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收徒

木莽付了车钱,带着画宝去了安宁堂。

门口的童子一见到木莽两人,便上前打招呼:“是木老爷啊,又来抓药吗,里面请。”

木莽打了个招呼,才开口道:“今日不是来抓药的,不知可否请华大夫出来一趟,有事情商谈。”

童子疑惑地抓了抓头,不过还是进去请华大夫了。

不一会儿,只见帘子后出现了一位老人,看上去很富态,但又很慈祥,只见他摸着胡子踱步出来,看上去很是悠闲。

“不知道木兄唤我所谓何事呢?”华大夫开口问道。

“华大夫,您看这个,是不是何首乌?”木莽也不废话,开口便问。

华大夫一听这个,神色一变,连忙开口:“到里屋来,到里屋来!”

看见华大夫神色如此紧张,木莽心里便有了数,他不动声色,带着画宝进了屋子。

“这小姑娘是……”进了屋子,华大夫疑惑地问道。

也不怪华大夫不知道,只是之前画宝很少到医馆来,因此华大夫并不认识她。

“这是我孙女,画宝,说起来,这何首乌还是她发现的。”木莽欣慰地开口道。

华大夫一挑眉,连忙看向那背篓里的何首乌。

乖乖!

不得了啊,这何首乌看上去成色很是不错,而且因为挖得小心,根茎什么的都没被破坏,这要是炮制了,可能卖不少钱!

华大夫激动得胡子一颤一颤的,问道:“你们从哪挖来的?”

问完了才觉得不妥,也是,这可是个赚钱的法子,谁会这么傻告诉别人。

木莽笑了笑。

意识到自己问错话了,华大夫咳嗽了一下作为掩饰,开口道:“你们是打算卖了它吗?”

木莽点点头:“华大夫,咱们也不懂这个,但是我孙女画宝却说,这何首乌至少一两百年了,十分珍贵,可以用来预防疟疾。”

木莽开口便把话给说了,他这么做,也是担心华大夫认为他不懂行情,压他的价格。

华大夫一听,颇为惊奇地看着画宝,这么大的小姑娘,还懂这个?

画宝丝毫不慌,开口道:“华大夫,我曾有幸学习过一些药理,认得几个药材,但是学艺不精。”

华大夫听了这话,来了兴致,“那我考你几个药材,你看看是否可以答得上来!”

画宝点点头,于是只见华大夫转身从药柜里拿出了一些药才来,指了指其中一只,问道:“这是什么?”

“边缘有5-7对浅裂片或掌状3深裂(此时每裂片又分出2-4对不整齐的小裂片),裂片自下向上逐渐增大……这是荨麻。”画宝脆生生的回答。

华大夫感到有趣,这娃子,居然连这个都知道?

于是华大夫便继续找出几味药材出来给画宝辨认,没想到画宝都答出来了!

这女娃子,可是学医的好苗子!便是他的弟子,都没能把这些认出来!

不过他可不知道,画宝前两天用积分兑换了《本草纲目》,把里面的药材记了个七七八八,这才认得这些药材。

&nb|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sp; 华大夫高兴坏了,开口问道:“你可愿意同我学医?”

木莽一听这话,十分意外,当然是意外之喜,但是,他也没被喜悦冲昏了头脑,问画宝:“你想学医吗?”

画宝自然愿意,她正好想找个由头阅读她那些从系统里得到的医书,而且华大夫的确有本事,跟着他学习,一定会事半功倍。

画宝连忙开口:“徒儿拜见师父!”

一听这话,木莽,华大夫都高兴极了。

“好好好,你如今是我的弟子了,我也不占你便宜,这四颗何首乌,我给你们八十两!”华大夫大手一挥,就要去取钱。

木莽却拦住了他,开口道:“华大夫可千万别这样,既然画宝拜了您当师父,那么这何首乌便当作拜师礼吧,说起来,还算是我们占了便宜。”

华大夫了解木家的情况,知道这八十两对木家来说是一笔巨款,可是木莽还是可以在这种诱惑面前选择道义,他实在有些惊讶。

于是华大夫开口说道:“就算是拜师礼,也没有这么贵重的,这样,这四根何首乌我买下三根,给你五十两,剩下那根最大的给我当拜师礼就可以了。”

木莽听他这么说,也不再推拒,的确,那一根何首乌大概就值三十两了,用来当拜师礼再合适不过。

“但是,今后你们若是寻见了何首乌,尽管到我这卖,我一定不压价!”华大夫再次摸着胡子,开口说道。

看木莽点了头,华大夫继续说:“我这儿有本基础的医经,你先回去看看,过几日再来,我要考较考教你。”

画宝认真地点了点小脑袋:“我会认真学习的,师父。”

看见画宝乖巧的模样,华大夫也是忍不住的直点头。

这一趟满载而归,木莽一个高兴,带着画宝去玩耍了一天。一路上,就算是以木莽的性子,都忍不住痛快的心情。

回了家,已经是晚上了,木家人看见画宝和木莽回来,纷纷上前,犹豫着,想问又不敢问。

看着众人的神情,木莽笑了笑:“进屋说。”忐忑的木家人进了屋。

只见木莽掏出了背篓里的银两,摆在了桌子上。

震惊弥漫在空气中,木家人看着白花花的银子,整个人惊呆了!

薛氏颤颤巍巍地指着桌上的钱:“这,这,这这是何首乌换的?”

木莽看着老妻惊喜的模样,笑着点了点头。

“嘶——”木家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是真没想到

这何首乌竟然这么值钱。

“还有一个好消息,华大夫决定收画宝为徒弟。因此,这些只是三个何首乌的钱,另一个当作了拜师礼。”木莽开口道。

“老头子,你说的是真的?”薛氏一脸兴奋。

“我还能骗你不成?”木莽佯装发怒,实际上却是高兴极了。

听到丈夫这么说,薛氏等人也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是华大夫看画宝有天分,认识那些药材,这才决定要收她为徒。”木莽继续解释道。

木家人都乐坏了,数完了钱,木莽便开口:”这次找何首乌,是画宝的功劳,因此,我把这五十两分给画宝二十两,你们没意见吧。”

林氏犹豫了一下,开口道:“爹,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您当真要给她吗?”

木莽开口:“这是规矩,不能破。明儿个你们几个收拾收拾,还去华大夫那里卖何首乌!但是你们明日也要另带一些茱萸炒鸡蛋给华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