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 陆晄冷汗涔涔,当下磕头:“陛下,罪臣实不敢诽谤先皇后。当日夜宴,罪臣魂不守舍,并未细听那戏中唱词。”

说着,只觉辩无可辩,谢罪道:“请陛下治臣,失查之罪。”

陆慎哼一声,正要发作,忽听得一阵清脆的铃铛声由远及近。不多时,一个约莫三四岁的小姑娘掀开侧楹的大红藤竹虾须帘,一面揉眼睛,一面缓缓过来,忽见着殿中跪着陆晄,愣了愣,眼神依旧带着睡意。到底记着规矩,敛裙,奶声奶气的行礼:“四伯父!”

陆晄抬头,笑眯眯,颇温和道:“公主安!”

陆慎当即收敛了怒容,抱了那小姑娘在怀里,见粉嘟嘟带着点婴儿肥的脸颊上还留着残睡中的红印子,问:“怎么不叫奶嬷嬷替你穿鞋,这殿里金砖上凉,你自小便体质不好,略一受凉便要生病的,生了病便要吃药,那药多苦啊。”

小姑娘躺在他怀里,偏头枕着胳膊,小声嘟囔:“阿爹,我出来就是想跟你说,你吵死人了。”

陆慎喔了一声,去抚那小姑娘的后背,见她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又渐渐合上:“好好好,阿爹不说话了,你接着睡吧!”

陆晄仍旧跪在那里,见这小公主进来打岔,大松了一口气。

果然,没一会儿,便见上首的陆慎无言地挥挥手,示意他退下。

陆晄出宫门,也并不骑马坐轿,只慢慢走着,到府邸时,已经是上灯时分。往日的虞四奶奶虞淑兰,如今的安丰王妃,当即奉了茶上去:“今儿叫你进宫,为的是什么事?一大早便去了,天黑了才回来,我只担心,又派人在宫门口候着……”

话未说完,那茶已叫陆晄掀翻,泼了虞淑兰一手,顿时便红了一大片。虞淑兰也并不恼,把那茶搁在一边,问:“为的还是入闽兵败的事?陛下这几年脾气越见不好,叫我说,不当差便不当差吧。”

陆晄摇摇头,问她:“你也知他近来脾气越见不好,你是不是又进宫去见太后了?”

听得这话,虞淑兰这才有了些表情:“昨儿去了一次,并没有碰见陛下,这又有什么?”

陆晄冷笑:“太后劝陛下广选嫔妃,从前朝牵扯到后宫,这本就是犯忌讳的事,你倒上赶着凑上前去,只怕是咱们府里的官司还不够多,是不是?”

虞淑兰呐呐不肯言语,道:“太后是我的嫡亲姑母,她宣召,我岂能不去?立后选妃之事,我是一向搪塞,不敢言语的。”

陆晄脸色这才好了些,坐到炕上,虞淑兰半跪着替他除了朝靴,端水擦脸,殷勤备至,眼含泪光叹:“怎么膝盖紫成这样,叫丫鬟取了药油来,我替你揉揉?到底是陆氏同胞兄弟,陛下这样不给脸面,怎么能叫人臣服呢?我们也就算了,那些臣子竟也没个想法吗?”

陆晄闻言皱眉训斥:“住口,这话也是你能说的。”

一时望向窗外,见四面窗户都大开着,仆妇皆是站得远远的,这才叹道:“他是马上天子,自然看重兵事,手里握着兵权,自然不必看那些世家的脸色,受他们的掣肘。再说了,当年在江州,我不知杀了多少世家,入洛阳时饿死一批,杀了一批,天底下哪有什么像样的世家了。他又要开言路,又要开科举,这下要把那些世家的根都刨掉了。他要做圣主明君,要开万世基业,用人的地方多着呢,我并不担心。”

说着抚了抚虞淑兰的脸:“这家里多亏你操持,我是知道的,这几年在家里歇歇,那也无妨。但是,有一句话,你要记着,太后的事你从此不要管了,能少进宫便少进宫。当年崔皇后的事,陛下的心结,只怕还没了结呢?何况……何况……”

后面的话,他便不再说了:“你只把儿子们教养好,将来的事,谁又说得准呢?”

