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蓉仙子,您就快出手帮帮雾少爷吧。

那人手段阴狠,真要是伤到了雾少爷,那可怎么办.”

身侧护卫们都开口劝着闾欣蓉。

可闾欣蓉仍旧不出手,就这般看着半雾。

“不是自诩是世间天才吗?

你不是说,这世间之事,我于你只是累赘吗?

现在,你说说看,我到底是不是这个累赘。”

闾欣蓉脸上带着一丝幽怨,就这般看着半雾,等他的回答。

战局明明紧张异常,闾欣蓉偏就是忍不住追问这些。

她想要让半雾服软,向她低头。

可是半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是不说话,死死地扛着。

“欣蓉仙子,你是知道雾公子的脾气,你再怎么逼他,他也不肯开口的”

一旁的护卫们越发地着急。

两人真是烦,这种关键时刻,还在这样。

倏忽之间,半雾似乎是被沈寒所震伤,身形猛然一退,随之喷出一大口鲜血来。

之前那么坚持着不肯出手帮忙的闾欣蓉,瞬间便持剑加入了战局。

剑锋拦在半雾的身前,眼神狠厉地看着沈寒。

“我不是说过,你不准伤他!

能伤他的人只有我,你算什么东西!”

看到半雾受伤,闾欣蓉一下子就不淡定了。

言语之中,似乎对沈寒很恨。

明明才见沈寒几面,但是她好像比半雾还要恨沈寒。

身后,半雾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看着身前的闾欣蓉:“谢谢.”

一句谢谢,闾欣蓉似乎冰封的心,都释然了。

脸上那一幽怨的神色,似乎也因为这一句“谢谢”,瞬间舒展开。

“你以前,可从没有对我说过谢谢.”

闾欣蓉轻声说着,她一直在等半雾给自己一个台阶。

今日,算是等来了。

“其实我早就已经后悔了,今日,也正好得了这个机会”

半雾这些话说得很轻,可闾欣蓉听到,却把她的心都震了一下。

两人怄气这么多年,没想到在今日,终于缓和。

“此人劫杀我家玉烟师妹,又屠戮我虎峰山庄数名护卫。

今日得此机会,必须让他擒获。

让他遭受山庄最为狠毒的折磨,以告慰山庄无辜殒命之人的生灵!”

半雾举起枪尖,指着沈寒的面门。

有了闾欣蓉的相助,他现在信心倍增。

已经不是简单地胜过沈寒,他要生擒沈寒,将沈寒带至玉烟的坟前请罪。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我们的枪剑,还有没有那年的默契。”

闾欣蓉轻声说着,她比半雾还要有信心。

下一刻,两人瞬间出手了。

闾欣蓉似乎还沉浸在男女的默契当中,感受到沈寒招式之威时,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刚刚他便是用这样的招式对付你的?”

“别轻敌,他有些实力。”

半雾要更认真一些,他毕竟和沈寒已经交过手。

“我能感觉出来,他这些招式无比狠毒,根本没有丝毫留手的意思,他想杀了你。

确定还要留他一条命,只是擒获?”

闾欣蓉轻声问着,似乎是想将沈寒就地灭杀。

“师尊的意思是抓他回去,让他在师妹的坟前守灵。

让他日日跪在师妹的坟前,算是给师妹一些慰藉。”

闻言,闾欣蓉这才点了点头。

“既然是万英长老的意思,我们晚辈自然遵从。

只是这人着实恶心,而且丝毫不听劝告。

擒获他之后,让我先鞭打他一番!”

话音落下,旁边围观的虎峰山庄护卫,以及九天府的弟子,都露出一抹猥琐的笑容。

“欣蓉仙子这么生气,是因为他伤到了雾公子吧?

我们懂,我们懂~”

几句调侃之言,闾欣蓉听着有些不好意思,脸上露出一抹绯红。

害羞的脸上,却又藏着一抹窃喜之意。

“别胡说,走远些,免得伤到你们~”

嗔怪地责备了一句,闾欣蓉和半雾才重新出手。

此刻,沈寒微微眯着眼,眼神之中露出一丝绝意。

再纠缠下去,九天府可能还会来人。

有了闾欣蓉这个帮手,半雾应该自以为能将自己擒下。

但是很遗憾,自己还有《神渊诀》这样的手段。

来之前,沈寒其实很不想使用这功法。

以前在五品时使用,实力短暂地提升,过后的反噬自己还能承受。

可能就是虚弱一阵。

可是现在,自己早已是仙人境二品,强行拔高实力,反噬也会猛烈特别多。

但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若是九天府再来人,恐怕自己会真的遭遇危险。

凝神之间,沈寒的嘴角冒一缕鲜血。

身上的皮肤亦是皲裂开,鲜血渗出,将身上的衣裳都给浸染成血红色。

倏忽之间,沈寒再度出手。

寥天之上,无数剑影出现。

随之瞬间朝着他们两人刺去,两人已经准备手段抵挡。

可是在靠近时,剑影瞬间碎裂消失。

而沈寒手中执剑,剑锋之上亦是有法则之力相附。

这一剑,只一瞬!

