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1日。

缪雪儿起的很早。毕竟后半夜她压根就没再睡着。

“……”

见到苏明眼圈有点发黑,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那么久?

就真明知道自己在隔壁,玩那么久?!

“我肚子饿。”

“哦。”

这么冷淡?

“这次回去之前你可以多留点。我没什么问题。”

“……”

别以为用湿巾擦了擦脖颈,一副随便自己喝多少的样子就可以免罪。

“……红色的是什么?”

“……”

苏明怔了下,摸摸脖颈。

“可能……草莓吧。”

“……”

“跟你脖子上的一样。”

“要你说!我不瞎!快点,我还要在他们出发前回去!”

也不是没做好见安诗瑶的准备。

但缪雪儿现在就是恼。

凭什么都那么大胆、放肆?

那娇小的家伙也是,随随便便就敢拿做过下流事的衣服给自己穿。

商人也是,随随便便就敢在隔壁叫的那么……下流至极!

4月21日。

8.19。

苏明送缪雪儿到她本该住下的五星级酒店。

“……”

但她似乎没打算下车。

昨天黑丝已经成战损版,现在她是光腿。但套裙到膝盖也没什么大碍。

“只有血,不够。”

“不够吗?”

“当然不够!伱以为……”

“……”

“给还是不给?!都、全给她了是吧?!”

“我没说话。”

“沉默就是拒绝。别以为我还和以前一样什么都不懂。”

“真要?”

“……”

她没说话,俯下身。气势汹汹的拉下苏明链条。

“什么怪味……臭死了。”

“……”

虽然是这么说,但她也没嫌弃的意思。

“喂,为什么没反应?”

“人是有极限的。”

“……”

缪雪儿重新抬起脸,注视苏明疲惫的脸。

“你知道我听得到。”

“都听得见。”

“……我不管。”

“……”

“不要了。你就……你就都给她,我饿死算了!你那么喜欢那两团肉,就去找她!”

“……”

“你、你起码不要让我听到!”

“……”

“我回来之后,你要是还给不了我……”

就会怎样呢?

“你就别想我再……对你那么好。”

目视缪雪儿气鼓鼓的下车,苏明长叹一口气。

“啪嗒。”

点燃一支香烟。

昨晚确实有点过火。

明知道安诗瑶也是小趴菜,顶多比缪雪儿强一点点。但还是上头了,架不住温柔乡的诱惑。

估计她这会还没醒吧?确实算是有史以来最有强度的一次。

负重前行搞不好真不够了。得装备武器加成?

雪儿也真的够好懂。

所谓的生气也只是普通的妒忌与寻求安慰而已。

4月21日。

中午。

“我方决定免收贵司所有商品税。”

“我方决定将贵司列为一级战略伙伴。除被我国列为重点禁止出口商品外,贵司均可订购。”

“……”

“另外,我方将一次性订购贵司十万辆新能源汽车,本着合作共赢的态度我方将一次性支付三千万欧元定金。”

“……”

安爸有点懵。

就算苏明和访问团的人认识,也不至于给这么大力度的福利吧?

相比之下他打算的让价5%好像毛毛雨一样。

“另外,谨遵女王的要求。”

“我国将对您以及您的家人实行免签政策,欢迎随时来鹰国游玩。”

“……”

女王?

苏明什么时候又认识女王了?

对了。伊丽莎不仅是王族,还是现任女王的长嗣。

“真的是太热情了,我作为东道主反倒是失礼。”

“这样,我先以个人名义赠送各位一些小礼物。”

“另外……让价10%。不要利润也没关系,我希望我们能以这次的交易演变成长久的合作共赢。”

他觉得。

女婿的影响力评估,或许还得比想象中的高好几倍。

话说回来,他又想到一件事。

前几日预约按理说一年半载根本排不到他的医生。结果才申请一周就收到回信,说两周后随时可以去。难不成这也是女婿做的?

