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

花荣这才发现来到洛阳城以后不止一次听说看见灵,甚至他的属性里面也有一项属性是‘灵’。但是‘灵’到底是什么,他一点没有头绪。

“说起来到底什么是灵?”现在发现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正好找花蝶问问到底是什么‘灵’,问一些关于‘灵’的情况。

花蝶豁然想起花荣还不知道‘灵’的情况。因为他昨天才加入‘夜枭’,而水先生正好今天有事出远门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既然真正应该和他讲解这些的人没有这个机会,她也只有简单的和他说明一些。

说话间,一只虚幻的光彩粉蝶出现停留在她指尖,就是真实的轻轻扑打着它微微散发出淡粉光彩的翅膀仿佛在她的指尖歇息。

花荣不由自主睁大了眼。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一只由‘灵’组成的亦真亦幻的光蝶。

“……我只知道每个人的灵的状态、属性都不一样。就好像我是木系植属,而星辰是木系风属,铁汉则是金系龙属。运用这种力量的……力量叫做遁甲术法。”

花蝶继续对他说,简单说明了一下她了解的情况。

“遁甲术法……”花荣发现这个称呼他来到洛阳城以后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了,好像光头凤眼男的‘金刚不坏’还有铁汉的‘地龙鳞甲’等等,都是属于遁甲术法的一种。

好奇点了一下这只粉蝶,发现自己的手指直接从粉蝶中间穿透了过去,证明它就是不存在的,就是一个幻影。

“……我的术法名为‘曼荼罗香’,可以治人,加速别人伤势的痊愈,也可以毒杀别人,或者让对方暂时陷入麻痹与幻觉状态。”花蝶继续对他解说,也说出了她的术法名。更是真正施展出来让他好好感受一下。

花荣顿时感到在她说话间,阵阵怡人芳香扩散开,让他心旷神怡,让心情都为之轻松愉悦了许多。也是骤然感到身体皮肤有丝丝刺疼的麻痹感,猛然想起来这种让人可以放松愉悦放松的香气随时可以变成致人死地的毒气,让他敬畏遁甲术法的玄妙可怕。

“……水先生是水系。不知道你见过没有,是名为‘寒水剑’的高端术法。而宓掌柜……她在这里最神秘,恐怕除了水先生没人知道她掌握术法的具体情况是什么。”花蝶提起这件事情就有点小小的激动,因为宓掌柜已经答应只要花荣能够平安回来就收她作为学生,使她也能掌握她那种神秘厉害的技艺。

提起宓掌柜,花荣立刻想起被宓掌柜一眼看穿心灵的经历。承认宓掌柜的确比水先生给人的感觉更加可怕。

“可是到底什么是‘灵’?”花荣突然发现话题怎么越提越远了,但还是没有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灵’?

花蝶吐吐舌,俏皮的感到不好意思的发现的确是自己越谈越远了,收回了自己的术法也赶紧把话题拉扯回来的说:“根据我当时学的感觉,那就是一种自己天生就具有的能力。一种控制天地之间专属自己力量的能力,根据每个人的天分掌握的力量和强度都各不一样。用水先生那时教我的话说‘天地有灵,噬万物为刍狗’,我因为没上学堂,所以只能抱歉说,我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花蝶说完又不好意思的吐吐舌。知道她是因为意外被‘夜枭’收留才勉强识字,否则像她这种女孩子根本没有学习上课的机会。

“天地有灵,噬万物为刍狗……”

花荣回想,回想起水先生的‘寒水剑’,想起光头凤眼男的‘金刚不坏’,还想起铁汉的‘金鳞镖’。

要比较的话,其中水先生的‘寒水剑’还有铁汉的‘金鳞镖’给他的感觉最深刻。

他们一个是操控‘水’的力量施展剑法,一个是操控‘金’的力量成为百变的兵器不断追击他。

【看来只能等她醒来或者水先生回来了。】

花荣明白自己现在就是胡思乱想也没有一个结果,不明白的东西就是不明白。知道想要弄明白|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这些就只有等水先生回来,或者等他那个无良剑灵苏醒过来。

“我想再去秦陵地宫一趟,你去不去?”

他也迫不及待要去再提升一下自己的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