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奢侈的笔墨啊,17纪了,比我们在场很多真圣年龄都大很多。遗民大佬,你知道原为何写祭文吗,有什么历史背景?」黄仙窟的真圣黄尚。问道

遗民道「确切地说,可以追溯到18纪前,第一人原,在整天忧心忡忡情况下,亲自写下祭文,据他身边弟子说,那段时期,他彻夜长吁短叹的…」

顾三铭跟着点头,道「应该是有莫名感应,在做准备,那群人在18纪就死了部分人,在17纪则是彻底消失了。当然,没参与的旧圣不在此列,估计所知也有限。」

遗民心说,你直接点名我算了。

人族至强者照古,开口「不见得有那么玄乎,我是说,若是有走枯寂路的同道,生活路在永寂之地的边缘,且自身确实足够强,甚至,也许那里有一小撮人联手或许因此具备留字的能力与手段。

这就有无限可能了,若是有小撮人,为了摆脱超凡中心,不约而同出走,来自不同年代,栖居无神话附近的极端强者。

顾三铭认可道:「或许是这样,最起码,无和有两位道兄,若是想这么做,应该就可以常年生活在无因果之地外部区域。」

遗民摇头,道:「旧圣时期,曾出动多艘14色至强战船,载着至高生灵探索过永寂之地的外部区域,确实有生灵在那里留下残迹,但都死了,只有腐朽圣骨,那里无人可久居。」

他这么说,无疑又堵死了这条路。

无开口:「20纪前,曾有人主动进无神话命运之地,想要寻找着什么,但一去不复返。

他说的是骑黑山羊那位老妪的原话。

「无,你其实经历诸劫,活得很久远,想不起过去的事了吗?」苍老男孩声音沙哑。

其实,这也是部分人的心声,比如遗民、空沙,都怀疑「无」就是旧圣时代的「道」,去却但却不敢问。

「没有印象,都忘了。」无一分简洁地回应。

「没什么大不了,祭品这么多,找接着对话试试看。」一位老牌真圣说道。

大多数人同意的,虽然必杀名单背后是否有生对物。依旧存疑,但有生灵可在上面留言和他们对话,还是值得接触与交流的。

「再来几次的话,即便还没到时间两张残纸都可能会提前融合,得掌握好分的寸。」有人提醒来。

「狩纸行动」开始,依旧没出意外,不久后,绚烂的光雨蒸腾,深空被照耀的通明。

「三次了,太俗了,锲而不舍,想诓我们过去?我等坚持反三俗」外宇宙有恶灵腹诽规钓鱼上瘾了吧

在他看来,诸圣手段的令人发指,这是多瞧不起他们阿啊。

当然,很多外圣、邪强也渐渐意识到,对然方或许真的是在弄必杀名单的事,不是在钓鱼。

数日后,两张黑纸回归,果然又带回来了留言,依旧是36纪前的古字,而且,这一次很有诚意,足有一行文字,超越过往。

苍老男孩认不全,最终,还是「无」亲自解读「劝未果,结局注定,一纪一纪花相似,20纪来人不同,新圣终成旧圣」。

这段文字让不少真圣深思,出神,敬畏,甚至有人觉得惊悚,萌生够退意,也有人皱眉,认意为这是故意恫吓。

逝者开口「如果真了解必杀名单的底细,他不能直接说清吗?我认为,这是故意误导,甚至,某个未知阵营在害怕」

恒和神照皆点头,总体而已超级化形违禁物品都非常强势,不在乎这种警告。

然后,如便有了第四次试探,超凡中心的人坚持让对方对话最好接地气讲得清楚明白一些。

「我靠,这次祭出的是老子的化身。诸圣真孙子,不用白|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不用啊,反

正他们不心疼,麻辣个鸡的」外宇宙有恶灵诅咒大骂,面色上铁青难看,气得他将自己坐骑头上的犄角都掰得嘎吱嘎吱作响。

「孙子,你掰疼爷爷了,我是给你当坐骑了,但没他么彻底卖身给你啊,五万年后就恢复自由身了。」巨兽嘶吼,恼了。

第四次,必杀名单除了更黑外,没有任何文字留下,以前的字都被抹去了。

这分明是不想理会这边的真圣了,言尽于此四的派。

「居然连一个字都没有,诸圣狩猎所获祭品虽多,但也都是搏命换来,真不给面子啊。」古今叹道。

外宇审,曾立劈两位真圣、仅败在苍老男孩手下的那头大恶灵,听到这种言语后,立刻转述了出去。

顿时,部分改路者,邪神等,全都以类似三字经言,暴躁地问候了一遍超凡中心的真圣。

36重天,很多圣者反对再次放逐黑暗,不需要再验证了,但也有老牌真圣认为,可以用言语分道扬镳,甚至撩拨、刺激下,看对方能有什么反应。

诸圣点头道,纷纷出言,最终无、有、顾三铭等一致选了王泽盛的留言,作为最后的试探王。

主要是其他真圣言语太文明了,谈不上什么侮辱性比如故弄玄虚,躲在阻暗角落里的恶灵。

虽然在斥责,尝试揭穿对方,但味道还是不够冲。

王泽盛郁闷了,他觉得自己写得很文雅,怎么就被看中了?在埋汰语言中胜出,这叫什么破事,早知道就不写了。

这一次,黑纸回归后,将王泽盛劈了几道血色的雷霆,带着大量的混沌光,并无文字回应。

已至此,没人再坚持,对话彻底失去意义,无、有等人决定,用他们的办法解决掉必杀名单。

但是,部分真圣却惴惴不安,不会和昔日的旧圣一样,就此成为过往,人间蒸发吧。

「我们出事,我们的弟子门徒,我们留下的一切,很有可能会成为历史灰烬,外宇宙的恶灵也在虎视眈眈。」有人忧心地说道。

顾三铭道「这次不一样,即便出现意外,我等也不至于立刻殒落,有时间安排一切。」

「无」更是亲自开口:「我还有些模糊料的记忆,当年,我未死,最终成为的无。这一纪我依旧争取撑住,若此次事件有差,我也要保住你等身后道统。」

诸圣短暂沉默,决定出手,因为,关于必杀纸张,他们早晚要面对。

而且,数纪过去了,又快到「大劫期」了,两张残纸将融合归一,那是真的致命,积累大劫次数越多,熬过去越难。

「动手!」随着无和有一起断喝,一切都不同了,神话原头似被颠覆,过去,现在,未来去,皆出了问题,古今时空在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