虞淑兰点点头,俯身靠在陆晄膝上,颇为柔顺:“好,都听你的,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就是了。”

她说着便去抚自己的小腹部,陆晄见状问:“又有了?”

虞淑兰含羞点点头:“四个月了,闹腾得厉害,只怕还是个儿子。”

陆晄忽想起今日殿内昭公主的模样来,眉目间的神态,十足像极了她母亲崔皇后,性子却又明媚大方、机灵狡黠,那话不知怎的,便脱口而出:“是个女儿也是不错的,像母亲是最好不过的!”

虞淑兰抿唇笑笑,又道:“这两日倒是爱吃辣的,也说不准是个女儿,只像不像我,那只有求老天爷了。”

陆晄笑笑,没说话,过了会儿子才道:“摆饭吧!用完饭,还得连夜把请罪折子写出来。”

……

阿昭下午赤脚在地面上走了一会儿,晚间便有些咳嗽起来。她去岁冬天,生了一场病,便得了喘疾,稍微受凉,便要咳嗽。

太医诊脉开了方子,小姑娘眼泪巴巴喝完一大碗药,这才缩在被子里,打了个药嗝,问:“阿爹,我娘亲是不想要我,讨厌我,才……才要走的么?然后才会遇见大雨……”

陆慎摸她嫩草似的发顶,沉声道:“谁跟你说这些的?”

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想了想,年纪虽小却逻辑清楚:“那日我去请安,玩了没一会儿就困了。我半睡半醒,听见皇祖母跟嬷嬷说话,我听完就想哭,想来问你。可,乳嬷嬷说,阿爹也很伤心,叫我不要问。”

陆慎叹息,胸口钝钝发疼,扯出一个苦笑来:“跟阿昭无关的。”却也只说了这么一句,便不肯再说了。

小姑娘闻言立刻谈起了条件:“真的,那阿爹你带我出宫放风筝,我就相信。我一定放得高高的,连宫内都能瞧见。”

陆慎立刻驳回:“吹了风,又要咳嗽了。”

小姑娘哼一声,怏怏躺下,嘟嘟囔囔:“已经咳嗽了!”

不知过了多久,这才把阿昭哄睡,起身慢慢踱出殿外,又批阅了半宿奏折,终是毫无睡意,坐在那里,不知什么时候窗外已经悠悠转明了。

忽有小黄门进来禀告:“陛下,廷卫指挥使陆沉砚求见。”

陆慎这才有了点精神,道:“宣!”

沉砚一身玄衣锦袍,腰上系着银鱼袋,一进来便请安:“奴才一去大半年,主子身子可还大安?”说着又从一牛皮袋中掏出一折宣纸来:“奴才替陛下监视江南文武,一日不敢懈怠。只有一件事,奴才实不敢拿主意,特回京来请主子示下。”

陆慎略翻了翻,见不过是江南各地官员的行止言录,并无太出阁之处,见沉砚这样说,嗯了一声,问:“说罢。”

沉砚身上背着一个布袋子,当即解下来,双手奉上:“五个月之前,奴才赴宴江州织造府,在江州织造的书房偶然发现一页缺笔字的药方子。江州织造本不想说,只碍于奴才身份,只得据实相告,说是他母亲回乡探亲时,突发急症,为一位村医所救,开膛破腹救人,这才得活。江州织造还说,那村医是名女子,显示医术,已经违背了祖训,只恳请不要宣扬出去。”

“奴才闻言便觉有异,即刻去查。只彼时没有找到人,不敢随意上禀,请主子治罪。终是这个月初三,在钱塘镇下面的一个小村子,寻到了那名村医,容貌举止几与先皇后无异,村里人皆以‘林大夫’称之,很是尊敬。奴才不敢打扰,只得回京请主子示下。”

