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那我倒要请教,您这修行一生,究竟有何等非凡的成就呢?"叶连抚须问道。

那位老者摇头,无意与叶连等人多言,话语不合,便是无法沟通。

我此生最大的成就,乃是为大夏培育出无数修道精英,护佑疆土安宁。

我最大的荣耀,便是弟子墨行,以及那支深入极北,威震八荒的破霜远征队。

我最大的宽慰,则是引领了一众志同道合的弟子,一同追寻大道。

然而,像叶连这般心中唯有私欲,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又岂能体会这其中之深远意义?

“不肯言说吗?哼,你一生所求的成就,却因一次重大挫败而烟消云散,且是一败涂地。”

“墨司南!你因自负懈怠,擅自离岗,导致难以弥补的重大损失,随我等前去接受裁决吧!”叶连蓦然高声道。

叶连最为痛恨墨司南那种无视天地法则、傲慢无礼的态度。

两名修士应声上前,用灵锁将老者束缚,并带领他离开了修炼室。

修炼室外,一列修道者整齐站立,皆向老者躬身施礼。

走出修炼楼,楼下的众多修道者同样恭敬行礼,目送老者离去。

一代修道传奇墨司南,至此谢幕。

即便已至境外大门之外,仍有人列队恭送老者远去。

由此足见,在北境之地,老者的威望何其崇高。

那些先前不解为何墨司南这位独居老者竟如此棘手之人,此刻总算明了缘由——墨司南所代表的,不仅是北境,更是这片土地上的万千修士。

“老墨,咱们共事多年,只要你愿意将来替我效力,我可|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保你能安然坐镇原职,直至任期届满,如何考虑?”叶连朝老者问道。

老者双目微阖,端坐如山,淡然回应:

“道不同,不相为谋。”

“历经诸多生死劫难,仍未尝过片刻清闲时光,你便如此急于寻求解脱吗?”叶连追问。

老者只是淡淡一笑,“我与尔等本非同类,言语不合,无需多言。”

随后无论叶连如何询问,老者都不再开口答话。

已阅尽世间沧桑、历经生死的老者,对于再次面临生死考验早已无所畏惧。

“老友,好坚韧的道心啊,希望你莫要后悔。”

西伯利亚的巴尔哥夫山脉深处,一座隐秘山洞内,五名修士排列整齐。

其中一人天生卷发,宽阔的脸庞上总是挂着憨厚的笑容,看似一位淳朴的农夫;另一位则是身高约一米六五,身穿军装,身材若隐若现,但却满面英气的女修。

墨行站立于五人前方,感慨万分。

特别是剃刀与小辣椒二人,已有近一年未见。

如今看到他们安然无恙地从极北地带撤离归来,墨行心中的担忧终于放下。

“家师遭遇危难,四境联合会定不会放任他顺利退隐修炼,此事我们断不能袖手旁观。”墨行沉声道。

“定要插手!”五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他们不敢在境内妄动真元,因为境内一旦生出动荡,便有可能引发天地法则的动荡。因此,联邦的人必然会选择最为合适的出手之地——西伯利亚,我们必须密切关注那里以及北境的所有动态变化。”墨行沉声如雷地道。

“谨遵教诲!”众人齐声回应。

“罢了,都别这般伪装严肃,让老夫看着实在不适。”墨行瞥了一眼众人,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就在这个时候,小辣椒蓦然跃起,从正面扑入墨行的怀中。

“师兄!大憨鱼告诉我嫂子美貌非凡,此言当真?何时能让我们一睹风采?莫非比我还要艳丽动人?”小辣椒灵动的声音响起。

“师妹,若是嫂夫人不及你貌美,你看你是否要考虑让我休妻转投你的怀抱呢?”小辣椒大声调侃道。

墨行嘴角不禁微微抽搐。

这个疯丫头,哪个修士敢娶她?