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超出自己掌控,越来越看不透的女婿。

看向容貌完全不比女儿差的缪雪儿,他头一次想去问问缪雪儿和苏明到底是怎么认识的,觉得也许能洞悉到什么。多年的直觉总让他感觉缪雪儿看女婿的眼神不仅仅是朋友。

但他又忍住了。

毕竟昨天在饭桌缪雪儿当着女儿面说过和女婿是朋友。

在王族和女儿之间依然坚定的选了女儿吗?

倒是低估了他的定力。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能把女儿从那种地方带出来……就已经足以去培养了。除了女婿,也没见过两个女儿一致好评的男人。连自己都没法被两个女儿认可。

4月21日。

下午。

酒店。

安诗瑶醒了。

“都怪你……”

“我怎么了?”

“腰疼。”

“……”

“皮鼓也痛。”

“还有吗?”

“腿也痛。”

“还有吗?”

“饿。”

“我中午点了两人份的外卖,你那份没动。”

“……”

安诗瑶颇有些幽怨的窥视苏明,“你自己说的,我动不了就全都你来照顾。”

“好。”

苏明没觉得有啥。

无非是把外卖拿去前台拜托用微波炉加热,再拿回来。

如果她下不来床,夹着菜当动物投喂就行。

“喂到鼻孔里啦……”

“……”

“为什么不看我?”

“看你干嘛?”

“……”

噢。

原来是想表演一下如何将筷子上沾染的油渍吸食干净。

“有那么饿?”

“我昨天……就是这样做的。”

“不是昨天,是今天。”

“我现在很闲,很无聊。哪里都不舒服。”

“吃饱了?”

“……”

“要袅袅吗?我带你去,动不了也没事。”

“老公……是不是不行啦?”

“……”

苏明立起身,把饭盒板正的放到桌上。

“诶?要做什么?我、我只是……”

安诗瑶连忙缩进被子里。她到现在身上仍然什么也没有。

“……”

等了一会,也没见苏明进被窝。

“不想……我对待筷子那样对待你吗?”

“为什么要突然开做俯卧撑呀?”

“……”

“都把人家变成这样了,还觉得不够好?”

“瑶,你想见到明天的太阳吗?”

“?”

“想见到就把衣服穿好。”

“如果不想呢?”

她又重新掀开被子,光脚踩在地板上确实有些打颤。

但她也没打算走多远。

直接躺在苏明边上。

“地板好凉……”

“毕竟没有地毯。”

“不用担心弄脏之后要清理很久耶……”

有点抽象。

已经无论哪都被仔仔细细看过,再拿手挡着有什么意义?

“现在……真有点想去卫生间。”

“那就去。”

“……”

她别过视线,耳根子有些许泛红。

“不来……玩一玩没有试过的事吗?”

“唔。”

“都怪你,一下子就想到奇怪的画面……地板没那么凉了。”

仍然在比较,在想谁先来的事?

与其去叫道理,苏明更喜欢用实际行动来疗伤。

4月21日。

“气味臭的扑鼻。”

接到缪雪儿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她还是穿着那身套裙,不过有新换一条肉色连裤袜。也许是不怎么喜欢高跟鞋,换成了白色运动鞋。

“……”

“你绝对,又和她做了下流的事。”

“我在外边进行商业访谈,你们就在酒店做那种事。真好。”

她双手环胸,脸色冷到极点。

“雪儿,我带你去尝尝雪国的美食|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吧。”

“不去!”

“雪国的夜市?”

“谁要跟你去逛?!”

气都气饱了。

亏自己还想着那男人是柏拉图身边那女人的父亲,给点经济上的好处。

早上想着柏拉图确实很疲惫,生气都没去要那种东西。结果转头就把自己心软没要的,又给那女人了?!

“我昨天就闻到了。”

“车上……你和她也做过下流的事!”

“……做过。”

“承认了!”

还敢这么若无其事的认?

“那么,不去逛,也不想吃东西。看样子也不打算普通的聊天。”

“?”

见到苏明突然下车,又打开副驾驶的门。

缪雪儿还没反应过来,副驾驶座位被一放到底。

“你、你要干什么啊?!”

