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儿媳错了,儿媳真的知错了……”

杨氏痛哭流涕。

即便再一次被姜老夫人甩了耳光,她还是跪着回到姜老夫人脚边,极其卑微。

“母亲,将军他心里没有儿媳,姒君那孩子也不认儿媳这个继母。

笙儿年纪又还小,尚未懂事儿,在这偌大的将军府里,只有母亲您是儿媳的倚仗啊。

母亲,|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儿媳是您亲自挑选出来的人,您可不能不认儿媳啊……”

“闭嘴!你给我闭嘴!”

姜老夫人本来就恼火得很,现在听了杨氏的话,更是火冒三丈。

“杨氏啊杨氏,你这心怎么就这么歹毒啊?非要把老婆子我给气死你才甘心是不是?

都到这种时候了,你竟还要提醒我,当年是我亲自挑选的你?

呵呵……是,是是是,当年是我挑的你!

京都城中这么多名门闺秀,我谁都没挑,就挑了你这么一个祸害,我真是瞎了眼!”

关于杨氏是如何进姜家大门这件事情,杨氏若不提,那倒还好。

一提起这事儿,姜老夫人又忍不住甩了一个耳光出去。

“你说你是一时糊涂才在逍遥王府出言不逊,呵,你哪里是一时糊涂啊,你从来就没聪明过!

你若聪明,就不会抓不住夫君的心,也不会心眼小到连一个继女都容不下,更不会一而再再而三丢我们姜家的脸!”

姜老夫人一脚踹开杨氏:“纵使淮儿再爱前头那个女人,那女人也是个死人了!

你一个大活人,竟连一个死人都争不过,真是废物!

还有君儿……君儿她是女儿家,终究是要出嫁的,她能夺你什么东西?

你好好将她养大,她就算不把你当亲生母亲,日后也会给你嫡母的体面。

倘若她长大后真嫁去了逍遥王府,咱们姜家还有笙儿,不还得她帮衬着?

至于逍遥王妃那边,她曾是淮儿前头那位的好友,自然不可能与你太亲近。

你只当你俩没缘分,表面功夫过得去就行,何苦非要去跟淮儿前头那位比?

比不过别人,你心里不痛快,就开始犯蠢,三番两次去招惹是非,你真是有本事儿啊?

要我说,一时糊涂的人是我才对!

我千挑万选,怎么就挑了你这么个蠢货回来!”

“母亲……”

“说了别叫我母亲!”

姜老夫人压根就不给杨氏再说话的机会儿:“之前你假模假样要去逍遥王府看君儿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了。

你去可以,但不能给我惹事儿,不能丢姜家的脸。

你答应得多好啊?结果呢?一次次招惹逍遥王妃不说,还发展到了连王府大门都进不去的地步!

我本以为,我训了你几次,外头的人多笑话你几次,你就会做人了。

没曾想,这大过年的,你竟还能惹得逍遥王府要跟咱们断交!

姜平他媳妇儿是谁?那是朝阳郡主啊!

朝阳郡主是谁?是逍遥王妃的侄女,是太子妃的姐妹,是福蜀郡主的表姐!

你当着人家逍遥王妃和福蜀郡主的面,就说人家没规矩?你哪来的脸啊?”

姜老夫人越说越气:“我告诉你,我既能让你进姜家的门,也能替代淮儿休了你。

别再跟我说什么你为姜家生了一个儿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样的话。

儿子而已,是个女人都会生,你少拿儿子说事儿!

光是你苛待继女这一条,就足以让我们姜家把你扫地出门了!”

“不!母亲,您不能这么做!”

杨氏彻底慌了。

她抱住姜老夫人的脚:“我既已嫁到姜家,就生是姜家的人,死是姜家的鬼,您不能让将军休了我啊。

我……我什么都没有,没有丈夫的爱,也没有娘家可回,您若真的休了我,我该怎么活啊……”

“呵,既知道自己没有倚仗,又何必还去做那些蠢事儿?”

姜老夫人看都没看杨氏一眼,缓缓起身,将杨氏踹开:“离开逍遥王府前,福蜀郡主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吧?

你啊,最好祈祷淮儿一直都能镇守边疆。

否则,一旦他被皇上召回,那我必定要将你这些年所干的蠢事儿一一告知于他。

届时,即便我不把你赶出姜家,淮儿也不一定不会再留你!”

言毕,姜老夫人转身就走,再没搭理杨氏。

只是离开前,她还不忘冲身边的婆子吩咐:“把将军夫人带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踏出院子一步。

对了,将小公子送到我院子里来养着。

身为母亲,既然无德,那就不配再亲自抚养孩子了。”

姜老夫人气的,不仅仅是杨氏丢了姜家的脸,招惹了逍遥王妃。

她更气的,是姜将军的前途。

不得不说,暖宝在她们临走前说的那番话,让她感到了害怕。

身为母亲,她自然希望儿子能回京都城,平平安安的,一家人团聚。

可身为姜家的老夫人,为了姜家的荣耀,她是不能接受儿子回来了。

眼下四国并无战事,将军所能做的事情,无非就是操练士兵,镇守边境。

而镇守边境虽然危险,辛苦,但手中的权利,总比回来操练士兵要大。

权利可是好东西啊。

有了它,众人对姜家才会忌惮,才会尊敬!

倘若真因为杨氏的原因,让暖宝在皇上面前吹了什么耳边风,导致姜将军被替换回京都城。

呵,那她真是要手撕了杨氏才甘心!

姜老夫人埋怨杨氏拖后腿,杨氏也怨恨姜老夫人推卸责任。

她看着姜老夫人拂袖离去的背影,那双眼睛就跟淬了毒一样。

——呵,怪我,都怪我?

——你个老东西,把自己撇得真干净啊!

——今日之所以闹成这般田地,难道只有我一个人错了吗?

——不!

——分明你也有错!

——若非你站出来帮腔,我早就在福蜀郡主刚刚恼火之际,就示弱认错,将话给圆回来了。

——是你自己没本事儿,又要显你老将军夫人的威风,把事情一步步推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

——你还讽刺人家福蜀郡主小小年纪嘴皮子厉害,是你给了我信号,我才越发失了分寸!

——都是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