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大师这个称号仿佛触碰到了黑羽快斗身上某种奇怪的开关。

黑羽快斗虽然子承父业继承了怪盗这一前途不怎么光明的职业,但由于精力又或者其他(中森青子)原因,魔术师职业反倒并没有被提上日程。

顶多平日里表现的好像个魔术爱好者一样。

宗拓哉这样的称赞让黑羽快斗十分受用。

虽然不至于立马就想给宗拓哉卖命,但好歹算是把客人从门口迎到家里,顺便奉上一瓶冰冻的矿泉水。

宗拓哉看了看手上的冰矿泉水没有喝,而是放到茶几上。

最近秋庭怜子很迷种花的养生偏方,冰水已经在宗拓哉家绝迹,取而代之的是颜色鲜亮的热水泡枸杞。

未雨绸缪嘛,秋庭怜子显然也是个有大智慧的人。

放下矿泉水的宗拓哉详细地端详了一下黑羽快斗,虽然并不明显但他还是在眼前这个高中生的身上发现了一丝疲惫的痕迹。

“说起来你最近在搞什么?

隔壁的中森警官和他的手下加班的时长都快要超过我们了。

我说你小子该不会在这熬老头呢吧?

把老丈人熬死然后继承他的闺女?”

黑羽快斗一听这话一口水喷了出来。

神TM熬老头继承闺女,这玩意是这么继承的嘛?!

诽谤,大大的诽谤!

中森银三好歹也有一手好厨艺,他黑羽快斗也很想念老泰山的手艺好嘛

当下黑羽快斗满腹怨念的对宗拓哉说起自己最近的遭遇。

自从铃木次郎吉在报纸和电视媒体上疯狂对他挑衅,并且自己选择应战之后。

这世界就好像被打开了某种不可言喻的开关。

铃木次郎吉事件结束之后,报纸上接连报导了好几起有人宣称收到了怪盗基德的预告信。

黑羽快斗看的分明,这又是一次次对自己的挑衅。

要是初代怪盗基德黑羽盗一处在黑羽快斗如今的境地,想来根本不会理会这样的陷阱。

不论挑衅者自顾自的发布预告信的目的为何,终究是想凭借怪盗基德的手达成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其中以骗保的人居多。

没办法谁让怪盗基德是个小偷呢。

小偷在盗窃过程中,调换了宝石也不是不可能。

怪盗基德作为一个小偷,又不能去找警察说明这样的情况。

就算他真的能说,警察也不能信不是。

又不是所有的警察都会像某个侦探一样,和怪盗产生惺惺相惜的感情。

宗拓哉相信包括中森银三在内的所有搜查二课警官,都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无偿加班可是这个世界让让打工人怨念最重的东西。

只可惜黑羽盗一是黑羽盗一,黑羽快斗是黑羽快斗。

二代怪盗基德毕竟不是一代目,黑羽快斗也有着年轻人最显著的特征——年轻气盛。

接过怪盗基德的名号,黑羽快斗就不希望它被沾染上其他东西,所以每一个对怪盗基德的挑衅最终都被黑羽快斗用各种方式回击。

既然想借怪盗基德的名号达成某种目的,那让他达不成不就好了吗~

于是乎在半个月的时间里,黑羽快斗疯狂加班。

连带着中森银三和一众搜查二课警官也跟着卷了起来。

搞得本来只需要偶尔忙碌的搜查二课警员被逼无奈都要向搜查一课的刑警寻求保持精力的秘诀。

这玩意能有什么秘诀,还不是习惯成自然.

只能说搜查二课的警官们还需要多多历练呐~

“你这真是.”宗拓哉本来想说自讨苦吃来着,但看到黑羽快斗认真的目光便咽下了后半句话。

黑羽快斗之所以会成为怪盗基德,说到底他爸爸的原因占了很大一部分。

对于这个一直想要追寻父亲脚步,探查父亲下落又或者生死的少年,宗拓哉愿意更加宽容一些。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黑羽快斗是自己人。

读懂了宗拓哉的眼神,黑羽快斗晒然一笑。

男人间的对话往往不需要多复杂,也不需要多肉麻。

很快黑羽快斗便转移话题从身旁拿起一份报纸:“说起来那些假借我名号的人倒不至于让我多生气。

可他们发表在报纸上的预告信实在是太低级了!”

预告信作为怪盗基德行动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每次黑羽快斗行动之前都有好好思考,好好斟酌。

&nb|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sp; 可那些假货们预告信都发了些什么玩意,简直毫无艺术可言,生怕别人看不懂。

“在那些假货里面,也只有这一份预告信还像点样子。”

宗拓哉接过一看:

【罗密欧

朱丽叶

征服者

喝彩

在这26个字母飞舞交错中

我将会前去拿取命运的宝石

怪盗基德上】

“这都是什么玩意?”宗拓哉扶额长叹,很难说东京现在的谜语人大环境中有多少是怪盗基德的功劳。

他就整不明白了,好好说话难道对这些家伙来说就这么困难吗?

谜语人都该去死啊!

“所以这封预告信也是那些假货发出来的?”

黑羽快斗想起宗拓哉似乎对暗号和谜语深恶痛绝,不由得尴尬一笑:

“咳咳,没错,是这个样子的。”黑羽快斗拿过宗拓哉手里的报纸连翻几次之后指着上面的报道接着说道:

“这个预告信中所谓的命运的宝石,指的就是这个——蓝宝石之星。

也是女主角手上戴着的这枚。”

“嗯”宗拓哉打量着报纸上女主演接受采访很刻意展示宝石的姿势,觉得有些奇怪:

“虽然这枚蓝宝石看起来个头不算小,但这样个头的蓝宝石应该不难找吧?

更何况既然是舞台剧的道具他们难道真的会用真品?

不怕丢?”

结过婚的人大约都知道,在婚礼仪式舞台上交换戒指用的戒指大多都是廉价的道具戒指。

毕竟结婚仪式上人多手杂,难保不会有小偷混进来碰碰运气。

这要是用真家伙,丢了得多心疼?

这种连平常人都知道的道理,那么专业的剧团没道理不清楚啊?

宗拓哉提出质疑后,得到的却是黑羽快斗的一阵笑声:“谁知道他们这些家伙是怎么想的。

不过说真的,但凡是用我名义发预告信的家伙们,身上总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疑点。

怎么样,宗警官要不要忙里偷闲的来看一出好戏呢?”(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