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bixiashenghua.c o m 一场电影两个多小时。

徐飞燕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哭的稀里哗啦。

只是对电影最后的结尾有些微词。

电影最后盛世美颜的小李子扮演的杰克,对膀大腰圆的露丝说:“无论人生多艰难困苦也不要放弃,勇敢活下去,结婚生子到儿孙满堂,在暖榻睡梦中百年归老”。

露丝得救之后,还真就潇潇洒洒,儿孙满堂的过完了一生。

徐飞燕像一只柔软的小猫一样,蜷缩在秦牧的怀里,眼含热泪说:“露丝应该殉情的,那样这个故事才完美”。

仿佛一夜之间天就凉了下来,两人窝在沙发上看电影,身上披了一条薄毯。

秦牧拉扯了一下毯子的一角,盖住徐飞燕漏在外头的肩膀,他理解她的意思,却不赞同,在东方的爱情观里,好像只有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那样同生共死的爱情才是值得赞美的。在传统文化里,丈夫死了女人终生不嫁甚至要立贞节牌坊。

他有力把徐飞燕往自己怀里揽了一下,身体贴近他能感受到这个小妇人酮体到弹性和柔软,他说道:“或许咱们把爱情这事理解的太过神圣太过严肃了”。

徐飞燕一半的身子压在秦牧的大腿上,她仰着脸看着秦牧下巴上轻微的胡茬说:“爱情就是神圣和严肃,那天你在河里救人,我当时就想你要上不来,我也.....”。

秦牧用两根手指按在她诱人的红唇上阻止她继续说下去,那太承重了,他承受不起。

他说道:“我读过一本书叫《婚姻的幻象》。这本书里有个观点:爱情最开始的时候,是起源于偷情。

爱情!也就是love这个词,是个在西陆中世纪才有的词汇。在那之前根本就没这个词,中世纪正是十字军东征的时候,很多贵族到东方打仗去了,他们的夫人都留在家里。那贵妇人可都是耐不住寂寞的主,婚外情对她们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反正男人门都去打仗了生死未卜,她们就在后方及时行乐。而且在贵族圈子里婚外情慢慢变成一种时尚,贵妇们把这叫做“爱情”。到了近代它和偷情区分开来,然后和浪漫、甜蜜、婚姻联系在一起。其实,爱情起源不仅不严肃,不神圣,甚至有些不光彩,所以无论将来我再遇到怎样的凶险,哪怕是死于非命,你要记住,替我好好活下去”。秦牧的语气依旧吊儿郎当,他总是用这种玩世不恭的态度说出真心话,让人来不及感动,分不清真假,

徐飞燕对于秦牧的话将信将疑,她上学的时候跟韩冰一样都是那种心思不在书本上的学生,到了社会上摸爬滚打也没时间看书,现在有钱有闲了打发时间就是刷短视频追剧,至于看书,完全提不起兴趣,但是她喜欢博学的男人,她带着一种哀怨到口吻说道:“呸呸呸,别说不吉利的话,咱俩都得长命百岁,可如果爱情都不光彩,我咱们这样算不算爱情”。

秦牧说道:“我们是王小波笔下的伟大友谊,《黄金时代》里那种,那是身体上的回春药,灵魂上的救命草”。

徐飞燕娇嗔道:“就会掉书袋,欺负我读书少呗!”。她心里确实被秦牧的情话哄得很欢喜的。

徐飞燕看了眼挂在墙上的电子钟,下午三点。

她说道:“今天有消防部门来店里检查,我得去应付一下,等晚上回来咱们一块吃晚饭”。

秦牧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轻声道:“行,我等你奥”。

徐飞燕温柔的用手摩挲秦牧的脸颊,胡茬和头发摩擦着她的手心。

秦牧丹田火热,浑身像是火药桶一样,看来这种“气”对这方面的事很是活跃呢,他微微起身亲了她的脸颊一下。

秦牧口鼻之间呼出来的热气,穿进徐飞燕的耳朵里,刺激的她一缩脖子,又看了时间,早知道就不浪费时间看电影的,心下又埋怨消防上的人员,检查,检查什么检查,老娘这里的火正等着灭呢。

她下了很大的决心才从秦牧的怀里站起来,秦牧拉了一下她瑜伽裤腰间的松紧绳。

“呃”她娇呼一声,美目横了秦牧一眼。

然后就扭着杨柳腰去卧室换衣服了。

脱下居家服想换上一身碎花旗袍。

然后对着镜子整理乐一下沙宣头发,描眉画眼吐口红,她是那种即便是凌晨时分出门也得化好妆的人,对她来说化妆不是为了取悦任何人,而是让自己更能昂头挺胸的底气。

出门的时候,她看了眼韩冰挂在阳台上,洗过晒干的校服。

晚上或许可以穿上校服玩个角色扮演呢!

秦牧留意到了徐飞燕都目光,他可是早就有过宏愿,总有一天要让这个火锅店老板娘叫爸爸呢!

徐飞燕走后没多会,秦牧把客厅收拾了一下,这一点上他跟徐飞燕很像,都有些类似强迫症一样的整理癖好。见不得杂乱无章的空间。

然后他也下楼了。

他在床上睡了两天,是该下楼去活动一下腿脚,围着小区的硬化路面跑了几圈,也算为今晚注定香艳的晚饭做个热身,别到时候运动过猛仔当场抽筋。

整体感觉就是身体轻盈了很多,跑了个五公里,配速四分钟左右,很轻松。

是那种幼年时期才能感受到轻盈,人类的幼年时期其实心肺功能已经发育完善,但那时候身体重量轻,有种航天发动机装在了汽车上的感觉,能量那是绰绰有余,所以才能不足疲倦的奔跑。

秦牧现在就有种能量绰绰有余的感觉。

最新网址:bixiashenghua.c 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