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 他说完这句话,终是支撑不住,心弦溃散,眼前一黑,直愣愣地往后倒去。

幸好那江州刺史茹素便立在陆慎身旁,同左右的禁卫一起齐齐拉住,这才叫人没有掉进江水里去。

茹素不敢再此处久留,忙命船工回舵:“快,快回去。这水位这样的高,那出堤坝撑不了多久的。”

一时,众人护送陆慎回了刺史府,宣了满城的大夫来问诊,皆言道:“君上这是哀伤过度,又加连日奔波,淋雨又受了风寒,以至于心经淤堵,伤了五内脏腑。气逆,以至于呕血。脉道有闭塞之感。”

江州刺史茹素急得团团转,不耐烦挥手:“赶紧用药,叫君侯醒过才是正经,洛阳还有要事要请他决断呢?”

大夫开了药,沉砚每两个时辰,便命人伺候着服下一剂,到第三日傍晚,陆慎这才悠悠转醒。

沉砚跪在床前,禀告:“主子,那船的遗骸,奴才命行家去瞧了,说不像动过手脚。胡行恭也审问了一遍,实不像有所隐瞒。只,奴才查那名册,只有两人似有些许奇怪。是太太的娘家,虞家的门客。奴才已问过胡行恭了,据他所说,这两人是从太太吩咐了的,搭便船到永州去。”

陆慎望着帐中烛火,冷冷问道:“虞家的门客?”

沉砚道:“是,不过此二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士,都已经年过五旬了。”

陆慎闭眼,默然道:“接着查。”

这话,沉砚并不敢接,接着查,查谁呢?虞家现如今的子弟,并不大出息,最大的靠山,无非是太太而已。即便真是太太所为,那又岂是他一个奴才能查的?

陆慎吩咐:“把老太太、太太都接来洛阳,虞府中人一律严刑拷打。”

第87章

陆慎自此大病了一场昼夜高热,反复多日,在江州住了大半个月这才稍稍好转。

南下护送林容的诸臣上至校尉将军下至仆奴民夫,陆慎撑着病体,皆一一亲自审讯,连兴大狱牵连颇广江州一时人人自危。护送的胡行恭受了一番酷刑,只道自己失职,甘愿以死谢罪。可惜人证物证都直指林容的沉船事故实乃几十年不遇的天灾,而非**。

直至五月,德公一日三封信,连连催促,就连老姑奶奶也来信劝说天下初定,不可一日无君要陆慎以大局为重。陆慎这才作罢,亲自扶灵回了洛阳。

五月十日,百官劝进再三,陆慎祭天地于南郊拜词于天,在太和殿登基即皇帝位,立国号大雍,改元景平,是为景平元年。

同日,追封原配发妻崔氏为明穆皇后,亲写祭文,夤夜召见钦天监阴阳司,命其择选宜日,迎了棺椁入宫,在皇后梓宫停灵七七四十九日。他嫌弃江州刺史从前预备的棺椁并不好,另选了原先汉天子备下的一块梓木,在洛阳大慈恩寺举行长达百日的法事,祈福超度,命礼部尚书和术士选址营造陵寝。

一时整个洛阳城,满城素白,极尽哀荣。

同月,大封明穆皇后崔氏一族,因崔珏诀长公主夫妻死于洛阳之乱,崔氏族人存之甚少,封皇后幼弟崔颢为宣平侯,封皇后六姊崔琦为一品诰命,时人叹之:崔皇后盛龄倾逝,上哀悼之甚,保全崔氏满门富贵矣。

……

太太旧疾复发,咳嗽不止,在雍州耽搁多日,五月底这才到了洛阳。一入宫门,举目皆是白茫茫一片,宫中诸人,文武诸臣,皆是白衣素服,当即冷笑:“只怕我死的时候,尚且没有她这样的哀荣?”

一旁服侍的嬷嬷劝:“国母薨逝,天下大丧,本就是礼制。太太是陛下生母,陛下又以孝治天下,莫不以万里江山奉养。再则,您的好福气还在后头,何用跟她比呢?”言下之意,便是何必同林容这个已死之人计较,也计较不过来。

太太到底是心绪难平,心中愤懑,她人死了,竟比活着的时候,更加叫人厌烦,进仁寿宫时,竟见这里也叫挂满了白色幔帐,沉着脸道:“竟连我也要替崔十一守孝不成?摘了,统统给我摘了。”

那嬷嬷还要劝:“太太!”

太太沉着脸,当即摔了茶盅:“谁要再劝,便出去跪着。她人死了,反叫我虞氏吃了一顿瓜落,我那几个侄子现如今还躺在病榻上,这是什么道理?我是婆母,她是儿媳,如今反在我的宫室替她挂孝,这又是什么道理,难不成反叫我替她守孝不成?”

