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简行诸天 >   第1465章 乡试

最新网址:s23us.CO m 八月乡试后,谢玉头发掉的更多了,只剩下脑后一些满人原始又天然的金钱鼠尾巴,梦回开国时期了,这天倒是凉快。

有信心能中的谢玉,下场后。

直接到早就看好的安定门、方家胡同,通过牙人,购入一擦着边上限的,不大标准的前后院,大12间房院落。

为什么选这个地方,自然是这地方原明内城,现在的满城,是镶黄旗满、蒙、汉的杂居住地。

这个地方,钱不钱的先不说,首先就是资格问题,原身虽破落,但资格是有的。

还有按说不能买卖的规矩,只能说是旗人之间的置换,

所以回迁回来,自然要限制面积,和学区房一般,中间疏通所需,可能比花钱买房还贵。

没办法,这就是破落了。

搬回族地,既然原身父亲、那个欺负原身的嫡子大哥,也是原身的愿望。

嗯,转个圈是能看到东堂子胡同,那边鳌拜的旧府邸,好像晚晴的总理衙门,有些荒呀!

嗯,心里荒。

再有向崇文门,正蓝汉军旗的叫郑国栋的,在都统衙门做户口房的正术长,这是个虽只是七品官职,专门负责各旗户口登记的。

这职不起眼,其实也满要害的。

有两女一子。

其大女儿康熙三十七年入宫,因家里有一女入宫了,又加上是汉军旗的,使了点钱,二女儿就不在选定名单上了。

其实,也是因为满蒙汉三旗中,汉军旗虽最低,但人数也最多。

康麻子虽规定了旗人中十三岁到十六岁女子,在选秀年必须参选,主要针对的也是满旗和蒙旗的,对于汉军旗也不那么看重。

考虑到现实原因,康熙晚年的九龙夺嫡之争,很容易被牵涉,有些事实际情况得考虑到,比如婚事。

既然来到这个时代,看起来这次估计真一时走不了,谢玉自然要打算打算的。

尤其是以现在的身份。

谢玉既听又打听,甚至翻了一些墙,才选了这郑国栋家的二女儿作为亲事。

并且请媒人上门求亲。

这事和大嫂商量过来,但她没主心骨,也知道谢玉年龄到了,只得随着谢玉,而且心口不一的表示新宅她不会搬过来,但做事时明显更配合了。

郑家突然接到媒人,对二女儿的求亲,也是也不奇怪,毕竟旗人规矩和汉人规矩不太同,不裹足,而且因为选秀的事,旗人女子明显比较高一些,不然怎么会有姑奶奶这个词呢!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只是不了解底细连忙托人打听。

二女儿的长相随大女儿,自然出色。

一女百家求,从康熙四十年选秀结束,来他这里求亲的也不少。

尤其是郑国栋,对于入宫大女儿还是愧疚的,不然宁可让她当老姑娘,也不愿让她去那一辈子可能出不来的去处。

没背景的情况下,普通旗人,尤其是汉军旗的,能做的就是不断往宫里塞钱,不希望被「欺负」了。

是以多也因为彩礼的事,二女儿的亲事有些耽搁。

镶黄的满人,娶一个汉军旗的有些高攀,只是人丁单薄,还是个破落户,旧罪臣鳌拜那一支的,虽不太妥当,单也不像有什么阴谋。

但,今天一试就过了童子试,还中了秀才,这在满人人倒是少有的,还参加了乡试。

在旗人中,倒是个知上进的,二女儿要是嫁过去的话,可能会吃些苦…。

虽为了大女儿,也不想让二女儿以后吃苦。

鸡肋…,又不好直接得罪!

几番比较厚,这个郑国栋果然如谢玉预料那般,给谢玉提了一

个「为难」的问题,今科乡试中榜,才愿嫁女的意思。

当然了,彩礼也必不可少。

谢玉提出,定立契书,郑国栋果也没有反对。

他自认为主动权在他手上嘛!

从头到尾也没人问过郑家大姑娘的意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满人比汉人接受的还快,更何况汉军旗的。

郑二姑娘的贴身丫头喜鸾,听到这个传言,连忙向自己姑娘回报。

郑二姑娘听了一阵,她不是一个不懂世事,无论是父亲带回家的公文书上,还是请托办事的族人。

自然知道现在旗人的风采,尤其是老满人那边的,多数堕成纨绔子弟,这种家里再有,她也不喜的。

倒是谢玉…,吐口气道:「上三旗的,能凭自己本事得了功名,想也是个争气的。」

喜鸾:「姑娘…,那家破落的很,嫁过去一定会吃穷的。」

郑大姑娘:「总比入宫那不见得人去处还有那偏室,家里情况…,况且…,也不一定是他,不是说了今科乡试要上榜,这很难的。」

青鸾:「姑娘,你还是太心善了,总把人往好了想,听说满旗都蛮的很,上三旗的,又破落了,指不定人家是贪姑娘的嫁妆呢,听说现在挺多……。」

郑二姑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姐姐的事…,阿爹已经为我做了很多了,做女儿的,能做就是不让他担心了。」