一副画卷被摆在陆慎御案上,他坐在那里,神色倒未曾有什么变化,握拳撑着,不知过了多久,这才叫人打开。

那画卷缓缓展开,便瞧见一身青布衣裳的林容,静静立在桃花树下,手上捧着一株紫色花蕊的草药,那风一拂过,浅粉色的花瓣便飘落在她的裙边。

陆慎捂着胸口,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又忽地悠悠想明白过来,倘若她那时真的预备回洛阳见自己,又怎么会宁肯在外面做村医,也不肯回宫呢?

他恍恍惚惚站起来,一时喜一时悲,忽听得女儿的脚步声,从门帘后露出个小脑袋来:“阿爹,就带我出宫去放风筝吧。”

他蹲下来,把女儿无力得抱在怀里,阿昭望了望四周站立的侍从,不解:“阿爹,你怎么了?”

陆慎双手微微发抖,去抚女儿的后背:“阿爹带你出宫去玩儿,好不好?”

阿昭不明所以,点头如捣蒜:“当然好,当然好。”

第89章

这日天未亮,街上只有推着小车的夜香郎,咿咿呀呀压着青石板偶尔闻得几声屋舍里狗吠鸡鸣。

钱塘县养济院旁的客馆内便传来一阵哭声那哭声原是隐隐约约,后渐成嚎啕大哭,似有什么了不得的伤心事。

馆内南来北往的客商,都叫这哭声给吵醒纷纷穿衣起身来下楼的下楼,开门的开门,不耐烦的不耐烦抱怨的抱怨。有一位刚在这里落脚的行商不知什么事,推开窗户站在二楼骂:“大半夜的扰人清静,这是在哭丧啊?店家店家,赶紧去瞧瞧,没得这样晦气不吉利。”

一位鱼肚白湖纱袍子的中年人在这里住了许多日,平素里爱结交众人昨晚同抱怨这人吃过酒,又是个善心老成稳重的,站出来分说:“王老弟,为兄替他给你赔个不是。你有所不知啊想必就是在哭丧呢,昨日游医郎中说了那位罗小官人的肠痈已经治不得了,只怕就是这三五日了。”

一时,店家一面捆裤腰带,一面赶了出来,笑着拱手,对着廊下庭中的行角商人赔不是:“诸位,对不住了,对不住。我这就叫去叫他那老家人,快别哭了。”

‘咚咚咚’拍门,里面一位老仆开了门,佝偻着身子,涕泗横流,一说话便忍不住哭:“店家,我家少爷快不行了。”

那店家偏过头一瞧,果然见床上躺着的罗小官人果然面如金纸,冷汗涔涔,两眼翻白,一副下世的光景,当下哎了一声:“这可怎么好?”一时想着店里可万万不能死人的,想着怎么哄着把人抬出去才好。

罗小官人也有几分家资,贩些米豆、生丝之类,那老仆从袖中掏出一锭五两的银锭出来:“还托您再请了大夫来?”

那店家这些日子吃足了请医延药的回扣,虽贪财,却也不好收下:“这些日子不知请了多少大夫来,连街上的游医都叫来瞧了,都说只怕肠子烂在肚子里了,实没有敢下药的,只怕治死了人,反吃官司呢?”

刚开始站在廊上抱怨的行商王官人抖抖袖子,下楼来,分开众人:“你们是钱塘本地人,难道不知钱塘有一个村子。本叫下阳村,因着村里有一位圣手姓张,又称张老大夫村。村里的张老先生,最擅治肠痈。往年间,我曾亲眼见他开膛破腹,起死回生,怎的不寻他来?”

众人那里不知呢,店家:“这如何能不知?只张老先生叫江州刺史请去了,已经一个多月了,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转呢。便是老先生的徒弟,现城中大大有名的何大夫,也请了来,只说早些还好,病症到了这种程度,是治不了的。叫他服药,反多痛苦,活活叫人疼死。”

那王官人想了想:“这张老先生有一个关门的女弟子,人唤容姑娘,常住在村里,你们去请了没有?”

