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何首乌

于是这两天,通过不断地画图纸,画宝攒下了六十个积分。

然后画宝买下了三角尺,丁字尺等物品,方便绘画时使用,此外,画宝还买了一副彩签,这也是为了画画作准备。

完成了这些,画宝想了想,朝屋外走去。

画宝开口:“奶奶,娘亲,我想去山上,你们能陪我去吗?”

这两天画宝一直闷在家里,不像往日一般好动了,虽然嘴上没说,可是木家人都是很纳闷。

此时看画宝开口,还眨巴着大眼睛,木家人都被萌化了,薛氏和林氏哪有不应的道理。

只见薛氏笑得很慈祥,开口道:“好好好,这也到下午了,老五家的,你腾腾手,跟我一起陪画宝上山去。”

画宝开心道:“奶奶,娘亲,你们带上背篓!”

薛氏和林氏互相望望,虽然不知道画宝想摘啥,但还是带上了。

三人一同上山,上了山大概三百米,薛氏和林氏有点慌张了,开口道:“画宝,可不能再上去了,再上去,天黑之前回不了家,恐怕有野兽要来。”

画宝点点头,估摸着也差不多了,开口道:“奶奶,娘亲,差不多就是这了,你们稍等一会,我去挖些东西回来。”

说着,也不待俩人反应,就开始搜寻。

“七七,七七,这附近有没有何首乌?”画宝悄悄与系统进行意念沟通。

“宿主,在你前方的灌木丛有何首乌。”七七回应。

画宝惊喜,上次她来摘茱萸就寻思着想摘些药材,而何首乌不是在深山里,又价值极高,显然是合适的选择。

画宝开口:“奶奶,娘亲,快随我来这里。”说着,一溜烟就跑到了前方的灌木丛中去。

怎么了这是?薛氏和林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跟了去,却发现,自家孩子正围着一堆黑乎乎的像泥土一样的东西傻乐……

“画宝,你乐啥?”林氏疑惑不已,这孩子,别是憋在家里憋傻了。

画宝却喃喃自语:“这个得有一公斤吧,少说也有一两百年,至于这边这个,好家伙,这么大,至少一点五公斤,两三百年!发财了啊!”

虽然前面画宝说的啥薛氏没听清,但是画宝却说发财!

薛氏连忙问:“画宝,这玩意能卖钱吗?你说发财是怎么回事?”

画宝这才扭头,眼睛都亮了,开口道:“奶奶,娘亲,这是何首乌,可以安神、乌须发、解毒、抗疟疾,炮制后还可以补精血,可是个好东西!”

薛氏,林氏大惊!

她们不傻,虽说不知道何首乌是啥,但是她们知道疟疾啊!每年因为这个疟疾不知道要死上多少人,就是林氏之前所待得村子都有人因为这个去世。她们以前知道有可以预防疟疾的药材,可药馆从不往外说,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东西!

薛氏林氏心口颤了颤,这这么大块的何首乌,不知道能卖多少钱!

想到这,薛氏林氏心头一热,看向画宝,越看,越觉得这是个福娃娃。

薛氏稀罕得亲了画宝一口。

&nbs|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p; 画宝一愣,随后红了脸,显然没适应这样的亲热方式。

画宝开口:“娘亲,奶奶,你们挖的时候仔细点,这旁边的根茎也大有用处咧!”

薛氏林氏一听,手上的动作更加小心了。

三人忙活了半天,也才挖走了四个何首乌。

回村时,俩人小心翼翼的,生怕弄坏了背篓里的宝贝。

村里张婶看见了薛氏林氏,笑眯眯开口:“这是去采茱萸呢!听说你们家炒了个茱萸炒鸡蛋,能赚不少呢。也怪我家那个太没本事,咋就寻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呢!”

张婶与木家关系一向要好,因此,木家也没瞒着她,她也知道木家靠这个小赚了一笔,不过她也没打算去抢这个生意,她家老头子是个猎户,儿子们也打猎,一家人过得还算富裕,不然家里也不会有油。

听到张氏说话,薛氏虽然急着回家,却也回了两句话。

回了家,木家一众人都回来了,看见姗姗来迟的三人,木莽很疑惑:“你们去哪了,现在才回来?”

语气之间却没有指责。

薛氏打开背篓,只见里面像是人形的何首乌露了出来,“我们去挖这个了,画宝说,这可是宝贝,药材!可以预防疟疾!”

木家人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又是缩了缩。

这几天,他们受到的惊吓太多了,感觉再来两个自己恐怕就不这么害怕了!

木莽看着这人形的黑乎乎的东西,开口询问:“画宝,你说的是真的吗?这玩意山上有不少,真能卖钱?”

画宝重重的点点头:“祖父,我没骗你,我们今天挖的都是年份比较大的,少说都有一两百年,这些东西真能卖钱,还可以安神、乌须发补精血,不信啊,您明天去安宁堂去问问!这么一块,至少要卖十两银子,您可得把把关!”

安宁堂是镇上有名的医馆,里面的华大夫不仅医术高,还乐善好施,给穷苦人家治病有时候甚至自己贴钱。但为了维持生计,也会卖药。

可旁的木家人听不懂,却听到了十两银子!

乖乖,十两银子!

这何首乌这么值钱吗?

木莽显然也是被吓到了,好半天,他才深吸一口气,开口道:“明天,画宝随我去镇上,你们几个妯娌,去把今天没挖的那一片何首乌挖完!”

听到木莽严肃的声音,木家人也有了主心骨,不过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几个小的随着画宝学了一个时辰之后,便回屋子里温习功课了。

次日一大早,画宝就醒了。

看着外面正在劳动的众人,画宝心里暖洋洋的,虽然大家都急着去卖何首乌,可是,还是没有人叫醒她,这让她很感动。

“祖父,我们出发吧!”画宝跑出屋子,开口道。

木莽一看见画宝,脸色都柔和了几分,“好好好,这就去把你牛叔喊来。”

这一次,大牛照旧牵着他那头驴,晃晃悠悠地走着。

看见了木家祖孙俩,大牛疑惑道:“今天没有去卖茱萸炒鸡蛋吗?”

木莽笑笑,开口道:“没呢,上镇上办点事,下午去卖。”

大牛一脸懵,但也没问啥。

很快就到了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