“这没办法。毕竟她和你一样,都是我的妻子。我可能难免有一碗水端不平的时候,但我会尽量端平。”

“我、我没说也要在车上……唔。”

缪雪儿嘴唇一被捉住,宝宝食堂隔着上衣也被肆意戏弄。

试着推开苏明,但那抵抗的力度太小了。

她也确实憋了一肚子委屈。

明明那么久没见,就那么随随便便被欺负一会就到隔壁去了。

今天又是趁着不在做那种事。

凭什么呀?

让给她那么久了,自己可是在温莎古堡什么都没问过。自己是专程……跟着访问团那么远过来的。

“啪嗒。”

听到车外有远些的交谈声,缪雪儿身子瞬间僵住。

“等、等一下……去别的酒店,单独开一个房间。”

“就车上不行?外面绝对看不到里边。”

“我才不要!”

“……”

眼见苏明完全没放手的意图,外边的交谈声越来越近,缪雪儿急了,一口咬在苏明肩膀上。

“快给我停手啊!”

“……”

“呜……!”

不但没停手,她甚至感觉那只刚才还在宝宝食堂攻城的手已经游移在肚脐边。正试图继续一路往下。

“你们有听到奇怪的声音吗?”

“没有啊。”

“我刚才好像听到停手啥的……错觉?”

“就喝那么点就醉了?”

“我醉?单论啤酒再来一箱一点问题没有,你信不信?”

“……”

外边有人路过车边,缪雪儿是一点不敢动。

忍耐着苏明对她做的一切。

“我又没说……不愿意。”

“你干嘛要这样……我就是,觉得不开心。”

“明明我早上那么生气……都没有故意要你在不好的状态下照顾我。”

“……”

一不小心就给弄哭了。

“呜……干嘛又什么都不做,就干看着?”

“……我以为你真想在车上。”

“就不能开到没人的地方?”

“……”

“柏拉图,你老是这样……一点也不听话。让我哭很高兴吗?”

“……”

“不准直接那个……但是,那……”

“……”

“就只是腿,不会有声音那种……”

“……”

稍稍掀起她的套裙。大腿被肉色连裤袜包裹着。触感和之前不同,感觉有点莫名的滑动。

“是……是女仆带来备用的。我自己带的全是黑色和白色,黑色总觉得和昨天一样……不好。”

“白色,女仆说一般外出是不会那样穿的。”

“……特意给我准备的?”

“……”

她搂着苏明脖子咬下去,相比之前的力道很轻。

能感觉到她吮血。

“你……你管我干嘛要带白色的。”

“反正……你今晚想和我做那种事,就不许回酒店。不许回她住的那家酒店。”

“……”

“白天随便你去哪,想做什么。这样可以了吧?”

“我刚才只是在想事情。”

“我管你是不是在想事情……反正你听见了!你要是想和我那个……今天就不许回去。要么你现在就走。我不要又一晚上睡不着。”

天真。

不会那家酒店就能睡得着了?

车就停在访问团住的酒店停车场。逐渐的,原本不动的缪雪儿也会稍稍用点力挤压,游移。

上游传来非常清晰的热度。

“等等……”

“柏拉图……你这样不会直接涩在座位上吗?”

“……”

“等一下!我才不要被她知道……”

“!”

千钧一发之际,缪雪儿连忙把手背过气垫在大腿后边。

原本是想生气来着,但嗅着久违的气味,喉咙不自觉颤动。

完全是无意识的伸手到嘴边。

“啊……这、这不是……”

“雪儿,好久都没体验过你帮忙清理了。技术有提升吗?”

“谁要帮你!”

“……”

虽然是这么说,但见着依然威风凛凛的事物,她脸颊红润些许。凑近了。

“你……你最好是真的听见了。”

“要我做这些……就别想回去。”

“……”

事后,苏明开窗透气。

缪雪儿也有样学样。但她始终没办法像苏明一样平静,双腿不安的扭动。她这时候再想到刚说的‘今晚不许回去’。

那意思虽然是对那下流女人的回击,但是……

换句话来说,不就是自己想要缠着柏拉图一晚上,一直允许他做下流的事?!