「青鸾你先出去吧,我在看会儿书!」

青鸾:「小姐…。」

青鸾离开后,郑大姑娘放下手中的书,想到以后,忧愁上身。

只若是普通汉家女儿就好了…。

康熙四十一年八月的旗人顺天府乡试,录取四十人,谢玉排在第三十一。

虽不是高位,但确实是中了,不算旗人身份在古代也是由跪族变贵族了。

旗人中的童生或者秀才,汉人上不上,满人看不太起,待遇相对一般,多作为晋身之资。

但到了乡试举人这一级,那就不一般了,汉人会好看一眼,毕竟读出水平了,旗人也会羡慕一些,因为这资格是能进内务府了。

但旗人要是能中进士,那就恨不得了,那怕是最后一名的同进士,京内各部衙门六品官级,可以说随你选了。

只是,如今还不到乾隆嘉庆时代,相对于架子还在的武备八旗来说,读书入仕可肯定是一个不划算的选择,满进士最近两科好像一个都没有。

张榜这天,谢玉正在城外在一农庄上,暂不知道信息。

这原是内务府包衣李家的庄产,主人家可能要办事,需要银两疏通,准备把这几百百亩的庄产给卖了。

一般旗人需要用钱,小额典当祖产,大额临用,都是抵押,毕竟都是铁杆庄稼,每年都能收到朝廷恩赏的银子,不怕还不上。

但直接卖庄田那就是大事了。

只是,谢玉在逛当咣当问,其实目的不是这个,而是远处矮山包下面的相对荒僻的村子。

能在望京这边还有那么大一块,连在一起,这里地气不够,产出不行,那价格肯定便宜了。

果然,看来这一个「望」庄,谢玉无意把话引到那个荒地庄了。

果然,足有三千亩的地,均价才二两银子。

之后,有对比,谢玉「退而求其次」,价格可以讲到1.8两\/亩。

谢玉要是专门去买,人家肯定开口得三两起,简单买东西的策略。

先付了二百两定钱,谢玉就回程了。

也没蹭人家驴车,因为谢玉有自行车,虽然这个年代路差一些,还要避着人。

但乡间土路上

一个人骑自行车感觉不由得的爽快,一首「沙漠骆驼」送上,好一个自行车歌手!

快进城时,遇到一辆回程的送货车,赶紧收了自行车,重新变得低调。

谢玉给了赶车的几个铜板,又言词低调,人家答应捎谢玉一程。

古代的交通,真是的!

也确实该置办一套出行的车马了。

在这交通靠走,通信靠吼的年代,有个代步工具确实重要。

但想到「鳌拜」这个亲戚,谢玉觉得还是在忍忍,其实很多东西谢玉都「准备好」了。

只是回到家,看到门前散落的花纸,还有围着的不少街坊。

突然有小孩子喊道:「刚二爷,回来了!」

然后,一群人做福、打千,谢玉恍然明白了什么。

海叔激动飙泪跑过来道:「二爷,你中了,中榜了。」

虽不是旗人向往皇城路子,相比世爵这种铁杆也差,但确实是有正经前程,能做官了。

谢玉顺间在袖口中一摸,摸出两串吊钱,一吊给海叔,一吊自己解开后,撒…,

谢玉新海叔原来是有些钱的,但报喜的那帮满带子,说话一个比一个好听,其实也一个比一个贪的。

街坊来,估计海叔拿不出了,或者说,没零钱了。

这帮街坊,都没啥钱的破落户,有铜板化就行了,给银子,那反而是得罪人了。

总之,喜庆!

谢玉让海叔去买些鸡冠油,豚下水什么,蒸几大锅精米,办一个简单的流水碗。

好好炖煮一大锅油水,豚油扣米饭,好油水。

只要是这个胡同的街坊,今天的晚饭他管了。

这破胡同,以汉军旗居多,一年28两的银子,还有28斛米,能吃能穿,但日子估计都紧巴点,肚子里没啥油水的。

虽然会被眼气的说什么,这个合适又实惠。

总得来说,这年头邻里关系还是可以的,谢玉出银钱,很快有些多手的婆娘主动打下手,切菜、掌勺都不在话下。

只是,喝酒…。

谢玉以明天要去都统衙门为由给暂拒了,喝酒,无论什么时候,谢玉真不行。

谢玉不喝酒,大家倒是很开心的。

也确实,这种小偏胡同,很久没有「喜」事的。

至于「宵禁」?

和配不配姓赵一样,都住到这偏地方了,也配有宵禁?

官府不花钱呀!

花不花钱,谢玉不管。

第二天,从很配合的大嫂处开心而回。

收拾一番后,海叔拿着一些帖子和「喜喝」见了谢玉。

这帖子基本都是受到鳌拜牵连瓜尔佳氏几房,原身记忆中也基本没联系,没见过。

突然,出现…。

谢玉看了书信,都是「警告」谢玉低调的意思,另外还有扣嗖几两银子的贺仪,看的出,都不富裕呀!

