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儿,我为你感到高兴。”

苏倾颜出嫁,沈真真哭成了泪人。

苏倾颜对她来说,既是妹妹又是挚友又是师父。

她们在一起经历了太多太多,以至于现在看到她穿上大红嫁衣,要嫁给那个万人之上的人时,她都有些不敢相信!她的师父,要嫁人了。

“别哭,以后又不是见不到了。”

苏倾颜笑着替她拭去眼泪,上了妆的脸美的令人窒息。

“那不一样!”沈真真哭到哽咽,拉着她的手久久都不放开。

她舍不得她嫁出去。

就算那人是受万人敬爱的端王都不行。

“好了真真,别闹啊!娘要给颜儿盖上盖头了,要是误了吉时可就不好了。”

戚氏劝了好一会儿,沈真真才念念不舍的将苏倾颜的手放开。

戚氏亲手将盖头给苏倾颜盖上。

她搀着苏倾颜走了出去。

拜别祖宗,拜别沈家亲人,苏倾颜跨出门那一刻,锣鼓喧天。

“新娘子出嫁咯!”

沈叶南将苏倾颜背了出去,放进花轿那一刻,他一个大男人也湿了眼眶。

“王爷,以后对我家颜儿好点。”

他拍着夜司寒肩膀,郑重交待道。

“放心,有我在一日,便不会让颜儿受半分委屈。”

夜司寒给出了承诺。

沈叶南嚎啕大哭。

他的哭声感染力太强了,沈家出来送亲的所有人都哭了。

尤其是沈知卿夫妇俩,哭得不能自己。

“女儿啊,颜儿出嫁了……”

沈知卿哭着说道,眼里满是不舍。

当初,他就是这样送女儿出嫁的,如今,他又送走了外孙女。

只是相比当年的痛心,他这次没有任何遗憾。

“起轿!”

*

端王成亲,普天同庆。

他在位时,百姓最操心的就是他的婚事。

如今他终于成亲了,百姓们感觉心愿了了,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

听说他娶的,是当年那个和他定下婚约的女子。

端王真是痴情啊。

宁愿空置后宫,宁愿不做皇帝,他也要娶那个女子。

得他倾心如此,那女子的魅力该有多大?

所有人都迫不及待想要一睹王妃风采。

可惜端王没有给他们机会。

我的媳妇儿我自己都不够看呢,还给你们看?

死了那条心吧!

拜完堂,夜司寒就被拉去喝酒了。

夜慕止也来了,眼眶红红的,恭喜他家皇叔终于有人要了。

“你如今贵为皇上,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哭鼻子?这样可要不得哦。”

夜司寒喝下他敬的酒,像个长辈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

“朕……,不,我就放纵这一次,皇叔就不要拘着我了,这是你新婚大喜,我感到高兴……,我这一激动,我就想哭。”

身为皇帝,他不能轻易流露情绪。

也只有在皇叔面前,他才能像个孩子一样撒娇。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想哭就哭吧,不过今日是我新婚大喜,你酒品不太好,还是少喝点酒,免得一会儿你醉了砸了我的场子。”

夜慕止羞红了脸:“我才不会呢!”

皇叔最坏了!

每次他一喝酒都拿他以前的糗事出来说。

大臣们都来了,纷纷朝夜司寒敬酒。

夜司寒不知喝了多少。

他被灌醉了。

被小厮架回房时,他已经醉的不省人事,连盖头都没能掀。

“这是喝了多少?”

苏倾颜捏着他的脸,一脸无语。

让人打了水来给他洗漱,然后将一碗醒酒汤给他灌了下去。

醒酒汤里放了她自己配置的药,夜司寒很快就醒了。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自家媳妇儿的盛世美颜就这么映入眼帘。

“仙女……”他念了一句,懵懵道:“不对,是我夫人。”

“傻瓜。”

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苏倾颜将人搬上了床。

“不行,我,我——”夜司寒猛地坐了起来,愣愣盯着苏倾颜,半晌后,他露出委屈巴巴的说道:“夫人,我还没有掀盖头。”

苏倾颜翻了个白眼。

都这样了还记着这事儿,行,给你掀。

她把盖头重新盖上,而后就见一双手伸了过来,在她没反应过来时就捧住她的脸,一个吻隔着盖头落到她唇上。

苏倾颜懵了。

夜司寒这才将盖头掀开,眼眸中映着懵懵的她,勾唇笑道:“颜儿,我终于娶到你了,你终于是我夫人了。”

烛光昏黄,红帐落下,春宵一刻值千金。

*

没有公婆的好处就是不用晨昏定省。

苏倾颜想睡多久就睡多久。

等她睁开眼时,已近晌午。

肚子里唱起了空城计。

没有吩咐,丫鬟们都不敢进来打搅,她只好唤了一声:“柳枝。”

“奴婢在。”

门外响起柳枝的声音,但她没有贸然进来。

“去准备吃的。”

“是。”

脚步声远去。

刚准备下床,就有一只手臂伸了过来,将她紧紧抱住。

“颜儿,你醒了。”

夜司寒声音沙哑,却有着别样的魅力。

“你还没起?”

苏倾颜身子一僵,愣愣转过身去,就见夜司寒睡在里面,半边胸膛都露在外面,头发散在枕头上,有种初醒时的迷茫,看上去十分诱人。

她悄悄吞了口口水。

身为女子,还是应该矜持。

她忍。

夜司寒撑起额头,睡眼惺忪的搂着她,柔柔说道:“今日无事,我想多陪陪你,所以就没起来。你饿了吗?你等着,我马上就去给你做点吃的。”

说着就要起身。

苏倾颜猛地将人按了回去。

这货都这么勾引她了,她还在忍什么?

她面不改色,一本正经的跨坐上去:“不急,我现在想先吃点别的。”

“想吃什么……嘶。”

夜司寒眼神登时就变了。

夫人甚猛啊。

*

夜司寒说退休就退休。

他退位后就不上朝了,整日待在府中,侍弄那些花花草草,在喂养慵懒的美娇妻,过上了属于自己的退休生活。

许久没见到他的夜慕止,终于寻了一个由头找上门来。

是关于选秀的。

一进门,夜慕止就抱住他大腿,哭诉道:“皇叔啊,那群大臣真不是人啊,天天都在逼着我立中宫,生皇子。往我后宫塞女人就算了,这段时间都开始不经我同意大张旗鼓的选秀了,他们搬出祖训,我不得不从啊,皇叔,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我不想跟那么多女人生活在一起。”

“咦,皇叔,你脖子上这是什么?”

sdldwx/xs/21791542/191289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