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府中,好多人都在打听这最新的消息。

虎峰山庄的核心弟子半雾受重伤的事,并没有藏住。

消息早就已经传开。

毕竟当时在场的,又有护卫,又有其他弟子。

或许是说漏了嘴,或许他们就是故意拿着消息去卖。

屋子里,半雾躺在床榻上。

伤口周围,就是那种结疤了一样,干枯着

关键是,这些结疤的位置,还在不断地往深处渗入。

此时的半雾,意识都已经开始模糊。

九天府的医师拿着用具戳这结疤的位置,半雾一样毫无反应。

这些干枯的位置,貌似已经失掉了知觉。

“山老,他还好么”

闾欣蓉看向医师,担忧地问道。

面前的老者顿了顿,还是摇了摇头。

“老夫这么多年行医,还从未见到过这样的伤.”

“山老,您多多少少,还是给点药物疗愈。

他这样,伤势越发严重,会没命的.”

闾欣蓉开口说着,可这位山老有些无奈地看着她。

“老夫完全不清楚他受的什么伤,中的什么毒。

要给药也是胡乱地给。

药不对症是为害,老夫那样做岂不是更害了他,不妥不妥。”

医者有自己的规矩,山老这样的名医,更是有自己的底线。

话落,山老拿着自己的用具离开。

他已经是九天府中名望最高的医者,连他都不行。

旁边,虎峰山庄的护卫们看着半雾的状态,心头泛起一阵一阵的凉意。

“玉烟仙子,还有其他护卫,好像都是这样殒命的”

其中一个护卫忍不住开口,听到这话,其他人更为彻底地感觉到了死亡的危机。

“雾少爷都抵挡不了,要是那个沈寒对我们这些护卫出手,我们还有活路吗.”

护卫们的话并不多,特别是听到这一番话,众人更沉默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

要不是半雾沉重的呼吸,可能都以为他死了。

闾欣蓉看着躺着的半雾,只觉得前日的自己,又是自大,又是滑稽。

前日的她,在沈寒面前趾高气扬。

言语之间,是斥责和命令。

似乎在她看来,只要她出手,是轻松将沈寒捏下。

可是事实上,|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要不是自家长老来得快,收到消息之后,立刻就往这边赶。

并且长老当时也正巧在九天府外处理些事情。

过去花不了太长的时间。

否则的话,当时死的人就不只是半雾。

她闾欣蓉也活不了。

她那点实力,那些身份,沈寒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过。

入夜,九天府的府主听到消息之后,也赶了回来。

两个宗门之间的关系,其实还是很亲密的。

相比起来,九天府算是与虎峰山庄关系极好的一个宗门。

可半雾,偏就是死在了九天府的地域之中。

走进屋子里,九天府主一眼便看到了虚弱的半雾。

此刻的他,似乎命只剩下了一半。

除了还在呼气,看不出其他体征。

九天府主皱着眉头,看了看,随之示意闾欣蓉和自己出去。

屋外,那日的长老也已经来了。

“明长老,欣蓉,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

虎峰山庄那边,我们肯定还要给一个说法的。”

九天府主看向两人,他的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了。

半雾,多半活不了。

“半雾的身份有些特殊,老夫之前和他们庄主闲聊之时,都提起过这孩子。

虎峰庄主其实有意培养他,甚至有让他接位庄主的。

可是现在,却是在这种情形下折损.”

顿了顿,九天府主看两人还不开口,声音都变大了好多。

“到底怎么回事,说呀!

是那人找了什么帮手吗,为什么欣蓉你都过去了,还是会出现这种情况。

就一个修行旧法之人,你这个九天府的三师姐,都处理不了吗?

那人的实力,不就是洞天境巅峰左右。

你们这些踏入吞虹境的人,高出一个大境界,难不成还处理不来了他吗?!”

九天府主的声音很大,身旁的明长老和闾欣蓉都吓了一跳。

迟疑了片刻,闾欣蓉向前走出一步。

“府主,这件事情最根本的原因,是虎峰山庄对沈寒的实力预判的错误。

他们一直以为,沈寒的实力差不多就是洞天境巅峰。

但实际上,他比起半雾,都要强上不少。

所以,安排来保护那些虎峰护卫的人,反倒是成了那个沈寒的目标.”

“他就一个人?”