“尔敢!”

闾欣蓉一声厉喝,她想拦,可是自身像是僵住了一样,根本来不及。

半雾瞳孔放大,身上汗毛战栗。

他已经感觉到了杀意。

拼尽全力想要抵挡,可是腰间仍旧被一剑刺伤。

“你敢伤他,我必要你死!!!”

闾欣蓉神色紧张,言语更是威言恐吓。

可是沈寒已经伤了半雾。

远处,强者气息不断靠近。

沈寒手中换上【毒入神髓的长剑】,随之再一剑刺向半雾。

这一剑之下,他这条命,应该活不了了。

不远处的闾欣蓉,眼眶都好像要瞪得裂开一样。

刚刚想要怒斥,却见沈寒持剑,剑气亦是朝她袭击而来。

全力抵挡,亦是让闾欣蓉突出一口鲜血。

这猛烈攻势,到嘴边的话,都塞了回去。

之前打情骂俏着,她还以为自己和半雾两人,能够轻轻松松地将沈寒擒获。

可事实上,沈寒准备将她都一起斩杀,她还在妄言。

强者的气息越来越近,沈寒皱着眉头,没有再对闾欣蓉出手。

片刻间,身影已经消失。

沈寒离开不久,一个九天府的长老赶到此处。

“怎么回事,人呢!”

看到众人一脸惊恐的模样,九天府长老有些着急。

半雾躺在地上,身侧的闾欣蓉扶着他。

他已经吞服了一枚丹药。

但是身上被毒剑刺伤的地方,仍旧在枯萎,破败.

伤口不断地往外蔓延。

半雾也越来越虚弱,他这条命,似乎快要终结在这里。

吞虹境的强者,身体引天地造化提升之后,也不是那么容易殒命。

可是,沈寒根本没有打算给他留下一条活路。

毒剑刺伤身体,若是不快速将伤口剜下。

毒入神髓,那就是必死无疑。

“怎么回事,说话!”

九天府的长老看到眼前这一幕,更是忍不住厉声喝道。

在场这么多人,都在傻傻地愣在原地。

身后,虎峰山庄的护卫,闾欣蓉带来的弟子。

都好像吓傻了一般。

&nb|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sp; 他们知道虎峰山庄有一个仇敌,是修行旧法的沈寒。

在真正见到沈寒出手之前,心里其实和半雾一样,有些轻敌。

可刚刚沈寒出手,甚至差一点,他们的性命,都会陨落于此!

“欣蓉,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九天府的长老很是着急,他受虎峰庄主所托。

可是,现在人没有抓到不说。

尤万英的另一个弟子半雾,似乎都要死了

看闾欣蓉久久说不出话,长老的目光有看向其他人。

“你,快说是怎么回事!”

回过神,被追问之人脸上的肉都还在抽搐。

“长老,刚刚半雾公子和欣蓉师姐一起出手,本来是占了些优势。

可不知道怎么的,那人突然间变得很厉害。

只有了一招就伤了半雾公子,离开前,又刺了一剑.”

“你确定是一招就伤了?”

九天府的长老一下子抓到了重点。

只用了一招,伤的人还是半雾。

思虑片刻,九天府长老连忙摆手,让他们将半雾先带回府中。

他现在有些头疼。

九天府和虎峰山庄算是交好的宗门。

之前还说得信誓旦旦的,他肯定帮忙,肯定护着。

可是现在,护卫都没死。

半雾却似乎命不久矣.

虎峰山庄的弟子,一个个都是宝贝疙瘩。

都是精挑细选,才收入宗门的。

以往百年都不会有一个惨死的核心弟子。

可是这才几个月,前脚死了一个玉烟。

很快又要死一个半雾了

回去的路上,九天府长老开始找人逐一谈话,这件事很严肃,是一件绝顶的大事。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按理说,这个沈寒应该是偷袭我们这些护卫才对。

山庄派雾少爷他们来,都是来保护我们的。

实在是没想到,他会直接对雾少爷出手.”

领队的护卫脸上亦是紧皱着,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些。

“半雾不是那人的对手吗?”

“雾少爷是有些不敌,之前就已经落了下风,还好有欣蓉仙子相助,才抗下来

后面,长老您应该也知道了。

那个沈寒忽然之间变得厉害很多,两人齐力都没法抵挡。

甚至长老您来得晚些,欣蓉仙子可能也会.”

九天府长老点了点头,示意他明白。

他听出了一件事。

就是虎峰山庄对沈寒的判断,一开始就错了。

让吞虹境的人来保护,毫无意义。

因为吞虹境,不是沈寒的对手。

半雾来了,不是来当保护者的。

他自己反倒是成了目标对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