谢玉也不嫌弃,因为是明白怎么回事。

谢玉写了感谢贴,加倍回礼后,又给海叔五十两银子,让他找倒夜香组织。

趁现在,有点「名望」,在这破胡同中,建三个公厕。

还有做几个口大木箱,当垃圾桶,雇胡同最贫苦户的人,两个,谢玉出钱,让他们把胡同内垃圾都清了。

很多垃圾,可能都几十年了,一层又一层,一下雨,一嗮太阳,那味道…。

他们是习惯了,谢玉怎么都习惯不了。

也怪不得古人都喜欢大院子呢,味散的快呀!

对于,谢玉这个有些「冒傻气」想法,

海叔是不赞成的,但谢玉刚得功名,真成爷了,也不会反对。

如此,也提了自己的要求,比如谁家的马不错,那家木车架做的很好!

符合体面的出行交工具呀,谢玉自然点头同意。

马选蒙古的就行,好养活。

车架可以备两个,一架带油纸布棚的,谢玉坐人出行。

一架只有空车架的,可以送货,顺便把街上堆的垃圾,送出城,谢玉忍好久了。

当然了,还要雇一个会驾车的,能兼职长随,甚至护卫的小伙。

最好一家人都能雇佣那种,好控制。

可以明面上多雇人了,这就是古代「功名」「贵族」的好处。

这是,海叔很欣慰的去安排,他年龄大了,街坊中就有很多合适的。

毕竟,就业难题,从古至今呀!

之后,谢玉去都统衙门,把户籍信息「更新」了下,领了新的身份牌。

毕竟,康麻子明面上是不允许旗人拜汉人当座师的。

换了新户籍,拿着举人牌子去把那三千亩地的事搞定,对于田地,旗人有一定免租,再加上谢玉的举人功名。

三千亩下等地,送几张银票,虽不能全免,但也妥妥的。

以后缴税,基本它无关,当然再开几家铺面,也是可以的。

在京城做商,举人功名差些,但加上八旗大爷的身份肯定好用。

至于人手,大嫂那边娘家人,想来等好久了。

总之,又一个薅国家羊毛的食利者出现了。

之后,谢玉去那下等庄,交接,可能还要多待一段。

三百来口子人,人到是不少越穷越生吗?

修庄嘛,谢玉很有经验的!

走了两圈,就在矮丘背风处,规划了新庄子雏形。

在原来庄子住了一些,拒绝了「陪聊」要求,不是这样看不上,那味道…。

还是城里大嫂香,尤其是用了谢玉给的沐浴露和洗发水后,就没有带卫生巾,卫生纸倒是还有不少。

然后,连夜去,丘顶了一趟,挖出一个泉眼。

对于庄田开始,有水就能活。

山上来水了,新庄主无疑是和有福运的众人心安。

然后,谢玉组织,懂些石工的、木工的、开窑烧砖。

把看天薄田秋收给完结了后,谢玉开始安排,修新水渠还有建新庄的事。

谢玉足在新庄待了两个多月,每晚上都用储物空间能力,帮忙挖掘。

虽然第二天会有些头疼些,耗精神力嘛,多吃些肉,多睡一会儿就缓过来的,堪比大型挖掘机的结果,自然效率很快。

等天气转凉时,新庄,和被新庄包围着的新工坊已经建好了。

特意,修的水渠,因为泉眼的限制,只能提供一般动力,但建小型磨坊,拉动这改进的粗棉布纺织机已经做好。

这是,这老庄人数多的尤其就显现出来了,把之前外出打短工的也叫上,开工。

谢玉在城里和大嫂娘家人合开的粮铺,布铺、都在等着呢!

对了,还有卫生用品,这个时代穷人大油头的可是不少。

一般穷人用米汤、草木,好一点用皂角,也因此,皂角树在很多村子里都是当风水树的存在。

更有钱贵人,用的是猪苓,里面家里很多香料,别小瞧古人,尤其权贵阶级的享乐。

而谢玉呢,专门从屠户那边收下水油,目的自然做姨子。

当然了,不添加,任何香氛。

特意做了调配,去污能力差些,但又比皂角好,便利!

对应的也是中产阶级的下沉市场,先少量生产,放在粗布店里,当搭配品卖。

不是不想做更好的,还是那句话,身份。

海叔带着,新长随,长保,精细的看了的谢玉规划庄子的「养殖业」、「种植业」。

不但有了口食,明年,也可以来这里「避暑」了。

然后,载着谢玉回城。

这次,不是去老宅子,而去安定门方家胡同新置换的12间旗人宅,这是满城,无论治安,还是卫生果然比外城上不止一个层次。

那些脏东西,直接堆到了外城,好一个以邻为壑。

顶点言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言情手机版阅读网址:m.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