闾欣蓉点了点头:“就一个人,但是依弟子所见,他比想象中的要强很多

甚至我差一点,都被他所伤。”

闾欣蓉脸色难看,半雾出事,她无比的难受。

可是,她还是要将实情说出来。

九天府主坐到一旁的石椅上。

微微低着眉头,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挥了挥手将两人打发走。

他一个人在府中走着,思量着。

虎峰山庄护短的名声,在整个南天大陆都是出了名的。

山庄里面的一个护卫被伤,他们都是要出手报复。

可是现在,死了一个核心弟子玉烟,死了六个护卫。

这滔天的仇怨还没有报,这沈寒,反倒是又解决了一个半雾.

九天府主看得出来,里面躺着的半雾,必死无疑。

便是仙神下凡来,怕是也救不了。

九天府的冬日,景色显得有些破败。

不少树枝上都是光秃秃的,偶尔有些挂着一两片树叶,但寒风拂过,仅存的枯叶也随风而落。

九天府主现在有些迟疑,心里有些烦。

他其实在上月里,才和虎峰庄主闲聊过一阵。

虎峰庄主请九天府帮忙,帮着处理沈寒。

当然,虎峰山庄该给的好处,自然是不会少的。

两个宗门的关系挺好,此外,九天府主也是想着。

沈寒就是一个修行旧法之人,实力差不多就是洞天境巅峰。

其实这个实力,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而且还是修行的旧法,可以称得上一句惊才绝艳。

但对付一个洞天境巅峰的人,九天府还是有能力的,所以当时九天府主也就应下来。

可是现在看来,沈寒根本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九天府主眼中的沈寒,应该是一只老鼠。

躲在阴暗的角落,最多咬人一口。

但眼前这些,完全超乎他的预想。

沈寒可以在两个吞虹境强者的面前,将对手劫杀。

这哪里是什么洞天境巅峰

这番实力,甚至初入吞虹境的强者都办不到。

也就是说,虎峰山庄面对的敌人,是一个能够斩杀初入吞虹境的敌人。

如此,可就和他最初所想的,差别有些大了。

洞天境巅峰,其实还算好处理。

若是被吞虹境实力之人盯上,甚至可能会殒命。

但是,沈寒有实力斩杀吞虹境之人,那么就麻烦了。

九天府中,踏入吞虹境的人都不多。

除了顶尖的弟子,或者快要出师的弟子。

其他就是府中的长老辈,才有这样的实力。

九天府要是也去和沈寒结仇,那岂不是宗门大部分的人,都要陷入危机之中。

最关键的是,沈寒修行的还是旧法。

气息在平常,又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倾泻外露。

沈寒要是刺杀九天府之人,那他们有什么办法应对?

九天府的弟子虽然要比虎峰山庄多,可是那些顶尖的弟子,也是九天府未来的支柱。

可也舍不得将他们拿去牺牲。

想到这里,九天府主拿出一枚传音玉:“虎峰山庄之前说的那件事,暂缓。

和其他长老交代,先别去惹那个沈寒。

九天府现在尽可能静默,府中弟子暂时停止外出修行历练。

除长老辈以外,皆不可出府。”

传音玉那头,也立刻应下。

沈寒这一次出手,让九天府主改变了看法。

身处府主之位,他需要考量的东西就多了很多,要为宗门的利益着想。

沈寒的实力变强,让那些蠢蠢欲动之人,都把自己心头的想法压住了。

此刻,沈寒隐匿在一个山坡阴侧。

实力境界越高,强行使用《神渊诀》带来的反噬作用,也就越为恐怖。

之前穿在身上的衣裳,早就被血渍所沾染。

因为鲜血的浸染,衣裳的的颜色都变得有些古怪。

沈寒已经换了身干净的,穿着要清爽很多。

索性自己还有《不息功》相助,恢复起来,要轻松容易很多。

睡了差不多三日,再度醒来之时,沈寒终于感觉好了很多。

找了一条溪流,再清洗了一下身体。

仙人境二品的身体强度,冬日里也并没有感觉很冷。

回想这一次行动,沈寒心里是满意的。

半雾受了自己毒剑的一刺,沈寒相信,现如今还没有人能解这种毒。

所伤的位置,亦是在腹部核心。

他无论如何,都必死。

半雾是沈傲的大师兄,是尤万英的大弟子。

再死一个核心弟子,她应该知道痛了。

沈寒心中绝意。

尤万英自以为自己是南天大陆的强者,可以在大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想要谁殒命,便让谁殒命。

小遥峰和云府死了那么多人,她现在承受的,还远远不够。

休整之后,沈寒准备再回五仙城。

这荒郊野外,消息闭塞,到城中去才能听到更多。

(五仙城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