&nb|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sp;众人不敢再劝,都退出殿外,只那位嬷嬷是同太太自幼一起长大,情分非比寻常,另斟茶奉了上来:“太太要叫奴婢出去跪着,也要等奴婢把话说完了,再去跪。”

“有句话,很早便想同太太说的,六爷是太太的儿子不错,可是他又不仅仅是太太的儿子,他更是雍州的君上,如今的天子。太太总想着陛下五六岁时,那是万万不成的。”

太太惊愕,指着那嬷嬷道:“你……”

那嬷嬷接着道:“太太那时同先大人置气,并不肯抚育陛下,以至于母子疏离。现如今又添了崔皇后一事,嫌隙越发大了。因此,陛下虽迎太太进宫,却迟迟都不曾下诏书晋皇太后。母子之间不独独一个孝字,也是要讲情分的。再闹下去,只怕要叫天下人笑话了。”

太太坐在那里,虽听进去了三分,口中却依旧道:“他为了妻子,不孝顺生母,天下人要笑话,也是笑话他。”

那嬷嬷叹气:“太太难道还不明白,皇后的事也罢,虞家的事也罢,皇太后的诏书也罢,陛下无非是想告诉太太,他是天下之主,任何人不得违逆,即便是生身母亲也不例外。”

见太太愣愣坐在那里,嬷嬷把热茶放她手心:“太太,看开些吧,陛下早已不是五六岁了,您学学老太太,安享富贵,又有什么不好呢?先大人已去了多年了……”

太太闻言,流出滚滚热泪来:“是,他走了多年了……”

陆慎是当天晚上去见她的,太太在殿内高堂之上,整衣端坐,未及他说话,瞥见他一身守孝的白衣,终是忍不住道:“历来皇后薨逝,天子不过以日代月,服丧二十七日便可,你怎么还穿着这身衣裳?”

陆慎并不答这话,手上端着茶盅,瞧盖碗中新茶沉沉浮浮,好一会儿,才问道:“母亲一路南下,舟车劳顿,不知可还受得住?新朝初立,儿子近来政务颇繁,未能亲自出城迎接,还望母亲见谅。”

太太冷冷道:“见谅不见谅的,也没什么可说的,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到底什么时候把你舅舅从诏狱里放出来?”

陆慎并不回这话,道:“母亲多思多怒,神思不安,还是请太医调养才好。”

太太指着陆慎,叫气得手腕发抖:“你……你当真要为了崔氏,杀尽我虞氏一族么?你舅舅何曾薄待过你?何曾薄待过陆氏?”

陆慎冷冷道:“虞士学狂悖犯上,于狱中辱骂国母,这本是满门抄斩的罪过。我瞧在母亲的份儿上,只杀他一人,已经是开恩了。”

太太如何听不出陆慎语气里的杀气,惊心之余,忙辩驳道:“你舅舅他是清谈文人,吃多了五石散,严刑拷打下神志不清,胡言乱语,并不是有意辱骂那崔氏的,况且也只不过三五句罢了。你舅舅那个人,你是知道的,最是懦弱无能,胆小怕事,又怎么敢做哪些事呢?倘你要罚他,判他流放三千里也可,只留他一条性命吧。”

陆慎不肯应,淡淡道:“母亲,便是今日不杀他,早晚要杀的。他的罪过,又岂只这一条?”

太太道:“崔氏沉船之事,同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那两个门客,是我派出去的,叫给江州刺史茹素传令,不得江崔氏迎回江州长公主府,令选一处宅院即可。可我没想杀她,只不过想刁难她一番罢了。慎儿,难道在你心里,你母亲我,就是这样一个残忍嗜杀之人吗?”

“是,我是不喜欢她,可是我绝不会想杀她,我不过想叫人传令,给她点苦头吃罢了,不想她那么好过而已。一个弃妇罢了,倒像是皇妃归省,风风光光回江州,沿途文武皆礼遇有加。赵元宋那毒妇的女儿,凭什么这样好过?”

这的确是实话,太太再厌恶林容,也未曾动过杀心,最开始,也只不过想把她打发得远远的,不叫林容去雍州碍她的眼罢了。后来即便是林容叫陆慎强接去雍州,也不过言语讽刺,后来索性并不见她。陆慎父亲在时,对太太百依百顺,养得她这样一副性子。

陆慎搁置了茶杯,站起来,掸掸袖子:“我知道母亲跟崔氏沉船无关,否则,死的便不止是虞士学一个人了。”

太太瘫软在那里,涌出泪来,又是悔又是恨:“我知道,你恨我,怨我小时候不曾亲自抚养你?”

