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王之王 >   第385章 决绝

“师父!”面对如此嘈杂的场面,面对江寒夜被众人围困却又不忍反击的困境,岑若秋终于‘噗通’一声跪倒在白玉蝉跟前,苦苦哀求道,“师父,看在他曾拯救人间的份上,还请您网开一面,先饶了他,等徒儿去抓住真凶,若抓不到时再行处置吧!”

白玉蝉面色清冷,如同死灰一般的颜色,甚至连原本红润的嘴唇也开始泛青,她被岑若秋的举动给惹怒了。

“秋儿,难道这个男人的命比你十六姐的更重要吗?”沉默良久,白玉蝉才竭力克制着自己心中的愤怒,盯着岑若秋问道。

“师父,若十六姐当真是被他所害,那您怎么处置他都无所谓,可眼下事实难辨,况且魔族眼看即将入侵,我们人间又将面临一场……”岑若秋急急道。

“够了!”白玉蝉厉声打断了徒弟的话,她颤抖着身子指着岑若秋说道,“你一天到晚口口声声说什么魔族魔族,事实上魔族在哪里?有没有魔族?不是你被江寒夜骗了,就是你企图骗我,骗你这些姐妹们!”

“师父!”岑若秋道,“那日江寒夜抓了一个魔族凶手来的时候,大家都看到了呀!”

“那不过是个长相怪异的人罢了!”白玉蝉冷冷道,“俗话说,一样米养百样人,这世上会有灵儿那样的人,自然也会有那凶徒那样的人了,你未曾见过魔族,又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是魔族?现在想来,他不过是江寒夜的替死鬼罢了!”

“师父,不是这样的……”岑若秋此时心里其实已经绝望,但是她依旧是不由自主的要替江寒夜说话,可是眼前的白玉蝉让她感到十分的陌生,师父好像是在不知不觉间变了一个人。

“不要再说了,你若还当我是师父,就什么都不要再说了,否则我就当没你这个徒弟!”白玉蝉甩了甩袖子,挣脱岑若秋的双手。

这个时候,公义堂内已经是一片混乱,几十个人围攻姬远,而另外一些人则在围攻江寒夜。姬远还好一些,他为自保不会在乎那些人的性命,可是江寒夜却是一味的在躲避,因为他不想让事情在自己手里更加的恶化。

“干!还不死!”人群此时已经十分的暴躁,这些在武道排名都十分靠前的武者此刻已经被情绪左右了自己,他们甚至连最基本的是非观都不具备了。

“杀了他,拿轩辕剑哈!”有人这么吆喝了一声,于是大堂内瞬间就变得鸦雀无声,这个声音似乎说中了在场的绝大部分人内心里的真实想法。他们在这一刻不约而同的停止动作,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从对方的脸上眼睛里看到了他们的想法。

在这一刻,江寒夜不由得苦笑起来,他缓缓摇头,自言自语道:“一日南面坐天下,又想神仙来下棋。洞宾与他把棋下,又问哪里是天梯!”

姬远趁那些人愣神的功夫,赶忙一个健步蹿到江寒夜跟前,恰巧听到了这两句诗,便皱眉道:“我说小师弟,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在这里吟诗作对,不过你一向都不通文理,怎么今日会作诗了?”

江寒夜也不避讳他人,朗笑着回答道:“这两句诗乃是我师父桃伯告诉我的,记得那时我总嫌弃自己练功进度慢,于是桃伯便给我吟诵了这两句诗,目的就是告诉我,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而这永无止境的欲望最后害的,还是贪心的人自己。”

江寒夜这几句话可不单纯的是在回答姬远,他当然更是说给那些被暴露心事的人听的。

“喂,江寒夜,你说什么!”那些人听了江寒夜这话之后,自然是心里不痛快了,于是立刻便有人站出来,手持森森宝剑指着江寒夜怒道。

“就是,你本是贼子,却贼喊捉贼,咱们要这轩辕剑,不过是想完璧归赵而已!”又有个尼姑模样的女子双掌合十,口中诵念一声佛号,然后大义凛然道:“我们岂会贪恋这轩辕剑?”

“我呸!”姬远啐口唾沫,“你们现在说的倒是好听,刚刚又是哪个喊:‘杀了他,拿轩辕剑哈!’的?”

“就是老子,你又能把俺们怎地?”这时人群里有四个彪形大汉挤了出来,看这四个人的模样,无论是高矮胖瘦,乃至一毛一发,居然都是一模一样的,活脱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亳州四子!”姬远立刻就认出这四个人,他们乃是一母同胞,四胞胎,是亳州一个不大不小的望族弟子,从小修炼,在江湖上也算是薄有声名,不过可不是什么好名声,他们惯会强取豪夺,一般只要被他们看中的东西,就算是费尽周折他们最后也会得到手的。

“不错,正是你四个大爷!”亳州四子中有一个人站出来说道,“轩辕剑虽然是姬家的宝物,但是轩辕大帝也是我们的祖先不是么?先有轩辕,而后有人!轩辕剑传递到现在,也该换个主子了!”他说罢便回头看了看大家,似乎是在询问:“你们谁有不同意见么?”