“得了得了,赶快下来,整天像个顽猴似的,见到谁就扑向谁,谁敢要你?”墨行带着些微责备的语气说道。

这时,巴尔哥夫自洞口步入。

“墨宗主,三大修炼部族皆有异动,尽管他们的行动极其隐蔽,但终究未能逃过我法眼的窥探。诸多势力正纷纷朝高原圣湖汇聚而去。”巴尔哥夫说着,取出一幅藏地地图,在其上仔细标注了一番。

“如此说来,我们连探寻对手可能的动手地点之劳都可以省去。然而联邦能够调动三大修炼部族,看来其底蕴不容小觑。”墨行凝视着地图缓缓说道。

“嘿,这西伯利亚之地,有多少人对先祖心存怨恨,如今得知他老人家退位,岂能不欣喜若狂?此事与贵联邦恐怕并无太大干系。”巴尔哥夫笑吟吟地道。

巴尔哥夫继续道:“不仅是三大修炼部族,还有些得到消息的小部族也在赶往高原圣湖,这似乎是从上次那场旷世大战以来最为喧闹的一次。”

此时,一名弟子疾步走入,报道:“宗主,寒冬部落首领求见。”

“请进。”墨行应道。

寒冬部落首领踏入室内,直挺挺地向墨行跪下行礼。

“参见战神大人。”首领冬龙恭敬地说道。

“不必多礼,冬龙,有人欲图谋害墨司南,对此你有何看法?”墨行问。

“寒冬部落上下所有将士,唯战神大人马首是瞻。”冬龙坚定地回答。

“你的敌对方几乎涵盖了整个西伯利亚,你畏惧吗?”墨行再次发问。

“不。”冬龙简洁有力地答道。

墨行坐在椅上,手握地图,微微眯起眼睛思索片刻。

仅凭寒冬部落的力量,只怕还不够啊。

巴尔哥夫称这次是近年来最为热闹的一回,而近几年西伯利亚各大小势力发展迅猛,预料此次聚会恐怕会比五年前那次更为波澜壮阔!

想要搭救先祖,看来不得不动用极北大陆的一些人脉了。

“剃刀,立刻联络丑皇,告诉他一小时后前来见我。”墨行下令。

“领命。”回应之声即刻传来。

“涂装,准备启程,目标高原圣湖!”墨行再令。

“遵命!”涂装领命而去。

夜幕降临,一支车队穿越冰雪覆盖的高原,停驻于高原圣湖畔那一片广袤的荒原之上。

叶连一行人走下车厢,有人押解着一位老人来到了他们面前。

叶连目光望向那片高原圣湖,辽阔的湖面若隐若现,深邃宛如能够吞噬万物的深渊……

"墨司南,此处乃极寒之地西伯利亚,你休想有人能前来相救。我再赐你一线生机,只要你肯为我效力,我便赦免你的罪愆。”

那位老者并未开口,纵然面临生死,他也坚决不愿为联合会效犬马之劳。

“默而不言,墨司南,可知将你投入此高原寒潭之中,会有何种后果?不出片刻,你便会成为那些深渊妖鱼类口中的血食,尸骨无存。”叶连森然冷笑。

老者面色如常,淡然回道:“这么说来,我是否应该配合你,装出一副恐惧的模样呢?”

“顽固不化,冥顽难训。若非看重你有些修为,你以为我会与你说这许多废话?给我压下去!”叶连脸色骤然阴沉,下令道。

数名手下立刻上前,将老者死死压在地上,使其无法动弹。

此刻,高原周边,无数双修炼者的目光正紧紧注视着这里。

突然,远方射来数个红点,停留在叶连的身上——那是远程灵识锁定的标记。

修士用的枪械。

老者见到叶连身上的红点,不由得微微摇头,心中叹息:这些年轻弟子们,终究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数杆修士枪械引发现场一阵混乱。

叶连带来的隐蔽潜伏的侦查修士与修士射手根本不知这几杆修士枪械隐藏何处。

“何方高人?何故避而不现?”叶连朗声道,语气充满威严。

然而,并无人回应他。

“修士射手分别位于一点五里外,三四五点钟的方向,各有两名。即便告知你具体方位,你也未必找得到。”老者从容道。

叶连闻之一惊,墨司南自始至终跪在地上,甚至连头都没抬过,他是如何得知修士射手的位置?

