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蝶马上发现旁边花荣不对,关心问:“怎么了?”

花荣深呼吸一口气放松了自己绷紧的身体,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回答她:“没什么。”

使花蝶狐疑的看向他,也看向渐行渐远的那些逃难到此的富商商贾。她刚才没太注意到他们说什么所以现在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但她可以肯定花荣出现这样的情绪变化一定和这些商贾有直接关系。

花荣也暂时把这件事情放到脑后,把这份情绪深深埋进心里。努力不去想那位温柔女人的笑容,不去回忆她在那个火光冲天的夜空下,惶恐迫切对他托付“照顾好婉儿!”的声音。

花蝶跟随在旁边沉默,再回头看了那些渐行渐远的商贾们一眼,直觉花荣刚刚肯定听到了什么,所以让他发生那么大的情绪波动。她可以清楚感到那是一股杀气,一股足以滔天的意志坚决的杀气。

【好像那些商贾提到了花家……花家……花……】

花蝶隐约想起那些商贾说了什么,似乎提到了‘花家’两个字。

她虽然名为花蝶,但她实际是没有姓的。就好像铁汉还有星辰,都是夜枭收容的有家人死在妖族手里的孤儿。

但是无论是‘花荣’还是‘花婉儿’都是姓花。难道……难道他们和这个花家有什么关系?

花荣一直沉默的和花蝶已经上了五楼,进了天字房。

进房后却看见花婉儿还是在熟睡,哈喇子流了一红绸锦绣枕的睡得完全没个大家闺秀千金的形象。

花荣看见这一幕哑然失笑,发现所有苦难还有负面情绪都可以抛到一边了。

“噗嗤。”花蝶没有忍住的掩嘴笑出声,发现这个床上的小丫头睡起来的样子真可爱。让她一双眼睛都忍不住笑成了月牙。

“还是让她继续睡吧。她有一些天没有好好睡好了。”花荣看见花婉儿在这里安全的熟睡,也决定还是不打搅她,继续让她在这里好好休息休息。他还是出去,或者换个地方休息。

“你不困?”|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花蝶一样宠溺的看了一眼这个床上的小丫头,看向花荣。明白他妹妹都困成这样的话,他可是昨晚一夜没睡,他现在应该已经很困了。

“我还好。”花荣回答她。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反正现在一点没有困意,相反十分精神。好像刚刚十分充足的睡了十天十夜一样。

一定要深究原因的话,只能和他的‘等级提升’有关。

“好吧,我也不困。昨天睡了一个白天。”花蝶回答他。告诉他昨天她为了晚上的行动做出了多么充足的准备。结果她什么事没干,还直接被解除了斩妖人身份,被贬为了一名仆从才能勉强保持继续留在‘夜枭’的资格。

“要不逛逛?”花蝶继续邀请,再次提出邀请他去洛阳城里逛逛的事情,让她来当这个向导,尽尽地主之谊。

花荣摇摇头。

他在听到那些话之前他可能有这个心情,但是听到那些话,想起来花家发生的血债,他一下子什么游玩采购的心情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