姬明宇这时闷不吭声,他似乎对这些人觊觎自己家的祖传之物毫不介意,而事实上,就算全天下人都在觊觎轩辕剑又能怎样?到时候他会一一将这些人击败,然后把轩辕剑夺回来。现在的姬明宇觉得自己修为已经很高,需要一把像轩辕剑这样的绝世法宝来与自己相配了。

“我觉得他们说的没错,这轩辕剑乃是天下人的宝物,有能者得之!”有人立刻就附和道。

很快的,持有这种观点,或者说敢把自己内心中最真实的想法暴露出来的人越来越多,于是人们又开始向江寒夜和姬远围堵上来。

白玉蝉在远处看了,她心里忽然间觉得很不舒服,一场原本是正义的公审大会,如何会演变成一场夺宝战呢?

“师父,您看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了,您还打算继续下去吗?”岑若秋趁机说道。

白玉蝉冷冷看着场内的江寒夜,此时她已经完全听够了岑若秋的哀求,于是道:“既然你这么说,想必你已经做好了为他付出一切的准备了是吗?”

“是的!”岑若秋毅然决然的点了点头。

“付出一切?你确定?”白玉蝉再次问道。

“是的!”岑若秋再次点头。

“那好,我给你七天时间,七天内你如果能够查出谁是凶手,那最好,如果查不出,江寒夜还是要死。”白玉蝉道,“就算他再厉害,我想也架不住整个武道的人进攻。”

“师父,我想凶手一定不会是他!”岑若秋对此无比自信。

“哼!话不要说的太早。”白玉蝉说道,“再一个,就算凶手被你查到了,就算凶手不是江寒夜,自那一天起,你跟我、跟百花谷也再无瓜葛,你可愿意?”其实白玉蝉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也是痛的,毕竟岑若秋是她一手带大,自小就当个女儿一样抚养的,没想到今日师徒俩居然闹成这样子,还是因为一个男人,怎能然白玉蝉心不痛惜呢?

“师父……”岑若秋听到这话,不由得痛苦的皱起眉头,她看着白玉蝉,眼神里满是祈求。岑若秋是个要强的女孩子,她从不会用祈求的目光去看任何人。

“回答我!”白玉蝉狠下心来不去看她。

“我……”岑若秋跪在地上,咬住嘴唇,这时候场内的打斗声越发的激烈,便是在她这里都能感到混乱的真气咄咄逼人,她看着江寒夜躲闪的身影,最终咬咬牙说道:“我愿意!”而事实上此时岑若秋心里却在想:“一旦事情办好,真相大白于天下了,我自当自行了断以谢师恩!”

爱徒的这一声‘我愿意’,着实是伤透了白玉蝉的心,她身子晃了晃,脸色顿时就变得蜡黄。在她看来,岑若秋这么说,也就等于是在告诉她:“师父,我为了江寒夜,甘愿与您断绝任何关系!”这是多么绝情的一句话啊!

“好,呵呵,很好!”白玉蝉连说两个好字,她亦咬住牙关,对岑若秋说道,“这是你的选择,你要记住,以后不得后悔!”

“是,师父!”岑若秋低声答道。

“你若要去查,现在便可去了。”白玉蝉说道。

岑若秋看了看白玉蝉,又看了看场内的江寒夜,她恭恭敬敬的向白玉蝉叩头之后,便转身离去。

江寒夜被几个男子包围,这些人身手俱是不凡,尤其是其中那个光头和尚。这和尚用的是外家拳法,他将真气贯穿拳头与手臂中,无形当中又增加了不少攻击力。

江寒夜刚躲过一个人的飞来一剑,冷不防就听到身后传来‘呜呜’的拳风呼啸声,他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和尚。那和尚向前滑了一步,右拳外笼罩着一层雾蒙蒙的光芒,向着江寒夜的后脑勺便击出。

由于江寒夜恰好在这个时候转过身来,那和尚却也是反应迅速,他左掌立刻跟了上去,搭在右拳上,并且向下一压一推,立刻就变拳为掌,轰的向江寒夜的胸口打去。

他们之间的距离是如此接近,以至于所有人都认为江寒夜这一次必定要吃亏了,就连姬远在一旁都看的干着急没办法——他也正被一群人围住。

“小师弟,小心……”姬远刚喊出这一声,却见江寒夜的身影在那和尚面前晃了晃,消失了,而当他再一次眨巴眨巴眼,准备看个清楚明白时,江寒夜却又站在原处,并且已经将手搭上了那和尚的手腕脉门处,一拉伊带,噗的一声将那和尚重重地摔了出去。

“乖乖,小师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姬远咂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