事已至此,就那样做!

那只会炫耀两团赘肉的下流女人都敢那么做,凭什么自己就不行?!

只要不许他戏弄后边就没事。一点问题没有。

区区人类的体质怎么可能比自己好?随随便便就能让柏拉图下不了床。好歹自己也是半个魅魔!

4月22日。

凌晨。

为什么要来公园?

“七百年前的月亮比现在好看。没这么多污染。”

“……”

咕妞咕妞。

其实并没有声音,但缪雪儿总觉得没走一步皮鼓隙就有不妙的动静。

因为前面都做到那种程度,脑袋里也一直不自觉想到接下来会怎样被对待。

所以,为什么会来公园?!

“雪儿,其实我当初除去想让你明白到底想要怎样的人生以外,还带了点私心。”

“?”

“如果你能继续在温莎古堡培养势力,那么我们的抗风险能力会更强。再不济发生什么也能立马到鹰国。”

“……”

“但我现在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你到底想不想在温莎古堡。到底开心还是不开心。”

“……不开心。”

“那这次就别回去了。呆在雪国就行,我会照顾你的。不是之前在威斯特敏那样非得你从零开始的照顾。想做什么我都会尽最大努力去帮你。”

“……撒谎了。虽然很多事都很麻烦,但有很多觉得不错的事。”

缪雪儿很少见苏明认真严肃的表情。稍稍有些出神。

“再说……我又不是蠢货,我知道夏夜在做一些事。我和她都不是普通人,没一点点能力肯定不好呆在这种和七百多年前完全不同,信息传递很快的世界。”

“斯特雷很敬重我,换成我去培养一些势力也没问题。瑶的精神状态趋于稳定了。”

“你……你都叫她瑶?”

“不也是叫你雪儿?”

“我不要呆在这……是你七百多年前就一门心思想让我登基,之前也是各种要我体验平民的生活,现在突然叫我放弃……我才不干。”

“……”

“柏拉图,你等着。我绝对要让你明白能被我青睐是多好的事!”

“我猜,雪儿现在有部分裤袜的颜色肯定不一样了。”

“!”

“如果现在再做点什么,会变成什么样子?好奇。”

“你又要干什么?!这是野外!”

苏明当然没在野外在刺激的做法。

只是说尽他一个不太懂浪漫的人,故意找了这种景色还不错的地方,试图给缪雪儿增添点有好背景的回忆。

“你、你怎么不早说?”

“……”

被咬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要在这做奇怪的事。”

“哼!你自找的!”

缪雪儿娇哼一声,终于有功夫停下来也随着苏明的视线看看夜色。

看的出,她心情确实比在车上好太多了。

4月22日。

凌晨2点多。

已经是吃了顿烧烤,单独去别的酒店开了房。

“不许开灯。”

“为什么?”

“……”

“你……你也把我抱起来。”

“不开灯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少啰嗦……我本来就和她不一样。”

“……”

“柏拉图,你给我讲实话……我腿是不是比她好看?”

“差不多吧。”

“……”

“好看。”

“那你……那你就,随你发挥怎么对待我。”

“一直不开灯?”

“你要是还想我像现在一样……对你很好,就不准开。”

“……”

“你要是想看没法放开的我,你就开。”

二选一?

“雪儿,我打算看看宝宝备用小床。”

“……”

“雪儿,我打算用点床头柜上放的神油看看宝宝备用小床有什么反应。”

“……”

“烦死啦!你要做什么就做……再说话就……”

“……”

“什么都不给你了。”

“……”

“呜哇!你干嘛突然开灯!”

