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宝一顿猛输出,把逍遥王妃都给整懵了。

——日子还能这样过的?

——呵呵,这小丫头还说我想得远呢,她连自己不成亲的暮年生活都给规划好了!

不过,逍遥王妃也没有将暖宝的话放在心上。

都是些孩子气的话,哪里又能当真了?

只笑道:“行行行,你是个有主意的,娘亲说不过你。”

这时,来了个门房,正跟守在厅外的诗情说话。

没一会儿,就见诗情进来,说是‘先越速递’那边送来了一封信,从北国寄来的。

暖宝听言,也没心思再待下去,随意寻了个借口便回长乐园。

她得赶紧回去看信。

若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司空给她回信了。

逍遥王妃被姜老夫人和杨氏今日这一出闹得有点头疼,接下来这半日也不想再见客了。

于是,便让冬雪传令下去,今日逍遥王府闭门谢客。

冬雪有些担忧。

毕竟二十多年来,逍遥王府都没有在年节时闭门谢客过。

而且下午要过来拜年的,还是刘家,这刘家可是刘贵妃的娘家啊。

往年他们只是送礼,并不会亲自过来拜年。

倒不是不将逍遥王府放在心上,实在是平时往来不多。

一个是经商的商贾,一个是皇室的王爷,彼此之间只是相识,达不到亲自登门拜年的交情。

今年要过来拜年,还是因为有了郡主这一层关系。

如今刘三老爷跟她们家郡主一起合伙做了买卖,交情自然不同往年。

这第一次登门拜年,就撞上逍遥王府闭门谢客,万一起了什么误会儿,那可怎么是好?

搞不好再传到刘贵妃那头去,刘贵妃可不好招惹。

最主要的是,人家的帖子都递上来了,逍遥王府这边也说了扫榻相迎……

想了想,冬雪还是提醒道:“娘娘,下午要来拜年的是刘三夫人,她是刘贵妃娘娘的嫂子,您看这……”

“你亲自带人走一趟,送一些礼去刘家,知会一声,明日下午我和王爷都在王府。

刘三老爷若得空,也可一起过来,几个男人可以喝两杯。

若明日下午他们不得空,就另约时间,到时候让暖宝亲自到刘府去,给长辈们拜个年。”

逍遥王妃说着,又看了冬雪一眼:“如果外头对王府闭门谢客的事情好奇,你也不必瞒着。

顺势把姜老夫人和杨氏在王府里干的事儿,以及两家女眷断交的消息,一并传出去。

这大过年的,我逍遥王府平白添了晦气,还不许我闭门谢客,把王府里的晦气清扫干净?”

逍遥王妃这么一说,冬雪立马就明白了。

她笑道:“是,相信刘三夫人和贵妃娘娘知道了,也一定会理解的。”

说完,又想起姜老夫人和杨氏来,脸上不禁露出几分不屑。

“那对婆媳也是蠢的,挑拨离间都上瘾了,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朝阳郡主乃南骞国皇室血脉,既是娘娘您的亲侄女,又是咱们郡主的亲表姐。

她们跑到您和郡主面前嚼舌根子,给朝阳郡主扣上没规矩的帽子,这不是摆明了找骂吗?”

“是啊。”

逍遥王妃也叹了口气:“倘若朝阳真做了什么错事儿,我身为她的姑姑,自然有责任规劝她。

可朝阳现在什么错也没犯,她们凭什么挑朝阳的毛病?

即便朝阳没来逍遥王府拜年,那也是朝阳跟我们王府之间的事情,与她们有何关系?

呵,我本以为,糊涂的只有杨氏,没曾想,姜老夫人也不清醒。”

说完,逍遥王妃突然笑出了声。

压低声音道:“你还别说,方才暖宝骂她们的时候,我听得还挺爽的。”

“娘娘,何止是您听着爽?奴婢听着也很爽啊!”

冬雪也忍不住笑:“别的咱不说,骂人这一块,郡主真是得了王爷的真传呢。”

“那丫头,好的不学光学坏的,其实她爹爹身上还有不少优点呢,倒没见她学过。”

逍遥王妃说着,又道:“不过这一次确实不怪暖宝,是那对婆媳日子过得太清闲了。

自己家的事情不忙活儿,尽把目光放到别人身上。

既如此,那就给她们找点事情干,让她们受一受这京都城的舆论。”

“是,娘娘,那奴婢这便去安排了。”

“去吧。”

逍遥王妃点头:“顺便找几个人,提一提当年孟静好的事儿。

那孟静好为何会落得人人喊打的下场?不就是因为小小年纪不学好,长了张嘴光会嚼舌根了。

孟静好不是杨氏的外甥女吗?看来杨家的血,并不怎么好啊。”

“是,娘娘,奴婢明白。”

……

逍遥王府这边,逍遥王妃已经针对姜老夫人和杨氏的所作所为做出了回击。

而姜家,此时也是鸡飞狗跳!

别看着姜老夫人在逍遥王府时,一直为杨氏说话。

但事实上,她维护的不是杨氏,只是姜家的脸面。

如今脸面没维护住,反倒丢得越发彻底,这让姜老夫人感到恼火。

为了不让更多人看笑话,在回来的马车上,她一忍再忍。ωωw.

等好不容易回到将军府,姜老夫人总算忍不住了。

她一个耳光就甩到杨氏脸上:“都是你干的好事儿!”

那力道之重,直接就把杨氏给打到地上去了。

“母亲,儿媳错了,儿媳知错了!”

自从苛待姜姒君的事情曝光后,杨氏在将军府的日子也过得苦巴巴的。

即便她还是主母,但这个家却早就被姜老夫人给当了。

再加上杨家受了孟家的连累,她没了娘家可倚仗。

若非有个儿子在,恐怕连主母都是当不成的。

因此,当姜老夫人冲她发脾气,给她甩耳光,她连个屁都不敢放,只能跪地认错,连连求饶。

“母亲,是儿媳蠢笨,儿媳想得不够周全。

但那也是因为儿媳心疼母亲啊,儿媳见姜平两口子如此不将您放在眼里,儿媳心里难受啊。

所以……所以儿媳才会一时糊涂,在逍遥王府说了那样的话……”

“母亲?别叫我母亲!”

啪的一声。

姜老夫人又甩了杨氏一个耳光:“我没你这样的儿媳,成日正事儿不干,就会惹是生非!”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