众人皆是不信:“从没有听说过,哪有女子行医的,这样荒唐?王大官人,您是湖州人,人生地不熟的,又从哪里听来这些的?”

那王官人笑笑,刷的一下打开手里的真金川扇儿,指了指院子里堆着的他的许多箱子货物:“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了?药材商人,这张老大夫村这几年,种有好些药材,我每年来钱塘,为的便是此事。那村里的事,我是再没有不知道的。叫我说,那位容姑娘的医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只怕比张老大夫还强些。只她是女子,又不大爱声张,旁人都不知她本事。你们听我的,现时抬了去,保准有救。”

众人将信将疑,不信的多些。到底是那老仆救主心切,也顾不得这许多,当下给了银子,命店家卸了门板下来,又花了六百钱,往外头请了两个膀大腰圆的轿夫,等城门一开,便急匆匆往下阳村赶去。

刚到村门口,便见这乡间小道上,竟然沿路摆着许多卖吃食的小摊,村口围着许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不知从哪里赶来的,把条小路堵得水泄不通。

把那老仆急得只嚷嚷:“各位,借个步,借个步,我家少爷生了重病,要进村瞧大夫。”

有人大声的回他:“来这里的,谁不是来瞧病的,今儿是仁和医馆每月义诊的日子,往那边取了号,后边排队去,林大夫最讨厌插队了。”

有老婆婆劝他:“后生,快去拿号吧,不拿号,瞧不了病的。”话音刚落,便瞧见一群十来岁的孩子,唱着歌谣,背着书包,往村里跑去:“仁和仁和,清慎勤和,阎王叫你三更死,仁和留你到五更。”

有像这老仆一样从外地来求医的,听见这歌谣:“阎王叫你三更死,仁和留你到五更,口气这样大?”

一旁一位斯文的读书人也在排队,隔在一群乡里人中间:“非也非也,这是湖州郡守点评的,并非医馆的人自夸……”

说着,瞧见门板上躺着的罗小官人,唬了一跳:“吓,这人还有气儿吗?”他倒是热心,帮着同前面医馆维持秩序的童子招手:“快来瞧瞧,这人病得不行了。”

那童子上前来,瞧了一眼,立刻道:“快,抬进去!”

那老仆一进村,不过行得三五十步的样子,便见一幢极新的三层高楼,占地又广,从前面瞧着就只怕有十七八间屋子的样子,大楼门口进,见里面更是宽阔,数不清有多少屋子,石子小径上皆是人来人往。

所遇见的大夫,皆是白衣白裳,仿佛在戴孝一般,一时只觉得仿佛来了阎王殿,他叫吓得没了主意,绕过一片花圃,不知被抬到什么屋子里,又来了几个白衣白裳的人,略检查一番,诊了诊脉,摇摇头:“肠痈,人痛得快晕过去了,快去唤林大夫。”

林容这几年新添了怕热的毛病,在外面坐堂,瞧了两个时辰的义诊,往后头来坐着歇息,一时揉揉头皮,直困得想睡觉。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nbsp; 翠禽绞了帕子递过来:“姑娘,擦擦汗!您一大早便起来在前头坐堂,还没用过饭呢。奴婢给您端一碗鸡汤面来,好歹先垫两口。”

林容这时已经是一副男装打扮,虽时间长了,村里人都知道是女儿身,但是问诊的时候不能不注意,只摇摇头:“在外面,别叫漏嘴了。还有,也别叫自己奴婢,在这里,你是我妹妹。”

翠禽只觉得别扭,摇头不肯:“那怎么成呢?”

一时,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大夫跑进来:“师妹,师妹,你快去瞧瞧,一个肠痈的病人,只怕要手术呢?”