难道是他的隐蔽之人?

“老家伙,你早已预料到我会在此对你下手,并预先做好了布置?”叶连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把法器手枪。

“欲杀即刻动手,迟了你便没有机会了。”老者微笑着回应。

“老匹夫,原来你的确留了一手!即便你今日能够存活下来,可你已不再是北方界域的主宰了!”叶连紧握着手中的法器手枪,抵住了老者的额头怒斥道。

“我再说一遍,时机已失,你已无从下手。”老者平静地重复道。

此时,远方亮起一片璀璨光芒,只 见一支由灵力驱动的地行车队及空中神行直升机编队疾驰而来。

这片平原迅速被车队围堵,而直升机则在远处悬停盘旋。

车上下来数百名修士,为首之人便是寒冬宗的宗主冬龙。

“墨老前辈,我们又相见了。”冬龙朝墨老恭敬行了个礼,他麾下的修士们也随之向墨老施以礼节。

他们皆知,墨老虽已退位,但这位强大的对手已然不再存在。

这个礼节,是对墨老过往功绩与威望的敬意。

寒冬宗以及其他诸多宗派,在过去都曾败于墨老之手,却无人否认墨老是一位值得敬重的人物。

“你们这一代的年轻人,都长成气候了。”老者淡笑一声。

不远处,另外三个宗派的宗主立即聚到了一起。

“寒冬宗也来了,看来今夜真是热闹非凡啊。”

"既然对方已然显现身形,我们也该上前致意才是。"

"出发。"

冬龙对叶连言道:“我手中的破元针已瞄准你的灵台穴,只需释放墨长老,尔等便可安然离去,这是我对于那位高境修士的郑重承诺。”

"放人?此乃我国大夏之内务,西方极地的势力竟也敢插足其中?你以为我无法瞬间调动门派驻守弟子,一举荡平西伯利亚之地吗?" 叶连威慑回应。

冬龙对此威胁并未示弱,淡然回应:“若你不肯放手,你或许还能留得性命离开。”

"我偏不呢?"

"嘡嘡嘡~"

一列列身影纷纷挺直腰板,手中法宝蓄势待发。叶连一方之人亦不甘示弱,迅速亮出各自的修炼兵刃。

然而从阵势来看,冬龙麾下的修士数量占尽上风,并且将叶连一方团团包围。

"冬龙盟主,没想到你竟然亲临此地啊。"

三位身影强行分开人群,步入中心地带。他们正是其余三大宗派之首,每一位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东龙盟主,墨司南杀害我众多同门,乃是我们的生死大敌,你为何要出手相救于他?" 米力克向冬龙质询。

"的确,你们内心对他怀有敬仰之情不假,西伯利亚全境亦然。但同时,全境上下也希望他陨落,这也是事实。" 冬龙面无波澜地回答。

"冬龙盟主,你竟然想要挽救一位敌人?莫非你打算与整个西伯利亚对立不成?" 米力克质问。

"我曾对那位高境修士许诺,今夜必须救下墨长老,若你们执意阻挠,我只能视你们为共同的敌人。" 冬龙语气冰冷地道。

冬龙的实力,在西伯利亚地域之内,堪称顶尖层次。即便是面对S级实力的宗派,乃至此刻米力克等人齐聚一堂,他依然毫无畏惧之心。

"东龙盟主,你真要与我们兵戎相见吗?" 鬼刀问道。

"谁强谁弱,不妨较量一番。只要我尚存一口气,定会拼尽全力守护墨长老安全。" 冬龙坚定地答道。

此刻,米力克三派及其他诸多欲除墨司南而后快的势力悉数集结而来,空中更是密布着各大宗派的飞舟。

寒冬宗短时间内即遭米力克等人及意图除掉墨司南的一干势力重重包围。

由于冬龙寸步不让,局势顿时变得剑拔弩张。

sdldwx/xs/78252462/19191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