒是责怪一起苦过来弟子,还只是因为一些埋怨。

如果真的这样做了,只会让众人更觉得心寒。

见沈寒说得坦然,施月竹也不再说下去只不过心里面还是有些担忧。

毕竟到时候,沈寒真的拿不出所谓的大机缘,叶礼强他们肯定会一起胡闹。

弄得肯定会很难看,很难收场想到这些,施月竹开始自己悄悄准备她打算备上一些宝物,到了那日,拿出来说是沈寒准备的。

即便是沈寒之前所准备机缘不够惊喜,也能让众人稍稍舒缓些新体系的修行之法,基础的内容沈寒基本上都带回来了至少提升到束缚境巅峰,这些典籍丹药,是完全足够。

小遥峰和云府的年轻人,或许也是奔着希望而去,期盼着自己能够在新体系上有一份成就所以这一段时间里,众人的修行都很刻苦洗经伐髓之后,不少人开始展露出天赋。

晨光境和素体境这两个境界,提升得很快。

叶礼强的那些捧杀,仍旧还在继续。

与人闲聊时,总是提及沈寒所说的大机缘。

众人虽然也不接话,但是多听几次之后,对于叶礼强的吹喊,潜意识里就浮起抹期待。

入夜。

在其他人都去休息之后,柳溪岚将叶礼强叫到一边,准备与他谈谈两人一起走在院外,叶礼强似乎是有些理亏,没有主动开口柳溪岚作为这一辈的大师姐,她在年轻弟子里,是有威望的。

即便是现在这般,柳溪岚的威信依旧在「你常常与那些人传言交流,南天大陆的事情,你比我们了解得多你应该知道,解开身体束缚是多么的难。」

柳溪岚轻声开口其实她还没有开口,吐礼强就已经猜到自己大师姐想说些什么了「沈寒所面临的处境,比我们想象中的要难很多虎峰山庄的威胁,也都是他在抵御我们身外后方,他好不容易回来一次,难为他做什么柳溪岚轻声说着,想劝叶礼强不要胡闹只是听到这些话,叶礼强却只是轻哼一声。

「解开束缚是很难,但之前说什么大机缘,是他自己说出来的又不是我们拿剑抵着他,逼他说的而且,我就是要他丢丢脸,落些脸面。

我们小遥峰遭遇那么多,难道不是因为他吗?

小遥峰的损失,比他的损失大多了不过就是让他丢点脸面而已,这都受不了,他也成不了什么大事。」

柳溪岚看自己的劝言似乎失掉了些作用,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可无论怎么说沈寒赠予我们机缘,也是在为我们好何必恩将仇报?」

听到柳溪岚这个,叶礼强更是冷哼一声「既然师姐觉得我在恩将仇报,那

我就不要他的恩他赠予的什么大机缘,我不要便是什么大机缘,想来,最多就是送份宝物真以为谁自己得不到似的。

番怄气的话,让柳溪岚听看更有些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