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珂也来者不拒,亮出白家的令牌,表明身份随后,和之前一样,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用屠龙的名义将他们中修为高于聚气九层的人骗出来,再到阵法中围而杀之。

到第二天天亮之时,黎珂已经感觉到丹田处有一丝痒痛之感。

黎珂看了看手底下,只剩下两个的活人,于是又将其中一人体内的先天元气取出,投入到丹田中。

可是这一次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进步,反而能感到先天元气从体内飘散,无法再被吸收。

想来她体内的先天元气已经积攒到了某种程度,继续下去,也只是水满则溢,修为想要更进一步,就需要突破画魂了。

黎珂叹了口气,将地上的众人尸体仔细安葬了,又将新得到的界主令牌碎片搜出来炼化,随后从空间里取出一块大碎片,将手中的几块小碎片融入其中。

这些圣女候选人手上的界主令碎片都不算太大,因此尽管加上她们的界主令碎片,令牌依旧没有成型,还差最上方的一个角,少了接近三分之一的面积。

此时天气已经大亮,黎珂在外头又耽搁了一个日夜,隐约只听得东南方向杀声阵阵,好像要地动了一样。

看来六公主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黎珂默默叹了口气,她本来想赶在六公主她们动手之前,就先将令牌炼制出来,如今看来是来不及了。

将令牌收好,黎珂快步离开了此处。

附近的修行者们也隐约有了些警惕,再用同样的招数去骗,就很难得手了,而且也容易遭到围攻。不如见好就收。

迅速回到了蛇山附近,黎珂远远的观望着,只看到山脚下聚集了许多修行者,他们虽然身着服饰并不尽相同,但是行动却是统一的,都在攻击鹰眼前的蛇山。无数道元气划出绚丽的轨迹,随后撞在了蛇山之上。

而在蛇山上,黎珂看到了几十个身着白衣,上有金线绣着图案的男子,都是神殿的弟子们。

他们盘膝坐在山脚下,每隔几步远就有一个弟子,抱元守一打着坐,而在他们头顶之上,有一道金色屏障牢牢的罩在他们头顶,每当有其他修行者的元气攻击,总会被头顶的屏障挡住。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此时蛇山的状况并不胶灼,但十分僵持,就看围攻蛇山的这些人能否尽快攻破这道屏障冲上山去,又或者,山上那些神殿的师兄们能否守住?

当然这最后的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黎珂心中清楚,神殿只能靠自己人势单力孤的抵抗,而六公主已经将消息传扬了出去。

未来的许多天里,永远会有人赶过来挫败神殿的阴谋,神殿的敌人只会越来越多,而他们,注定了守不了几天。

甚至目前僵持的状态下,六公主和白惊鸿还没有全力以赴呢。

至少黎珂在战场中并没有看到六公主和白惊鸿的身影。

她们这样的世家之女进芥子世界中,家族就算明面上不派,背地里也会留两个成丹作为底牌让他们偷偷带进去。

可黎珂放眼看过去,在场所有人的修为都没有超过成丹的。

这证明,不论是神殿还是围攻的众人,真正的高端战力还完全没有下场。

黎珂又看了一眼山脚,那些神殿弟子们的头上已经见了汗水,虽然他们的阵法防御强大,但分摊到他们每个人身上时,他们所受的压力也不小。

黎珂看着他们的举动,心中更坚定的一个猜测:看来烛龙的诞生就在这两天了,否则司空云相也不会派人直接死扛。

黎珂在树上远远的观望着,并没有立刻插手,而是转身回到了之前的山洞。

黎珂回到山洞里的时候,黄鹂还在打坐。铁无雪正在闭目修炼,秦未荫抱着膝盖靠在墙壁上,秦少阳则不知所踪。

黎珂扫视了一圈,很快便开口问道:“秦少阳呢?”

听到黎珂的声音,地上的三个人慢慢都睁开了眼睛,黄鹂脸上有些茫然,她之前一直在修炼,不曾关注过外界的变化。

秦未荫咽了咽口水道:“哥哥出去找柴火了。”

她看起来有些害怕,又似乎是有些冷淡的胳膊蹲在墙角里,看起来可怜的很。

秦未荫很怕黎珂,但大概是怕黎珂误会哥哥,于是又强撑着解释道:“我身上没有太多先天元气……太冷了……我受不住寒气,哥哥是出去为我找木材生火去了……”

她眨巴眨巴眼睛,漂亮的脸蛋上有些惊慌失措,似乎害怕黎珂到了极点,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铁无雪撇了撇嘴:“娇气的很。柴火都不够烧的。”

这话是从另一个方面佐证了秦未荫的话。

黎珂扫视了一眼山洞,山洞比起那天离开的时候要糟乱些,地上多了一些细碎的枯枝败叶,山洞中央有一团燃烧殆尽的木炭。

黎珂看向黄鹂,用眼神询问:“她们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黄鹂有些茫然的抬起头,神色中满是不确定。

犹豫了一会儿后,黄鹂开口:“小姐,这位秦小姐的确很容易冷。”

她这两天一直在服用丹药,闭关修炼,每天除了打坐就是吃丹药,除了吃药就是打坐,完全是两耳不闻洞外事的状态。只是有几次醒来以后看到秦少阳抱着秦未荫取暖。

黎珂点了点头,也没纠秦少阳的去向,反正秦少阳吞了他的丹药,跑也跑不了。黎珂蹲下身子,仔细地探寻着黄鹂的身体状况。

黄鹂的修为明显比之前强了,凭借着先天元气,居然一举突破到了聚气十层,要知道铁念骨自己也才聚气九层。

而与之相对的,地上的铁念骨状态看起来就差了很多。

他先天元气已经被提走,本身已经有些生机渺茫,这两日山洞中又没什么人能看顾着他。

他被人捆住手脚扔在山洞角落里,滴水未进,这两天完全是靠意志坚定,如果不是一口气吊着,只怕早就见了阎罗。

黎珂见他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心中松了口气,这么两天的折磨下来,铁念骨的意志想必已经松散了许多|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正好适合黄鹂夺舍。

sdldwx/xs/18056616/191916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