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张残纸还未融合,我等可削它,能捕捉,在上刻字,重新打入永寂之地。」

违禁物品中的头号存在就是有底气,张嘴就是各种很强势的动作,要这么针对必杀名单,进行验证。

巨妖顾三铭点头:「有道理,这次‘打窝,,着实钓来诸多外圣、邪神、恶灵的化身,甚至有至高生灵的真身,祭品充裕,怎么折腾都够用。」

……

「超凡中心大道潮汐澎湃,那几头最凶的恶灵准备做什么?」

荒芜的外宇宙,有真神、苦修者、圣灵等,在黑暗中睁开眼睛,重新盯着如同大雾迷航中突现灯塔般的璀璨之地。

「他们真敢啊,跟捞鱼似的,在那里捕捉必杀名单。」

冰冷的外宇宙,连活了20纪以上的绝顶大恶灵,都露出异色,屹立在黑暗的尽头,俯视着重重大宇宙中的唯一光明之地。

更有古老的生灵,自腐朽之地带出来自己最器重的门徒,在暗中观摩,让弟子记住,有些「存在」不可沾惹,早在旧圣时期就属于「巨凶」。

「那是谁?刀转经筒,刀与脚并用,连劈带踩,太不尊重红得发黑、可以‘绝圣,的古纸了。」

两张残纸,漆黑如墨,嗡嗡而震。即便是单一出现,都是可以杀圣的,现在却被践踏,被诸圣围追堵截,群雄逐纸。

外宇宙的改路者,长存20纪的巨兽等,皆看直了眼睛,感觉怪诞离谱,委实过于荒谬。

他们为了活命,躲避必杀纸张,不惜破开道基,改换生命形态,过得非常压抑。纵使如此,也经历了多重「腐朽死劫」,看着绚烂之地的那群真圣这么强势,他们颇为眼红与向往。

……

「有」询问诸圣的意见,道:「刻写什么?」

这次他们可能是在和纸张背后的生灵对话,措辞需讲究,既要谨慎,可也不能弱了超凡中心的风骨。

两张纸剧震,导致的后果很严重,各类神话物质起伏,规则、秩序似要塌陷了,超凡光海都受到剧烈影响,不断拍击向外宇宙。

无、有、顾三铭、忘忧、老男孩等,亲自按住纸张,以超级违禁物品万法石、混元秘银等研成粉末,当作墨材,照古、遗民等先后动笔书写,快速留下简短但却蕴含信息量很足的文字。

接着,这里圣纹焚烧,剧震,像是发生了毁灭性大爆炸,宇宙游涡通道扩张,吞掉了诸圣与一切。

「他们……又一次离开了,超凡中心无真圣了。」外宇宙,有点燃混沌神火的真神自语。

「骗鬼吧,还想再来一次?!」

「大家同是从古老年代走过来的至高生灵,谁不知道谁,无论是做人还是为圣,能不能多点诚信,少点套路,这么做有意思吗?」

腐朽宇宙的外圣、改路者、巨兽等,都很冷静,这次没人轻举妄动,甚至有恶灵在鄙夷。

「老子看不起你们这群虚伪的人,你们当中有我的表亲,明明也是恶灵,还装纯净无暇而又圣洁的真圣。」

必杀名单又一次被放逐,被打进无神话因果的真圣绝命地,这-消失就是很多天。

群圣很有耐心,都在安静的等待。

至于外圣、邪神、巨兽的想法,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中,这次真没「打窝」,而是在想办法同残纸后的存在对话。

如果真有这样一个生灵,或族群等,很可能屹立在「6破」的神秘天地,若被证实,很多事都会被颠覆,令真圣都心头沉重。

数日后,死寂的外宇宙被打破宁静,一道乌光连着破开枯寂之地,在多重大宇宙间跃迁,以不可思议的速

度返回。

改路者、圣灵、真神等,都沉默着,死死地盯着路径而过的纸张,没有人说话。

「来了,上面有字,得到了回应。」

「名单的背后真有一个未知的存在?」

诸圣蹙眉,有反馈,有文字回应,态度是「积极」的,但是,于这件事本身而言,也是可怕的,让人不安。

此次两张残纸有了非常明显的意识反应,是暴怒的,不再那么呆板与机械,且通体漆黑,已没有一点血色。

「字太少了。」逝者皱眉。

随着名单接近,来到36重天外,人们清晰地看到上面的古字体。虽有回应,但只有两个字。

「退后。」这次,没用「无」解读,老男孩直接念了出来,同样是36纪前的字体,罕有人可识别。

同时,他一拳砸向半空中,崩飞一张名单。

&nbs|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p; 「有」也动了,挡住另外半张黑纸,将它震退到无的道场之外。

这又是一次提醒,或者说是警告吗?但是,留言太简洁了,不愿多写一个字,这是在数衍,还是不耐了?

遗民上前,在老男孩和「有」出手的地方,以大神通凝聚极少的尘埃物。

「这是从两张残纸上坠落的。」他手指发光,具现出灰烬,而后进一步追溯,出现一角磨损厉害的纸张,承载着模糊的文字。

下一刻,他一声闷哼,嘴角淌血,身体踉跄后退了几步,这一幕让在场很多真圣心惊,感觉不可思议。

遗民可是旧阵营的大佬,实力异常强横,居然因此负伤?

「无」出手了,少许模糊字真实浮现,他直接读出:「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冥昭瞢誾,谁能极之?斡维焉系……」

至此戛然而止。

遗民一惊,道:「这是‘原,当年写的祭文,在我元神中消退的记忆,现在竟呈现出一角,就是它。」

原,便是旧圣最后的「第一人」,他最终的结局是,只身上路,疑似死在超凡光海最深处。也有种说法,他在对面上岸后,突然暴毙,沉船带回残缺信息。

很快,这角破损的纸张便又重新成为灰烬。

照古眉头深锁,道:「原,当年写的祭文被送到永寂之地的边缘区域烧掉,残留灰烬在今世被神秘生灵当笔墨在必杀名单上留言?」

最起码过去17纪了,相当悠远与漫长的年代,那灰烬还在,竟真的有生物在「享用」第一人的祭文?!

纵然是至高生灵,现在也感觉到一股来自心底的凉意,究竟是什么怪物在回应他们?

sdldwx/xs/15098807/735599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