陆慎摇摇头,再无谈兴:“这些旧事,实无关紧要。母亲保重身体,儿子告退。”

陆慎从仁寿宫出来,外头已下起了蒙蒙细雨,他径直往祖母的寿康宫而去,还未进,便听得一阵牙牙学语之声。

他站在门口,示意宫女小黄门噤声,见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婴儿坐在殿内的地毯上,手上紧紧握着一串铃铛。祖母坐在她对面,正不厌其烦地教她说话:“跟祖母念,叫爹……爹……”

那小婴儿摇摇手上的铃铛,只发得出模糊的音节:“呀……啊……”

那孩子已经五个月了,渐渐长开了些,眉眼几乎同林容一模一样。又不知老太太说了些什么,那孩子顿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来。

陆慎站在那里,望着那孩子,忽觉心中大悲,一片荒芜。

这孩子还这样的小,以后她会学会说话,学会走路,会叫爹会叫祖母,会有花团锦簇、尊贵无比的一生。可是,她的母亲,那个总是神情淡淡,嗔怒着骂他无赖的女子,已经葬身江底,永远停留在十九岁了。她在雍地这三年,想必是困苦时多,欢愉时少。

困苦时多,欢愉时少!

陆慎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这才叫老太太瞧见,命人请他进殿内去,见他神色寂寥的模样,劝道:“你很不该这样,悲喜要有度,这是家里自幼便教你的道理。倘若你媳妇儿还在,瞧见你这样,她又怎么能不伤心呢?去了的人已经去了,活着的人还要向前看才是。更何况,还有阿昭呢,为了她,你也得多少打起精神来。”

说到阿昭,她似乎明白这是自己的名字,嘴里含糊不清地‘啊啊’两声,冲着陆慎张开手臂,这是要他抱的意思。

陆慎抱了她,坐在膝上,一根手指叫阿昭紧紧攥住,便要往嘴里塞,忽听老太太道:“你刚见过你母亲了?”

陆慎嗯了一声,老太太又道:“你母亲那个人我是知道的,脾气不好,但是说坏也没那么坏。往年间还好些,这几年,她服用五石散上了瘾,便越发糊涂起来。起先她服这五石散,是她被长公主鞭挞后,为了止痛,渐渐的便戒不掉了。念着这一点,你也要体谅她些。”

陆慎抱着女儿,衣襟上都沾满了这小丫头的口水,忽然手指头微微发痛,笑笑:“这孩子长牙了?”

老太太顺着他的话,转了话头:“四个月就长了,这几日我熬了些肉羹喂给她,她尝到味儿了,连乳娘的奶都不肯吃了呢,也随你小时候,整天笑嘻嘻的,不大哭。”

阿昭趴在陆慎肩上,满是口水的小手去挠陆慎的头发,渐渐叫她抓了一小戳在手里,使劲儿一抽,陆慎故做吃痛的神情,反逗得小阿昭咯咯笑出声来。

老太太也跟着笑起来,命人递了湿棉巾上去擦手:“有些话,你不爱听,我也得说。我年纪大了,还能照看阿昭几年呢?你总是要选嫔妃、立皇后的,不知你有没有人选,打算把阿昭交给谁抚养?雍州勋贵家的女儿倒是有几个好的,文臣士族里也有好些江南水乡女子,今儿我见了一个,温温婉碗的。”

陆慎不答,好一会儿才道:“我打算亲自抚养阿昭,替崔氏守孝三年,其余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

他又坐了一会儿,抱了阿昭出殿来,在浓浓的夜雾中,父女两,径直往起居的承庆殿而去。

第88章

景平四年的夏天来得尤其的早,刚过小满,便连下了几日的大暴雨。云销雨霁一天晴整个洛阳皇宫都似乎满是喧闹的知了声。

宫人们轻手轻脚把凿成四四方方的冰块儿小心翼翼运到勤政殿西侧的五间楹房内,刚进门口,便听见大臣朗声奏对的声音:“陛下,历经三年休养生息中原之地民生恢复,仅今年一年,便产粮两千万石棉花、生丝共计一百五十多万斤累计开垦荒地一百六十万亩,中原人口已将近一千两百多万户。”

又听得天子低沉的声音:“治天下者,当不尽人之财,而使人有余财也。乱世新立之朝,莫不轻徭薄赋劝课农桑,与民休息。”又问:“均田之法已大见成效,地方各郡县今年新修之沟堤、水渠,复古河道,进展如何?”

