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传说(上)

一群光着身子粗壮的大汉在暴风雪中前行,他们的肩头上扛着粗重的松树原木,上面的枝桠仅仅是粗糙的用斧头砍削过,这些原木起码有五百斤左右,这些肤色各异的大汉却并不是很吃力的扛着它们,在尺许厚的风雪中缓步前行。

三部摩托雪橇在他们附近缓缓的跟着,几个穿着厚厚的毛皮大衣的家伙喝着伏特加,哈着热气,擦拭着自己的Ak-47。一个家伙大声叫嚷着:“群小子还真不错,素质真的不错,干他们的母亲,真他妈的不错,好好操练一下,肯定都是风光一时的好手。”

另外一个家伙慢慢的咪上一口伏特加,慢吞吞的说:“算了吧,这种人我看的多了,他们有几个能够风光成名的?就算他们运气好,打了十几场好拳,最后还得死。。。真正的拳王,全世界也就这么几个,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好运气的。”

低沉的轰鸣声远远的传来,那些赤裸的大汉抬起头向地平线处看去,两道龙卷风一般的东西正贴着地皮而来。

那些已经有了经验的持枪大汉哄笑起来:“不要看了,小子们,努力赶回营地,西伯利亚的夜晚不会这样舒服的,快点,快点,也许你们还能赶得上迎接新来的拳手,按照惯例,你们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的。”

大汉们笑起来,纷纷加快了脚步。两架大型军用直升机贴着地皮从他们附近飞过,‘嘎嘎’声中朝着两座山峰之间的那条山谷飞去。有架飞机上突然丢下了点什么,一架雪橇飞快的驶了过去,两个大汉欢笑起来:“兄弟们,快啊,快点回营地,上好的伏特加,他妈的,他们还带了补给过来,快点,快点。。。”两个家伙按捺不住的,已经翘开酒瓶子你一口我一口的灌起来,看得那些大汉很是眼馋。

这批长途奔袭的人加快速度朝营地赶去,穿过那条细长的山谷,是一片宽阔的平地,三道十几米高的铁丝网团团围住了方圆三四平方公里的范围,里面十几栋横七竖八的建筑物点缀在平地里,一对对持枪大汉牵着狼狗往来巡走,建筑物的屋顶上,照例也有枪手抱着轻机枪谨慎的看着四周。

这里,西伯利亚黑市拳训练营,一个由不知名人士和某些地方军携手承办的训练场所。

大汉们吼叫着冲进了营地,在营地最高的那栋四层楼前的广场上,他们擦干身体,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兴奋的跳动起来。几个浑身迷彩服的俄罗斯人掐了一下秒表,低声咕哝着:“还不错,比昨天提前了五分钟。这群狗娘养的不是看到补给来了才这么兴奋吧?”

直升机一直在空中盘旋,而训练营直到所有的人都聚集后才发出了信号,两架直升机缓缓的降下。

舱门打开,几个身穿制服的士兵跳了下来,嘻嘻哈哈的下注:“看看,看看,这次谁赢?菜鸟还是老兵?”

那几个营地的头目走了过去:“中校,这次提前了几天。”

一个身穿中校制服的人缓步迈下飞机,回头大声吼叫着:“杂种们,下来,你们这群梦想发财的混蛋,下来。。。哦,沙普可夫,该死的,以后几天可能会有飓风,所以我们提前来了,该死的,西伯利亚的冬天,可不是一个好时候。不过,也是这些家伙好好锻炼的时候。。。嗯,你要的几个人也带来了。”

一个个身材粗壮的大汉慢吞吞的爬下了机舱,手上提着自己的行李袋。沙普可夫猛的一鞭子抽在了最前面一个家伙的身上:“狗杂种,快点下来。。。快点。”

挨抽的大汉怒吼着扑向了沙普可夫,人影一闪,一个刚刚回营的大汉跳了出来,一个侧踢踢在了他的腰上,伴随着‘嘎拉’一声,那人惨叫着飞了出去,他的整个脊柱从当中被踢断了。

中校笑起来:“哈,沙普可夫,你的这些拳手训练的不错,他们才来半年吧?都是好样的。”

沙普可夫看看那个出击的大汉,点头说:“好的,你这个杂种速度很快,今天晚上你可以去玩姑娘,明天你也可以休息一天,算是你的奖赏,给我滚回去。”大汉点头哈腰的退回了队列,那些刚刚从直升机上下来的十几个大汉脸色惨白的站在了原地,他们当中最厉害的人,居然被人一脚踢死,他们哪里想到过实力差距是如此巨大。

沙普可夫得意洋洋的走到他们面前,吼叫着:“欢迎来到西伯利亚地狱。你们要么死在这里,要么就活着出去。如果你们能够通过两年的训练,成功的活着出去,你们将成为最好的拳手,你们就会发大财。。。”

整个营地的人哄笑起来,沙普可夫摇头晃脑的说:“当然了,如果你们敢招惹是非,那么,你们就死定了,明白么?在这里,在西伯利亚地狱,没有希望,没有侥幸,没有慈悲。。。你们的一切都属于我,违背了我的意思,你们死定了。”

两个黑人小子有点萎缩的从机舱内探出了脑袋,沙普可夫怒吼起来,猛的跳了过去,鞭子对着两个小子:“他妈的,你们为什么不从飞机里面出来?你们找死么?好啊,好啊,你们看不起我?是不是?你们看不起我沙普可夫先生,那么,我告诉你们,你们可真的犯了一个错误。。。你们。。。”

中校懒洋洋的笑起来:“亲爱的沙普可夫,这两个小子就是您要找的杂役。。。哈,从厨师到清洁工,他们都能胜任,上帝啊,他们不是预备拳手。”

沙普可夫高高的举起的鞭子轻轻的放下,|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鞭子头在两个小子的脑袋上点了点,挤出一丝笑容:“那么,好吧,小子们,你们叫什么?哦,不用客气,虽然是杂役,可是你们还是比这些杂种高贵多了,他们是垃圾,你们是我们的服务人员。。。哈哈哈哈哈,我要对你们表示一点点尊敬。”

“菲尔,先生。”

“戈尔,先生。”

沙普可夫看着两个小子干瘪的身体,皱起了眉头:“中校,你们从非洲难民里面把他们捞出来的么?妈的,瘦得和个猴子一样。。。好吧,卡夫,带他们两个去好好的洗刷一下,换一身制服,吃顿饱饱的。”

沙普可夫拍了一下肚子,对着两个黑小子露出了笑容:“我不承认自己是好人,可是我必须要说,你们碰到我,总比碰到其他人好。。。我们这里没有好人,但是我们从来不亏待自己人。。。你们每个月每个人有三百美金的薪水,这点钱足够了吧?还有,我们管吃管住管你们不被人欺负,你们的服务期限是四年,四年后我们清结薪水,你们就可以滚蛋了,当然,如果你们愿意留下也可以,身边的这些棒小伙子有些就是和你们一样留下的,这里有吃有喝,虽然娘们少了点。。。”

滔滔不绝的浪费了一通口水后,沙普可夫一人赏了不轻不重的一脚,把菲尔戈尔踢走了。

中校轻轻的鼓掌:“他妈的,沙普可夫,您真是一个先知。。。两个小子还不错,挺勤快的。好了,懒货们,你们开始卸货。。。沙普可夫,您不请我喝一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