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嘤嘤嘤,皇叔你不是人!”

他是来找解决办法的,不是来吃狗粮的。

来人啊,护驾啊!

这里有人杀狗啊!

夜慕止控诉夜司寒的无情,什么办法都没得到就被夜司寒赶了出去。

美名其曰自己的事|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情自己解决,别浪费他的时间,他还要去给媳妇儿做饭呢。

无情。

冷漠。

夜慕止孤零零的离开了。

*

两年后。

苏倾颜生下一个女儿。

夜司寒浑身都僵硬了,抱着女儿不敢动,也不敢用力,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伤到这个粉嫩的小包子。

“夫人,她,她要哭了。”

见着小包子嘴巴一扁,像是要哭的样子,夜司寒如临大敌,浑身都绷紧了。

“噗。”

苏倾颜笑了起来。

身上都散发着温柔的光辉。

以前的她,不可一世,嚣张至极。

现在的她,浑身都笼罩着温柔的薄纱,任谁见了都大呼变化好大。

“她这是饿了,要吃了,你快把她给我。”

夜司寒战战兢兢的将女儿送了过去。

女儿脱离怀抱那一刻,他大大松了口气,瘫坐在椅子上放松身子。

以前没有做父亲的时候还没有觉得,现在有了孩子,他就多了一根软肋,如果谁敢欺负他的女儿,他就能灭了他全家!

尤其在女儿咯吱咯吱笑时,他的心都要化了。

这也许就是孩子的魅力吧。

“夫人你想吃什么,我这就去给你做。”

望着苏倾颜稍显圆润却依旧绝色的脸庞,他眼角眉梢都是温柔,轻声问道。

“听说最近有笋上市了,就做个鲜笋汤吧。”

“好。”

夜司寒乐颠颠的下去了。

等人走后,她将吃饱喝足就睡觉的小家伙放到摇篮里,轻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乖乖睡吧,娘的小宝贝。”

*

沈叶南成亲了。

新娘子是将军家的千金。

沈叶南是去南方赈灾的时候认识她的,两人不打不相识,算得上是欢喜冤家。

为儿子婚事操碎心的戚氏得知他有喜欢的人后高兴的不得了,赶忙托人去提亲,幸好郎有情妾有意,这一来二去婚事就定了下来,苏倾颜生下女儿没多久,就是他的成亲之喜了。

苏倾颜带着女儿去参加,对于这个跟福娃娃一样的小宝贝,沈家众人可稀罕了,谁都想争着抱一抱。

就连将军府家来送亲的人都一眼喜欢上的这个小宝贝,争先恐后的给她送喜钱。

小丫头还在襁褓里就收了一箩筐喜钱。

-

“叶南都要当爹了,还不知道真正的良人在哪里呢。”

戚氏愁的不得了,每日围着女儿转。

“真真姐那么好,一定会有人懂得欣赏她的。”

苏倾颜只能这样安慰道。

毕竟沈真真的眼光太高了,上元城的世家子弟她没有一个看得上的。

“这死丫头啊,真是太不让我省心了。”

戚氏叹了口气,起身去逗弄苏倾颜的女儿去了。

之后没多久,沈真真在做走医的途中邂逅了微服私访的夜慕止,两人一见如故,相互倾心。回到上元城后,夜慕止通过夜司寒得知了沈真真的身份,便大张旗鼓的去沈家提亲。

沈真真进了宫。

做了夜慕止的皇后。

次年生下一个皇子,两年后又生下一个公主。

两人一直恩爱到白首。

*

五年后。

“娘亲你看,真是我采到的菇菇,这个能吃吗?”

东元国某个偏僻的山村,村后树林里。

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迈着小短腿,跌跌撞撞的朝远处一个美人跑去。

“倾儿慢些,小心别摔着。”

小姑娘身后,跟着一大一小两个男人,脸上表情皆是无奈与担忧。

小姑娘很快飞奔到美人怀中,又将话问了一遍:“娘亲,这个能吃吗?”

“这个有毒哦,不能吃。”

女子一开口,小姑娘立即就把手里的彩色蘑菇扔掉了,她擦了擦手,脸色有些白:“那会毒死宝宝吗?”

“不会的,娘亲不会让宝宝中毒的。”

“那就好那就好。”

小姑娘如释重负。

“夫人,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男子上前来,宠溺问道。

“等我要找的那味药材找到了,我们就回去。”

“好。”

男子没有不满,笑着应答。

等他们回到镇上,天色已经擦黑。

一个暗卫将信件送到男子手中:“王爷,皇上来信了。”

男子转过身来,赫然是多年未见的夜司寒。

夜慕止大婚后,他就跟着苏倾颜离开了上元城,带着他的一双儿女,夜慕倾和夜慕言,过上了游山玩水的悠闲生活。

皇上来信问他们安好,夜司寒看完就回了一句:“一切都好,勿念。”

暗卫走后,苏倾颜走了进来:“怎么了?”

“没事,就是皇后想你了,写信来问候呢。”

“嗯,我也很想她,等这次忙完咱们就回去一趟,与他们叙叙旧吧,正好我也许久没见外祖母他们了,很是想念他们。”

“好。”

夜司寒宠溺将人拉入怀中。

正要亲吻她时,余光瞥见两个小萝卜头站在门口,眼睛睁得大大的,眼里满是期待。

“爹爹是要亲娘亲吗?”

“言儿也想亲娘亲。”

两个小家伙扑了过来,将苏倾颜紧紧抱住,吧唧在她脸上亲了两口。

夜司寒:“……”

这是生了两个情敌啊!

他脸色铁青。

-

回上元城那一天,马车从街道上悠悠驶过。

苏倾颜看到街角有个身材臃肿的妇人,带着一个姑娘跪在地上乞讨。

她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妇人。

是苏慕婉。

多年再见,她心中却毫无波动。

这应该就是老天爷给她的惩罚了吧。

苏慕婉似有所感,当她转过头来,望见那个梦里经常出现的女人坐在马车里,双目平静的望着她后,她突然惊慌失措站了起来,拉着女儿躲到墙后面。

她流下两行悔恨的眼泪。

“娘,您怎么哭了?”少女问。

“没事,就是想起一些往事罢了。”

-

马车内,夜司寒将苏倾颜拥入怀中。

苏倾颜感到身上突然一阵轻松,像是有什么脱离她离开了一样。

想来,是原身释怀了。

“颜儿,我这辈子最大的幸事就是遇见了你,我这辈子都离不开你了。”

耳边传来夜司寒温柔的告白,苏倾颜闻言便展露一个笑脸。

“我也是。”

前生多波折,来世太渺茫。

今世能相遇,是我之万幸。

一辈子太长,但余生有你,足矣。

【全文完】

sdldtxt/xs/21791542/19128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