话音刚落旁边一位二十上下的年轻人便手持玉圭,立刻站起来:“回陛下工部去岁主导对黄河排淤,以及在闽浙一带御咸蓄淡,已惠及百万……”

宫人立在那里,不敢随意进去,等站在里间的小黄门轻轻挥手,这才抬着冰块往铜瓮去,事毕,几乎不发出一丁点异响,又蹑手蹑脚退出殿外。

有一个小黄门是新进宫来的,同掌事太监是同乡,走得远些了,问道:“怎么刚才殿内的那些大人,不穿官袍?奴婢在宫外常听人说什么满朝朱紫贵来着,进了宫一瞧,皆是青衣角带,只有大朝日才穿公服。”

那掌事太监拧着那小黄门的耳朵:“不该问的别乱问,陛下替先皇后守孝三年,诸位大人也自然不敢僭越。”又叮嘱他:“宫里可比不得外面,不可随意乱问。”

小黄门嘟囔道:“前几日不是才办过先皇后三周年祭祀,在大相国寺办了许多日的法会?已满了三年,除了孝服了?”

掌事太监立刻竖眉瞪他:“噤声,你好大的胆子,敢议论这些,今日你不要吃饭了。”

不知过了多久,殿内,议事已毕,宫人奉了茶、酸梅汤进去。

高堂上端坐的天子虽除了白衣,却仍旧是一身青衣素服,忽笑问道:“诸卿可知,洛阳城如今有一桩新闻,言道金谷园旁有一女子卖唱,一路从沧州千里迢迢赶来洛阳,对武安侯自荐枕席,引为一时佳话啊。陈爱卿,你的宅子便在金谷园附近,可有听闻这桩雅事啊?”

陈涵之是个聪明人,知道陛下从不无的放矢,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呢,立刻站起来,道:“臣略有听闻,只不过并非雅事,是刑部驳回了沧州郡守的一件命案,这一家人上京喊冤的。”他顿了顿,接着道:“只是不知武安侯又如何牵涉其中了?”

这样的事,刑部没有管,台谏没有折子,陆慎如何能不恼火,把手中的瑞兽铜镇纸丢在桌上:“勋贵旧臣,平日倚势冒法,凌暴乡里,朕念其军功,宽犹以待,如今在天子脚下,竟敢如此放肆。”

诸臣听得这话,具是放下茶盖碗,站起来:“陛下息怒。”

陆慎冷冷道:“今日下衙之前,台阁出一份条陈出来,武安侯如何在乡里强占民田,如何杀人破家,皆一一具实奏来。”

众臣出得殿来,已经是夕阳西斜之时,迈下丹陛,便见殿前金砖上跪着一人,不知跪了多久,已经叫晒得嘴唇干裂、满脸通红,大臣们互相望了望,替眼神已不大好的德公分说道:“老大人,是安丰王。”

德公抚须沉吟:“喔,陛下待宗亲甚厚,何故如此啊?况安丰王是陛下四堂兄,太后甚爱之。”

诸位大臣皆摇摇头,并没有说什么,只道:“今日陛下动怒,安丰王恐怕没那么好过关的了。”

一时,有小黄门站在殿门口唱喏:“宣安丰王觐见!”

安丰王陆晄,行四,是陆慎的堂兄,幼时颇厚,为皇亲中第一人也。只去年陆晄带兵入闽平叛,吃了败仗,不独损兵折将,连帅旗帅印也叫夺了去,险些被生擒。奏报一经台阁禀上,令陆慎大发雷霆,当即解了他的军职,命他在家静思己过。

陆晄闻听殿内传召,立刻躬身站起来,只他跪得太久,略一走动便又疼又麻,强撑着走到殿内,也不敢去瞧陆慎的脸色,直直跪下请罪:“罪臣陆晄,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

陆慎哼一声,拾起一本奏折便直愣愣仍在陆晄跟前:“听闻有一出新戏,命唤《十一娘怒沉皖江》,你可听过?”

陆晄跪在那里,有些莫名:“陛下,罪臣实不知此戏。不知这戏,唱的是什么……”

陆慎哼一声,冷冷问道:“当真不知道?”

陆晄摇头:“臣实不知。”

陆慎挥手,一旁的小黄门便奉了一幅画卷到陆晄面前,缓缓展开,正是陆晄府中的夜宴图,觥筹交错,侍女伶人相间,胡璇飞扬,颇有醉生梦死之态。

坊间传闻,新帝设廷卫,监视百官一言一行,今日陆晄亲身领教,当即吓得楞在那里,后背忽地冒出一片冷汗来。

陆慎肃色训斥道:“朕命你在家静思己过,你反呼朋引伴,在家里昼夜欢饮,谈词赋曲。听闻你还请了南人名班在家里整日唱戏,有一出折子戏,名唤《十一娘怒沉皖江》,讲的是一位歌姬受人所骗,沉江而死的故事。”

说着声音越发严厉:“寻常百姓之家,尚且知道避讳先人名讳。你是不知皇后行十一,还是不知皇后是沉江而去?你一一具知,还要在你的府邸把这戏连唱三日,莫非语涵隐射,是有诽谤皇后之心?”

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