那日沉船,终是林容水性了得,从窗户里游出来,叫冲到下游去了,又得裴令公旧臣庇佑,辗转到了这下阳村。她刚来的那日,便瞧见张老大夫替一位得了消渴症的病人,截去病肢,她当时大惊,在古代截肢,要是感染了,怎么活?放在现代,也是一个大手术了。

张老大夫哼哼两声,只当她是看见大夫动刀便大骇的人:“华佗尚且剖腹术、揭头骨,老夫不过截一病肢,有何可惊的?”

林容点点头,回想起父母让自己背诵的典籍来,古代中医的确有外科手术,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五十二病方》就已经记载了,用外科手术的法子治疗痈疽、溃烂等症。等到了明代,更是有《外科正宗》这种集大成的典籍,详细记载了截肢术、气管缝合术,鼻息肉切除术。暗自叹道:高手在民间,倘若她自己,担心术后感染,是断然不敢给人做手术的。

林容坐在那里,喝完了一碗糖水,这才站起来:“师傅做手术的时候,你不是在旁边看着的吗,怕什么?”痈疽,就是现代的阑尾炎,最是简单的一个小手术,只要病人术后感染不是太严重,存活率还是很高的——至少,用张老大夫的话来说,比铁定病死强一点。

那小大夫唤陈毓仁,闻言,挠挠头,不好意思笑:“师妹,你胆子大,我再跟你学学。”

林容站起来,累得有气无力,望着陈毓仁叹气:“师兄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一线?”她在现代的时候,科室轮转时当一线累得半死,这才考了公务员躺平一点,谁知道兜兜转转,都是注定的。

林容把碗交给翠禽:“面你吃了吧,别放坨了。”一时往诊室走去,果见床上躺着个气喘吁吁,面如金纸的年轻男子,一时有人端了常备的固脱保元汤来喂他服下。林容伸手搭在手腕上诊脉,又往阑尾处按了按,见那人悠悠转醒,问:“是这儿疼么?几天了?叫什么名字,多少岁了?”

那男子还说得出话来,每按一下便哎呦一声:“罗实功,今年二十有三,疼了快四日了,大前日晌午开始疼的。”说着便恶心,呕吐起来。

林容倒了些土法蒸馏的酒精在手里,消了消毒,见一屋子人围着,道:“叫家属先出去,师兄,给他们讲清楚,手术可以做,但是不一定能活,知情同意书是一定要签的。”

接着便口述起病历来:“罗实功,男,二十二岁,气滞血瘀型肠痈,右下腹中度跳痛,舌苔白腻,脉弦紧,有恶心呕吐,建议手术治疗,住院观察。”一时立刻有学徒在一旁写了,递给林容瞧,她点点头:“拿出去,给家属签字画押。”

又吩咐众人:“准备手术。”

手术,张老大夫是常做的,也很敢做,钻研此道,乐此不疲,只是死亡率居高不下。林容露了一手,把现代外科的无菌术、麻醉、□□平衡、抗休克之类的搬过来一点,结合中医,因地制宜,这死亡率便大大降了下去,也叫他心服口服。

手术室是按照林容说的布置的,所用的器具、衣裳,被服,皆是高温消毒过的,虽然比不上现代,那也只能有什么用什么。

先给并未喂了麻醉的草乌散,等见了效,这才用柳叶刀切开腹腔,见那人虽脉象不好,看着颇为严重,里面炎症的部分倒是没有想象中大,把发炎的阑尾的截掉,冲洗,在逐层关腹,用穿了桑皮线的弯针缝好,耗时也才不过半个时辰。

又接着下医嘱:“抗休克的通脉四逆汤,抗菌消炎的青热散,一人一方。”沉吟了一会儿:“他就用蒲公英、穿心莲、黄芩、黄连、黄柏、紫花地丁的那副药吧。要注意有没有发热,引流条注意别叫他弄掉了。”

一旁的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立即记了下来,回:“师兄,紫花地丁跟穿心莲,都没有了。”

林容点点头:“换成大青叶。”

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