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 秦牧在小区里溜达了几圈。

他对这个位于县城城郊的小区,还是有些感情的,毕竟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多。

也是在这里认识的老陈,杨青婷和徐飞燕。

这个秋天的到来,伴随着连绵不绝的秋雨,接踵而至的就是秋寒。

细雨又下了起来,秦牧喜欢下雨天,他喜欢这种清爽微冷的感觉,细小的雨滴打在他的身上,窜进他的脖子里。

他并不打算避雨,他想在这细雨中漫步一下。

绕着小区内部的硬化路面走到第八圈的时候,他看到了保安亭里的老张。

张楚峰,算的上他的半个师傅,他跟他学过几招功夫,拍死过一棵老枫树。

秦牧走进逼仄的保安亭,感觉这个地方更小了,抽屉里应该还有一副“缺子”的象棋,那是他和老陈共同的回忆。

最近他很少想起老陈了。

书上说,人的死亡有两次,一次是肉体上的死亡,一次是被人遗忘。

秦牧笑了笑说道:“张叔,谢谢您!”

老张却也实诚|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的很:“谢个啥子呀,拿人手短,你爷爷是花了大价钱让我下山来保护你的,只是没想到你小子现在身手也不错呢。”

秦牧谦逊道:“就是学了些三脚猫的功夫,正有一些问题想跟您讨教呢”。

老张摆摆手,说道:“讨教个啥子嘛,若是早个十年我还能跟你过过手,教你个一招半式,现在我这老胳膊老腿的,怕也不是你的对手喽,前些年虽然嘴上也说拳怕少壮,但内心里还是有底气不让你们这种毛头小子讨到便宜的,现在不行喽,心里没底了,这就是真老了”。

能不老吗,他是跟着秦冷娃起家的那一批老人,秦牧虽然不清楚他的具体年岁,当想来也已经是花甲之年。

秦牧说:“你是修内家拳的,越老越妖,越老内力越深厚”。

老张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又吐了口茶叶末:“有话直说吧,我这辈子不会阿谀奉承,也讨厌别人拍马屁”。

秦牧也就不绕弯子了,直截了当的说道:“我这两天感觉到丹田之中有一股暖流,应该就是内家拳里所谓的气吧,但我又不知道这玩意应该怎么用,怎么修炼,您老给指点一二呗”。

老张一伸手。

秦牧心领神会,把手腕放到他的手掌里。

老张手指扣在秦牧的脉搏上,闭上眼睛,像是老中医把脉一样,停滞了许久。

就在秦牧以为这个在秦家大院以“脾气臭”著称的老头睡着了时候。

老张突然“仄”了一声,眉头紧锁,更像老中医了,不过是那种老中医发现了大病的表情。

秦牧略微有些紧张,以前看武侠,没少看到那种武林人士修炼秘籍,走火入魔的情节。

老张说:“你小子有点虚啊,少找点大娘们吧”。

这个老不正经的。

秦牧回道:“我是找您来问这个的吗?”

老张放下他的手腕说:“你他娘的还真是个天才,我也算在武行里行走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见着有你这种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能化精为气的”。

秦牧不解道:“化精为气,什么意思?奥,你说我有点虚,是不是因为把精化成气导致的,那我不练这玩意了,我就指着这个活呢”。

老张嗤笑一声:“你是真有出息,没娘们活不了啊,放心吧跟你理解的那个精不是一回事,说的是你日常身体摄入的营养,锻炼积累的能量,能以一种气的形式在你的身体中存在,以气行血,气血通畅则身强体壮,延年益寿”。

秦牧略显失望问道:“只能延年益寿?”

老张斜了他一眼,说道:“只能延年益寿?你口气倒不小,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就知道,延年益寿比什么都实在,比娘们比钱都有用”。

秦牧也不跟他争论,问道:“这个炼气有什么修炼法门和进阶之道吗”。

老张又喝了口茶,吐了口茶叶沫子,说道:“大夏所有的内家拳口诀大同小异,就是一句,精化为气,气化为神,神化为虚,虚化为用”。

秦牧找出个马扎坐下,皱着眉头说道:“这么玄乎吗,完全听不懂啊,这叫什么口诀啊”。

老张无奈道:“反正就这几句话,剩下的就是些呼吸吐纳的方法,这玩意跟那些瑜伽课上教的也差不多,至于这口诀,我猜啊,最早的时候应该是有炼气的详细方法的,但是这玩意往往一代只传一两个弟子,传着传着就失传了,就跟清朝刚入关的时候还是会熟练制作应用铁炮的,但是到了末年面对外敌入侵反而火炮技术失传了,造出来的铁炮十个有八个炸膛,这就是大夏一些好玩意的秘传制度造成的,国术也是如此”。

秦牧不死心的问道:“那您练太极这么多年,又在山上闭关修炼了这么多年,有没有找到一些修炼心法呢?”

老张继续喝茶然后吐茶叶末,看的秦牧直想给他换一杯好茶叶。

他眯着眼说道:“我还真找打了一些门道,在我的理解里,这精化为气是什么刚才我跟你讲了,气化为神就是能够把气贯穿周身经脉穴位如此便能气运全身,神化为虚应该就是能把真气灌入骨骼肌肉,这是典籍记载里一些武行高手临终之际要散功的原因,像董海川,杜心武这些清末高手都有个散功的过程,至于虚化为用,在看来应该就是内力外发。”

秦牧听得频频点头,问道:“您老现在修到哪个阶段了”。

老张再次喝茶,吐茶叶末子,得意的说道:“神化为虚,杨凤图应该也是这个阶段”。

秦牧很神往问道:“具体怎么练,您能不能教教我”。

老张招招手,示意秦牧贴耳过来,小声道:“小子哎,你想想看,这是我毕生的绝学,教给你,凭什么呢?咱来连个师徒名分都没有”。

秦牧呵呵一笑:“您开个价”。

老张笑眯眯的说:“你给不起”。

秦牧说:“你说了,我才能知道能不能给的起呀”。

老张说:“我要秦老头的藏书楼”。

秦牧站起身,摆摆手:“回见吧,您”。

他确实给不起,因为那也不是他的东西,秦老爷子这辈子就干了两件事。

一是赚钱,这事打造一个巨型秦氏集团商业帝国。

二就是收藏古董,什么都收,瓷器,玉器,书画,杂项,各类古书,这些古书里头最老的是从中药铺里收来的几片甲骨文,年头最近的是一本《海国图志》。

单独为这些古书,秦老盖了一栋藏书楼取名“无聊斋”,秦牧小时候在里头呆着是够无聊的。

秦牧往徐飞燕的火锅店方向走。

手机振动了一下,一看,是那个万字符app上有信息,妖僧发来的求救信号。

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