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霍礼让司机先把他送去军区大院,再把霍清辞、林蔓和霍清欢送回城。

回去的路上,霍清欢问林蔓,“大嫂,你就这么放过那对母女了?”

林蔓开玩笑说道:“不用担心,百因必有果,她们的报应就是我。”

放过?怎么可能就放过,明面上她的确放过她们了,昨晚她后面偷偷给自己的手上抹了植物毒,一连几巴掌朝林薇薇拍过去…

不出一个月她的脸会开始烂,就算去医院治好了,脸上也会留下坑坑洼洼。

她还是很善良的,知道林薇薇有心脏病,也没有下剧毒直接麻痹她的心脏,让她一命呜呼。

她们不是母女情深吗?就看叶女士会不会花大价钱,去救治林薇薇那朵小白莲 ,变得奇丑无比的林薇薇,叶女士还呵护得下去吗?

霍清欢又说:“大嫂,你不认他们,那个林薇薇会不会被你爸赶走啊?你爸妈会不会离婚啊?”

“林邵谦和叶云初她们离婚也好,不离婚也好,都不关我的事。至于林薇薇,你觉得她赶得走吗?”

昨天打她都不还手,一副哀哀戚戚的样子,看着多可怜啊,这么能忍,可见不是个太蠢的。

霍清辞见霍清欢又要来问,打断道,“好了,别聊他们了,想想回城我们中午吃点什么好。”

“大哥,我想吃烤鸭成吗?”

霍清辞看了看林蔓,“蔓蔓想吃什么?”

“我随便,既然清欢想吃烤鸭,我们中午去吃烤鸭。”

霍清辞笑着说好,霍清欢瘪了瘪嘴,他在这个家还是一如既往没有地位啊!

不能回学校上课,爸妈又忙着搞研究,他们先把他扔给爷爷照看,现在又把他扔给大哥大嫂来管。

大哥什么都依着嫂子,他还是孩子啊,就不能先照顾照顾孩子吗?

“大哥,下午带我去学游泳吧?”

“我下午要带你嫂子去公园划船。”

霍清欢是彻底emmo了,没地位,他果然在家人的心目中没有地位啊!

林蔓见霍清欢垮着脸,推了推霍清辞,“好啦,你别逗他了,吃完饭回去午睡两个小时,等到四点多带你去学游泳。”

霍清欢一激动就拽上了林蔓的手臂,“大嫂,你说的是真的吗?看来这个家只有大嫂对我最好啊。”

霍清辞轻哼一声,“我对你好,你买汽水冰棍的那些零花钱哪来的?”

“我干家务活赚的啊!”

霍清辞被气笑了,他把头靠在林蔓肩膀上,小声说道:“蔓蔓,我们先生一个女儿吧,女孩子比男孩子可爱多了。我妈想了很多年,都没盼到一个闺女。”

林蔓羞涩地嗔怪道:“生男生女这个要靠你啊!”

霍清辞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

他悄悄地凑近林蔓的耳边,轻柔地吹气,暧昧地低声说道:“蔓蔓昨晚是没有被安慰到吗?早知道多安慰你几次。”

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仿佛一股暖流涌入林蔓的耳朵,让她的心为之一颤。

林蔓的脸颊泛起如晚霞般的红晕,一旁的霍清欢一脸莫名其妙,他眨着明亮的眼睛,好奇地问道:“大哥,你安慰大嫂跟生儿生女有什么关系?”

“叫你胡说八道,你这是教坏小孩子。”

林蔓气恼地一把推开霍清辞,谁知道用力过猛,只听到砰的一声霍清辞脑袋砸在车门上。

林蔓心中一紧,担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霍清辞摸了摸脑袋坐直身子,说道:“没事,蔓蔓别担心。”

到了王府井大街,霍清辞叫张叔一起上去吃饭,张汉江说:“我还是不去了,你们去吃吧,我去买几个包吃吃就可以了。”

林蔓也劝道:“张叔,就我们自己吃饭又没有外人,这次离开京市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家才能见面。”

霍清欢也劝道:“张叔一起去吧。”

张汉江搓了搓憨憨地笑道:“那就多谢了。”

四人上了全聚德二楼,找了张空桌坐了下来,开始点菜。

霍清欢想吃烤鸭当然得点一只,一鸭两吃,另外还点一个荤菜一个素菜,四个人三菜一汤刚刚好。

吃了这顿烤鸭,下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能回全聚德吃烤鸭了。

在等菜的过程中,霍清辞低着头不知道跟林蔓聊着什么,突然,林蔓感觉有一道视线死死盯着她。

一抬头,就见王艳拽着一个男人,朝着他们走过来。

“两位,好久不见啊!”

林蔓只是点头笑笑,她不明白王艳拉着一个年轻的男同志走过来,跟他们打招呼什么意思。

霍清辞也没吭声,霍清欢问:“这位阿姨,你找谁?”

林蔓实在忍不住噗嗤一笑,跟王艳一同前来的男同志,看着笑靥如花的林蔓,心尖一颤。

这位女同志长得真好看啊,要是跟她相亲就好了。

他对着王艳说:“王艳同志,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王艳冷哼一声,指着霍清辞说:“不是,他是我的上一位相亲对象,不过被这个女的给抢走了。能被抢走的,我才不稀罕呢,还是你好,一相就中。”

潘玮尴尬地笑了笑,要不是何姨说她家条件不错,他才不会找王艳这种长相一般,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

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底气,难道是因为她在百货大楼卖护肤品,所以上班必须打扮成这样?

“好了两位,不要在这秀恩爱了,这是吃饭的地方,你们要结婚扯证去民政局。”林蔓开始出声赶人。

“哼,你们来吃饭,我们就不能来这里吃饭啊?你这是看不起谁啊|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这个该死的女人,要不是她出现,说不定霍清辞就真的相中她了,虽然她不能跟着他去海岛吃苦,她可以结了婚一个人留在京市,等着他调回来。

这么好看的男人,怎么就成了这个女人的丈夫呢?

她现在找的这个,长得没霍清辞好看不说,家世也没有他那么好。

唯一的优势就是他自己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他爸又在“割尾会”上班,手里还有点权利。

“忘了跟你们介绍,这是我对象潘玮,他爸是割尾会的干事,我们也很快结婚了。

对了,他的工作也在京市,不用外调,我也不用跟他去外地吃苦。”

面对王艳的示威和炫耀,林蔓觉得好笑,她对象老爸在割尾会工作又怎样,她公公婆婆还会造飞机呢,她骄傲了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