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盗基德最近的行程这么多吗?”搜查二课最近的加班生涯让宗拓哉多少有些无语。

黑羽快斗忙他倒是知道的。

满月那天晚上警方和FBI的联合行动之后,黑羽快斗就好像赶场一样赴了铃木次郎吉的约。

黑羽快斗的原话是,虽然已经|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知道铃木次郎吉拿出来的宝石并不是潘多拉。

但寺井爷爷毕竟上了年纪,让这样一位老人家去搞高空作业实在不是他一个年轻人应该做的。

真要是在行动中途发生什么意外,他真是后悔都来不及。

不过黑羽快斗毕竟提前得到宗拓哉的剧透,在没有后顾之忧的前提下再度和柯南相逢,这次黑羽快斗可谓是狠狠对柯南进行一番戏耍。

没法子,谁让柯南那个臭屁的模样是人见了都忍不住呢。

柯南这边其实也相当纳闷。

以往他和怪盗基德交手,虽然互有胜负但总体来讲一直都是平手的局面。

怪盗基德虽然几次得手宝石,但每次都被柯南紧紧咬在身后。

大多数的情况下,结局一般都是以怪盗基德放弃宝石而告终。

在媒体的炒作下,柯南这个一年级的小学生还被冠上了柯南杀手的名号。

当然对于“怪盗杀手”这样的名号,怪盗基德的粉丝群体并不是很买账。

他们很难接受一个小学生居然是自己偶像杀手这件事。

然而这样平衡的局面到底在铃木次郎吉对怪盗基德的这次挑衅被打破了。

本来以怪盗基德的行事风格,不论在盗窃行动中受到多少阻碍,他的目标始终都会是宝石。

可偏偏那天的怪盗基德就好像没正事儿做一样。

在见到柯南之后上来就是疯狂挑衅,然后就是一通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的戏耍。

那场面凄惨的就连一线吃瓜群众毛利兰和铃木园子都不忍直视。

那么问题来了,铃木园子不忍直视是可以理解的,虽然不喜欢柯南这个小鬼,但好歹也是闺蜜的跟屁虫。

爱屋及乌之下,铃木园子良心发现很有可能。

但毛利兰的不忍直视多少就显得有些幸灾乐祸了。

作为为数不多(划掉)不少知道柯南真实身份的人之一,能看到平日里那么臭屁的新一吃瘪。

似乎也让毛利兰体验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快乐。

小兰的复杂心情暂且按下不表,就说柯南。

自从怪盗基德事件回到家后,柯南直接开启自闭模式。

这种感觉就好像班级里平时一起厮混的好基友,明明大家成绩都差不多。

结果到了期末开始,柯南波澜不惊的正常发挥,考了一个他应有的成绩。

结果一起玩的好基友突然变成了年级第一。

这样的落差感简直比大阪黑鸡背叛阶级革命更让人难以接受。

合着怪盗基德之前一直都在逗小孩儿玩呐?!

如果说柯南的自闭是因为怪盗基德有心算无心,毕竟宝石已经被确定不是潘多拉。

黑羽快斗也只能在柯南的身上找找乐子。

那么黑羽快斗在铃木次郎吉事件后依旧疯狂作案,就让宗拓哉很不理解了。

咱就是说,现在的年轻人精力都这么充沛的嘛?

刚好由于宗拓哉最近的战绩过于辉煌,警视厅高层还在商讨该如何奖励宗拓哉。

索性在商讨完毕之前给宗拓哉放了个难得的假期。

宗拓哉今天之所以会出现在办公室,主要还是为了安排一下自己休假期间的空座。

等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宗拓哉索性来到江古田黑羽快斗的家门口,等待上学黑羽同学返家。

有一说一对于日本高中生不务正业这件事,宗拓哉始终觉得很神奇。

这帮子高中生明明能当侦探、能当犯人、还能当怪盗,可偏偏就本职工作的高中生当不好。

那高中生侦探、高中生怪盗听起来像话吗?

.

过了没一会儿,宗拓哉就看到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结伴返家。

青子的老爸中森银三因为怪盗基德的诡计正在警视厅里苦逼的加班。

这就让身为邻居的黑羽快斗趁虚而入。

望着乐不思蜀的黑羽快斗,宗拓哉总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为什么怪盗基德最近要疯狂作案。

行啊,真行!

你们这帮东京的高中生一个个都是身怀绝技啊?!

有的吃要把自己变成小学生,然后住进青梅竹马的家里吃人家的、住人家的。

甚至还跟人家小女生一起洗澡。

有的夜里化身都市怪盗疯狂作案,拖住自己的老丈人然后直接偷家?

反正和人沾边的事儿这帮子高中生是一点都不干啊。

“哟青子,借一下你家的黑羽同学用一用哈~”宗拓哉率先笑盈盈的对中森青子打招呼。

这俩人郎有情妾有意,成天在一起眉来眼去的宗拓哉也犯不上徒做坏人。

当然了,如果自己未来由女儿,身边还跟着一个这样不务正业的小黄毛。

相信宗拓哉一定会让他好好回忆一下曾经他们两个人在良友冰室的快乐时光。

“宗警官你说什么呐!”

宗拓哉的调侃让中森青子变成了一个大红脸,把黑羽快斗干脆的推给宗拓哉后,就飞也似的跑回自己家。

砰的一声关上大门。

“我说宗警官,你这是闲的没事儿做了吗?”黑羽快斗无语的看着面前的宗拓哉。

这种时候出现宗拓哉这样不合时宜的人,那种感觉简直太让人不爽了。

就好像你好不容易在夜店里和女神互相品尝了一下味道,正准备离开进行下一步的时候。

突然在夜店外看到了来接女神回家的虎背熊腰的父亲一般。

一想到宗拓哉每次来找自己都没有好事儿,黑羽快斗戒备的看向宗拓哉:

“我说宗警官你不会又找我来让我拼命吧?

话说你们警察难道都不休息的嘛?

多的我不奢求,最起码也得让我享受一下日内瓦公约下的战俘待遇吧!”

宗拓哉闻言气笑:“你什么时候见过警视厅的刑警休息的?

还日内瓦公约战俘待遇,我还想享受这样的待遇呢!

再说上次行动我就差让你把易容面具都换成防弹材料的,我就不信酒厂的几条小绳子能把你这个魔术大师给捆上?”(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