房间瞬间变得透亮。

苏明也得以清清楚楚观察备用小床的情况,在收缩啊。还是和以往一样的干净,褶皱很微小,整齐。

“……”

难的的是。

以往这样做,缪雪儿要么会突然用腿夹住苏明脑袋,要么就是急眼推开苏明不给看。

今天倒是死死闭着眼睛,脑袋偏到一边。双腿似乎本能想合拢,但又勉强控制着僵在原地。

“你那么想看……”

“今天……就今天,看在你愿意真的单独开一个房间的份儿上。看在之前我会错意咬了你一口的份儿上……就这一次,给你看个够。”

“很漂亮。”

“……”

“会动。”

“……”

双腿猛地,拢住。但她还是没像以往一样‘狗急跳墙’过来咬人,只是用被子捂着脸。

细线已经逐渐变成平行线。

安诗瑶应该没问题吧?

她绝对吃不下了。

正想着,手机突然响了。短促的‘叮咚’提示音。

【今晚不会回来了吗?】

【……】

【我有一个想法。】

悬浮窗的信息不断刷新。

【我还是听着……但这次我不会再只想象我和你。会加上雪儿妹妹。】

【……】

还在刷新。

【要是你想以后能不用两边跑,就这样做。】

【我现在就是能做到这地步,至于您到底是想过度爱护我还是想更进一步……苏明先生来选择。】

“唔……”

面前的雪儿,苏明只用一只手就可以促使她不自觉的摩挲大腿。连裤袜的颜色早就明显和周围区分开了。正处于全面绿灯的状态。

电话?

偷偷的?

听着来想象三排?

不是,真能这样做?饶是苏明去想这种画面良心都会隐隐作痛。

‘叮咚。’

‘嗡嗡。’

信息还在闪,但来电页面把悬浮窗的内容遮掩了。

不是安诗瑶。是夏夜。

“你在做什么啊?”

“……”

“这种时候你还想接她的电话?!我……我都这样了。”

苏明没接,或者说还没来得及接。但手机屏幕显示的绿色滑动接听按钮自动往往划了。

然后,手机屏幕自动黑屏,无论怎么点都没反应。

“我手机好像坏了。”

“(▼ヘ▼#)!”

“……”

缪雪儿气势汹汹的把苏明的手放在大腿边上,又立马撇开视线,咬着牙。

“别管手机是不是坏了!”

“我现在……”

“想喝那个。从……从早上一直忍到现在了。今天只有我。”

她光速褪下肉色丝袜,趴着,又立马把脑袋用被子蒙住。

“……还不来?你给我……听话点。”

“……”

“她们说,会给喜欢的人拍那种有点下流的照片发过去……会很可爱。”

“有没有觉得……唔。”

“柏拉图……别再故意戏弄我,脑袋已经变得有点奇怪了。”

“……”

何止是她。

盯着黑屏的手机,苏明心情很微妙。

这是啥?

妻前目犯双倍加强版?

【来电:安诗瑶】

手机突然又亮了,就好像特地抓着缪雪儿蒙着头的时机出来。

没有铃声,也没震动。

然后和刚才如出一辙,接听滑钮自动拉到最长。

【通话中:00:00:02】

坏了。

这下真成妻前目犯双倍加强版了。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

“我、我也可以!开着灯也可以……以前我都能练习那个在上边,现在也可以!”

“……”

“你等会……说好的,要抱着我那个。比她那个还要下流的那种!”

“……”

由小夜亲自操刀的奇怪的三方会谈。会是HD超清通话音质吗?至少,肯定能清清楚楚听到缪雪儿进入状态后在煽情的说什么话。

如果她知道现在说的这些话都在被实况转播会炸毛吗?

不清楚。

重要的是,在这种状态下缪雪儿主动爬到身上,紧贴着。

动作逐渐快了些。

声音也比昨天在安诗瑶同在的酒店放开很多。

“你真的……都是那样很下流的揉她的?”

“……”

“哼,虽然我没她那么夸张……但我这就是正常的,我这才是最好的大小。”

“……”

“我就……特别允许你亲个够。”

“……

对不起,小夜。不自觉就这样比较了。良心真的在痛了,信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